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雁東南西北飛

不入流作家,用文字記人、記鬼、記食、記人生……

「怪奇勿語」系列之【窗外的蜘蛛人】

發布於
「爸比,我看到蜘蛛人耶!」偉偉興奮地指著窗外,「剛剛我看到窗戶外面有一個人在看我,我一走過去,他就掉下去了。我爬上來看,下面什麼都沒有。他一定是蜘蛛人,發射蜘蛛絲飛走了……」
明德腦袋「嗡」的一聲,雙腿一軟,身體往後傾,靠在衣櫃上。緊接著,一股寒意不知從哪裡流竄出,全身發冷了起來……

「偉偉,你看看快遞送來的是什麼?」明德晃了晃手中的盒子,偉偉立刻衝上前查看。

「哇!蜘蛛人的衣服耶!」偉偉三兩下把盒子拆開,拿出裡面的蜘蛛裝及頭套,又喊又跳地跑進房間裡,試穿了起來。

「唉……萬聖節真是父母受罪的日子。」明德坐在沙發上想起其他朋友,為了幫孩子準備萬聖節的服裝與化妝,搞得焦頭爛額,還被小孩嫌難看。幸好偉偉從小就喜歡蜘蛛人,每年只要一套蜘蛛裝就搞定,頭套戴上連化妝都免了。

接著,明德拿出手機,搜尋萬聖節當晚可以帶老婆和偉偉去哪裡吃大餐。

啊!」房裡傳來偉偉的呼聲,明德反射性彈了起來,衝進房裡。他見到偉偉站在椅子上,雙眼緊貼著窗戶,朝下張望。「怎麼了?看到什麼東西?」明德鬆了口氣,走上前,拍拍偉偉的背。

「爸比,我看到蜘蛛人耶!」偉偉興奮地指著窗外,「剛剛我看到窗戶外面有一個人在看我,我一走過去,他就掉下去了。我爬上來看,下面什麼都沒有。他一定是蜘蛛人,發射蜘蛛絲飛走了。爸爸,他跟卡通演得很像,我放給你看……」

明德腦袋「嗡」的一聲,雙腿一軟,身體往後傾,靠在衣櫃上。緊接著,一股寒意不知從哪裡流竄出來,全身發冷了起來。

一段被他們夫妻倆塵封已久的回憶,悄悄爬了出來……


宅哥從小父母離異,由阿嬤撫養長大,因為家境貧困,他從高中便開始半工半讀,下課後還到阿嬤的麵攤幫忙。因此,他的人生,除了工作之外就是讀書,高中三年下來,別說交女朋友,連說得上兩句話的朋友都沒有,是班上的邊緣人物,人人都叫他宅哥,不記得他的本名。

上了大學之後,也是如此,當同學忙著玩社團、聯誼、談戀愛時,宅哥依然靜靜地坐在角落,望著別人多彩多姿的大學時代正輕快地飛轉著。

但宅哥畢竟也是成熟的青年,不是不想交個女朋友。尤其是到了大三下學期,選修了一堂藝術通識課之後,見到來自外語系的軒軒,對她的仰慕之情便偷偷在心裡滋長起來。不過,由於沒有和異性交往的經驗,且對自己嚴重缺乏自信,宅哥始終不敢跨出第一步。

到學期末,宅哥在課堂上偷偷凝望軒軒的美好時光也即將畫下句點。意想不到的是,愛神丘比特的箭也有射歪的時候--

期末考前的最後一堂課,隔壁同學傳了一張紙條給宅哥,他攤開來一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好,我叫軒軒,學期都快結束了,卻還不認識你。放學後有空嗎?

軒軒」

宅哥第一時間還以為是誰在惡作劇,下意識抬頭望向軒軒,沒想到軒軒剛好也看著他,對他微笑。宅哥的心臟幾乎快跳出來,連忙在紙條下回覆聯繫方式,回傳給軒軒。

見面之後,軒軒跟宅哥坦白,自己觀察過他好一陣子,發現他不像其他男生一樣貪玩,報告總是做得很勤,是一個上進的男孩,所以非常欣賞他。宅哥聽了,當然不肯錯過機會,立刻跟軒軒表白,兩個人約會幾次之後,就在一起了。

不過,在正式交往前,軒軒跟宅哥約法三章,因為她家教甚嚴,不敢讓爸媽知道自己交男朋友,所以表面上還是要維持普通朋友關係,不但手不能牽,更進一步的親密舉動更不能有。初嚐戀愛滋味的宅哥能夠跟心目中的女神在一起已經偷笑了,當然滿口答應。

