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lepeter

古稀之齡獨居老人

那年清明時節

發布於

走在雨送黃昏的街道,蒼茫的暮色更顯稀落冷清。晚風吹斜的雨絲,飄在身上,沁入心底的滋味,是冰涼也是酸澀。轉入騎樓,聽見鳥聲啾啾不斷,抬頭一看,廊簷上四隻雛燕極盡所能張開血暈小口,嗷嗷爭相求哺。母燕滿喙白蟻,停立窩緣正在餵食不知生活維艱的雛鳥。已失童心,亦非好奇,只是稍待雨停也無事可做,本能駐足觀望‧。但見親鳥風雨裡再三穿梭進出,重複逐一餵食的工作,竟也從未錯亂次序偏私疏漏。孩子不再喊餓,母親已然疲累,終於可以回巢安心展開羽翼,護佑這群小生命溫暖進入夢鄉‧‧‧‧。

久不用的情緒,開始激動起來。記憶沒有麻木,無非刻意塵封,何苦再三鞭撻自己難以啟齒的隱痛傷口?也曾午夜入夢,母親黯然啜泣,起因自己尖刻的話語引發手足之間激烈的反應,夢醒時淚濕孤枕,悔恨難已。何況敦厚寬容的母親,人間天上,亦皆不忍親睹兒女反目竟致陌路。只是過往幕幕歷歷……母親八十歲辭世,告別式上懿德常昭、福壽全歸的輓聯高掛,大廳裡致哀參祭的親友滿座,知名法師誦經超渡,司儀高聲朗讀生平事略……子女隨侍在側……。好一幕子孝孫賢備極哀榮的……場面,強烈對照其中隱藏多少人性沉淪不足為訓的事實?母親彌留前拒絕唯錢是圖的看護照護,也是珍惜最後短暫天倫共聚的心願吧!一個風中殘燭的母親,生命終點首度對子女的懇求,換來的是病房外,曾因出閣聘禮妝奩有別,彼此頗有微詞的女兒女婿們,相互推諉惡言以對絕塵而去的結果。

母親到底不敵病魔纏身,陷入完全昏迷狀態,臨終一刻,緊閉的雙眼剎時睜開,兩顆晶瑩淚珠眼眶流轉,隨即闔眼而逝。

緩步雨中,仰望天空,母親!你在何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