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雁東南西北飛

不入流作家,用文字記人、記鬼、記食、記人生……

早餐輓歌

發布於

一大清早就趕到七堵南興市場,品嚐垂涎已久的虱目魚粥。

才七點多,幾張桌椅便已佔滿,還有攤子前排成長龍等著外帶的食客。店家倒是不疾不徐,歐巴桑在各桌間穿梭點菜,老闆則在爐前自顧自的燒水煮湯。一陣靜謐,人人引領前望。

湯終於燒成,一碗碗熱騰騰的虱目魚湯、粥陸續上桌,才一一澆熄飢火。

比起台南的虱目魚粥,這裡的粥用料更為簡單,幾絲辛嗆的薑與些許蔥末,食客再自挖一小碟哇沙米,如此而已。湯頭因而顯得澄澈,魚肉的鮮甜也如實呈現。當湯汁在體內穿腸走肚時,這種充實飽滿的感覺,回味無窮。

店內除了我們這桌,清一色都是上了年紀的先生、太太。看著他們,真有點傷感了起來,我忍不住要想,如果老一輩將來走了,傳統的味道還能傳承下去嗎?

台灣人的飲食模式,大概已經全盤西化了吧!尤以早餐為最。年輕人與小朋友往往以美╳美之流的培根、火腿蛋吐司、漢堡、薯餅,搭配一杯紅杯或奶茶,或便利商店的熱狗、微波食品充當每日的第一餐。長此以往,他們恐怕要誤以為美╳美才是正宗台味吧!那麼,誰還會記得「鹹粥」這道台灣原味呢?

也難怪被時代淘汰,在講求速食的年代,少有人有耐心帶一包湯湯水水進學校、辦公室,再輕輕吹給它涼,小心啜食。在熬夜成自然的現代人的生活中,肯為早餐起個早的年輕人也越來越少。過去十多年的學生生涯,我也不得不屈從這種生活模式,委曲自己的消化系統。

在這新舊交替的時刻,西化與夜生活兩大魔爪無時無刻在併吞著台式早餐在台灣人心目中的地位,也許這些古早的生活方式、飲食習慣終將走入歷史,但我還是很慶幸嚐到一點老台北的餘味。

好吧!且讓我暴飲一碗魚粥,洗刷掉遭甜膩美乃滋與廉價紅茶的香精味侵蝕的五臟--別笑我太瘋顛,我不過想蕩氣迴腸一次!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