洪俊彥

不入流作家,用文字記人、記鬼、記食、記人生……

最終,殺了姑姑的不是癌細胞,而是來路不明的自然療法!

發布於
修訂於

最後一次見到姑姑,我還滿吃驚的!在我面前的姑姑,除了多了幾絲白髮、幾條皺紋和瘦削的臉龐之外,跟我童年記憶裡的她並沒有太大不同,而且容光煥發,跟我們有說有笑,完全不像是癌末的病患。

想不到,幾天後,她就在安寧病房中辭世--那年,她差不多五十歲出頭而已。

小時候到阿公家過年,我跟弟弟最喜歡鑽進姑姑的房間玩。她的房裡雖然沒有電動、沒有漫畫,卻有一種莫名的神祕感--房內光線始終昏暗,書櫃上陳列許多宗教方面的書籍以及她個人的書法、繪畫作品。每次我們都在她房間裡待到大人喊我們出去吃飯,才心不甘情不願地走出房門。

姑姑從不跟我們同桌吃飯,不只是因為茹素的關係,聽大人說她從小性格就十分執拗,跟爸媽及兄弟都處不太來,彼此之間沒有什麼交集。阿公過世以後沒多久,姑姑大概是覺得跟大伯一家住在一起不是很自在吧,便搬到外縣市獨居,成為一位帶髮修行的居士。從此,她跟家人之間的聯繫幾乎中斷。

再次見到她,我已經在唸大學了。聽到長輩在病房外閒聊,才知道姑姑很早就知道自己罹癌,卻不知道從哪一位師父那邊學來一套自然療法,師父聲稱靠打坐冥想便能夠治癒癌症,還勸信眾千萬不要接受正規治療,以免病情惡化。

姑姑信以為真,不再上醫院,試圖靠冥想療法擊退癌細胞。到最後,這套療法當然沒有奏效,直到她終於被家人發現病情時,乳房已經出現潰破口,從中流出血水與膿。到這個時候,她仍執迷不悟,跟家人強調:

「哦,這個正常啦,師父說這是排毒的正常現象,已經快要好了。」

家人和朋友見到她的病情危急,再也不顧她的反對,強押她去醫院就診。不過,為時已晚,錯過了黃金治療期,醫生也搖搖頭,建議送安寧病房,好好陪她走完最後一程。

接到姑姑的死訊後,我才意識到我們幾天前的會面,可能是她處於迴光返照的階段,才給人一種精力旺盛的錯覺。我非常感慨,明明乳癌是我們的家族遺傳疾病(阿嬤也是死於乳癌),姑姑也早已檢查出乳癌初期,可以及早預防、治療,為什麼仍舊逃不過這一劫?

如此看來,其實我們不能說姑姑是被癌症殺死的,癌症只是身體給的警訊。真正殺死姑姑的是--來路不明的自然療法!不是嗎?

現代資訊的傳播速度越來越快、管道越來越廣;打開手機,就有鋪天蓋地的假新聞、偽科學、未經過驗證的療法……無孔不入鑽進你的腦袋。你不需要認識什麼師父,也很容易被網路上幾可亂真、似是而非的說法牽著鼻子走,相信非正規的療法會帶來奇蹟,然後雙膝不知不覺跪了下去,卻不知道自己是跪在死神面前……

最近,見到某YouTuber在頻道上大力提倡肝膽排石法引起爭議,於是想起了我的姑姑。特別寫下這一篇文章,提醒各位網路的可怕生命的可貴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