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雁東南西北飛

不入流作家,用文字記人、記鬼、記食、記人生……

把小孩當傀儡的爸媽,到底知不知道小孩在外面也被人當傀儡?

發布於

「小傀來了,欸?今天怎麼沒見到他背後的操線人?」

這個念頭才剛剛冒出來,小傀背後又出現了一個身影,正是他的操線人--傀媽。傀媽一現身,雙手便不停地左右比劃了起來--

「外套脫掉,掛在椅背上。」「喝一點水,然後把水壺收起來,不然會打翻。」「趕快拿出鉛筆盒,老師已經來了。」「你坐這裡看得到嗎?要不要換位子」……

每次看到傀媽這樣指揮若定、小傀收到一個命令便一個動作的模樣,我就會想起電影《MIB星際戰警》裡面,那一個躲在人形機器人大腦裡的小外星人,透過無數按鈕及搖桿操控機器人的行動。

那麼,如果小傀大腦裡的外星人消失的話,他不就沒有任何反應了嗎?

--對,沒錯!就是沒有任何反應,除了說不知道以外。

問小傀問題,他說不知道;問他要加入哪一組,他說不知道;問他要不要休息一下,他說不知道。

跟同儕之間的相處呢?情況也沒有好到哪裡。

有一堂課,我們進行故事接龍的遊戲,以分組方式創作後續情節、設計海報,然後上台演出。我特別跟學生強調:這是一項需要每一位組員同心協力完成的任務,所以必須在動工前,確實根據每一個人的專長來分配工作。

交待下去後,大家都興致勃勃地認領想做的工作--只有小傀,坐在一旁發楞。最後,小傀那一組的工作都分配完了,只剩下一個編劇工作沒人認領,組長就叫他去編劇,和另一個女生合作,小傀也沒有明確表現出接受或拒絕的反應。

討論進行了約十五分鐘,那個女生受不了了,跟組員抱怨:「欸,你們看他啦,都沒有在幫忙想,都是我一個人在寫!」組長聽了,就指派另一個人去編劇,並叫小傀加入演員組,小傀同樣沒有明確表示接受或拒絕。

我在一旁見到,知道不妙,但也不好介入學生的工作分配。果然--

換這一組上台演出,一開始都很順利,但是輪到小傀出場時,他卻坐在座位上不動如山。

「喂!換你了啦!」台下觀眾緊盯得台上的演員,搞得他們很緊張,終於有人忍不住低聲催促小傀。不過,他還是低著頭,動也不動。

「快上來啦!」「你不來演,我們怎麼演下去?」台上的呼喚聲越來越大,小傀依然不為所動,雙方就這樣僵持了三分多鐘。

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就叫他們隨便找一個人幫小傀唸台詞,好讓演員可以順利演下去。雖然最終還是演完了,但組員卻是臭著臉下台,有人忍不住向我抱怨:「老師,他明明答應要演的,現在又不演,害我們演這麼爛!」

這時,小傀總算抬起頭來,淡淡地說了一句:「我又沒說我要演。」

「欸!」這位同學氣得衝到他面前,對他大吼:「叫你編劇不編劇,叫你演又不演,那你要幹嘛?」我看場面再不控制,恐怕一發不可收拾。於是,我把他們整組叫到台前,各打五十大板,畢竟組員們在上台前沒有充分排練,也必須負擔一些責任。

一下課,學生魚貫而出,一個身影又竄了進來,正是傀媽,再次操控起了他的傀儡--

「抽屜檢查一下,有沒有漏掉的東西?」「地上的水壺拿起來。」「有沒有跟老師說再見?」

我苦笑著目送他們母子離開,心裡在想:「你把兒子當傀儡,兒子在外面就被人家當傀儡,甚至連傀儡都當不好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當你看到爸媽以自己孩子的「乖」為傲,你可能要多留意這個孩子……

學才藝學到眼神死的孩子給我的啟示

你希望你的孩子拿別人的爸媽跟你比較嗎?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