過了一陣子,軒軒開始開口跟宅哥借錢,有時說是要繳高中學貸、有時說媽媽車禍開刀、有時說幫哥哥繳房租……總是三千、五千的借。不管任何理由,宅哥眉頭皺也不皺,馬上領錢給軒軒,甚至還為軒軒多打了兩份工。

最後一次借錢,軒軒藉口說閨蜜欠錢被討債,淚眼汪汪地向宅哥借五萬塊救急。宅哥打開存摺,戶頭裡剩不到一萬,哪裡拿得出五萬?於是牙一咬,將半年前為了做外送而買的機車賣掉。

這天,宅哥來到軒軒家樓下,把裝著五萬塊的信封袋遞給軒軒時,鼓起勇氣問她:「軒軒,今天是萬聖節,我晚上請假帶妳去吃大餐好不好?」

軒軒一邊數鈔,一邊面有難色地說:「改天好嗎?我今晚先把錢交給曉婷,不然地下錢莊又去找她怎麼辦?」說完,便頭也不回地上樓去了。

當晚,宅哥從便利商店下班,徒步走回租屋處的路上,經過一家高級牛排館,一對男女剛好從店裡走出來,有說有笑。

「哈哈,我到現在都還想不透,那個死阿宅怎麼會蠢到這種程度,拿五萬塊給妳?」男子笑得開懷,左手攔腰一抱,把女子摟過來,朝她嘴唇用力吻了下去。

四片黏在一起的嘴唇好不容分開後,女子得意地說:「笑死我了,他真以為我會跟他在一起哦,就憑他那副蠢樣?幹!」女子順勢摟著男子的腰,鑽進他懷裡。

「欸,別這麼說,」男子從外套口袋拿出一個信封袋,拍打女子的臉,「這一頓大餐還要感謝他請客呢!」這對明顯已有醉意的男女在大街上搖搖晃晃、漸行漸遠,只剩宅哥一個人呆呆立在原地,動彈不得。

隔天一早,男子被宿醉的頭痛給痛醒,努力撐起身體,打算找止痛藥吃。轉身一瞥之際,發現窗簾外似乎有一個圓形的奇怪陰影,不斷晃動。他將窗簾拉開,竟見到--

一個人攀在十二樓的窗外,只露出一顆頭,惡狠狠地瞪著床上的軒軒。

男子尖叫一聲跌坐在地,吵醒床上的軒軒。軒軒睜開眼,見到窗外的男子,嚇得衝上前去大喊:「宅哥,你幹嘛?快下來!」

這一切,彷彿慢動作般,隨著軒軒越靠近窗台,宅哥的身體也離她越遠,逐漸後仰……

男子爬起來,走向軒軒,往下一望:宅哥呈大字趴臥在社區中庭,頭部180度倒轉過來,死死盯著他們。

事後,警方發現,這名男子於清晨潛入大樓,爬到頂樓,使用繩索垂吊至十二樓,推測可能是行竊過程中失手而墜樓身亡。


「爸爸,你看!」偉偉一手拿著搖控器,另一手指著電視螢幕。兒子的呼喚聲將明德拉回現實,「蛤,什麼?」他走到偉偉身後,看著螢幕。

電視正播放蜘蛛人動畫,偉偉將它快轉到這裡:

彼得.帕克穿著蜘蛛裝一溜煙從窗外盪進房間。才剛脫下頭套,梅姨卻無預警地開門進來,來不及戴上頭套的彼得,趕緊跳出窗外,趴在窗口露出一顆頭,向內窺視梅姨。梅姨似乎察覺窗外有動靜,走向窗戶,彼得只好發射蜘蛛絲,盪到隔壁大樓躲藏。

明德看了,這才放下心來,「嚇死我了,聽說幼童還分不清楚虛擬和現實的界線,他八成是看了卡通以後,真以為窗外有一個人。媽的,我還以為是『那個人』來了。」明德拍拍胸口,喘了一口氣。

就在此時,偉偉慢慢轉過頭來,和他四目相對,哀怨地望著他說:

「爸爸,那天你跟媽媽為什麼一直在樓上看我,都不下來扶我?我摔得好痛哦!」

明德驚呼一聲,腿一軟,再度往後靠在衣櫃上,雙腿漸漸支撐不住身體重量,縮進角落裡。

然而,最令明德駭異的,不是偉偉說的那句話,而是偉偉的身體並沒有隨著頭轉過來,手上還握著搖控器正對電視……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怪奇勿語」系列之【先生,等一下】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