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社會的失敗者,正向著成功進發。

滿車的怪人,大家的壓力都很大

發布於
我用接近跑的速度走下電梯,走到出閘口,走到地鐵站出口,背後的拍手聲仍是此起彼落,忽強忽弱,媽的,拍恐怖片嗎?

是夜,晚上11點,坐地鐵回家。

我坐地鐵大約要坐40分鐘才回到家,途中轉一次車,在路途上我最喜歡就是看書,因為坐車是我其中一個難得的安靜時間,不過,這安靜也不是想要就有的。我上車後坐了一個站,就有一個怪人進車廂了,他是一個大約60歲的男人吧,藍白色的格仔裇衫,傳統的牛仔褲,就是大家常見那種上年紀大叔的外表,頭髮半白,戴個眼鏡,由於戴著口罩,我看不清他的模樣。

他一上車就靠坐在其中一排座位的最邊邊,一條腿直接躺在旁邊的座位,就是說他一個人佔了兩個座位,由於已是晚上11點,人不多,所以大家都沒有理他,只可惜,之後大家都不得不理他,因為他開始說話和唱歌......他的聲音很尖,完全不像是一個60歲老男人的聲音,而且,我聽不懂他在說甚麼,好像不是粵語,也不是普通話,是其他的家鄉話?真聽不懂,他就一直大大聲的說,然後又唱歌,唱了一回又說話。這個時候大家都忍不住看他了,但他仍然沒有自覺的繼續說話,我偷偷的看他耳朵,沒有耳機,他真的是在自言自語,這一刻,我肯定,他是傻的。

在車廂上,我不怕惡人,不怕壞人,最怕傻人,惡人和壞人做事都是有邏輯的,但傻人是沒有邏輯的,可能你不自覺跟他一個眼神交流,他就會走過來跟你說話,而你卻不知道如何去擺脫他,也不能對他做什麼。這個時候,他不坐了,站起來開始一邊走路一邊說話,慢慢的走了車廂的另一邊,我偷偷的看一看其他的乘客,大家都有鬆了一口氣的表情,我終於可以繼續看書了,只可惜看了不到一頁,聽到一道說話的聲音由遠到近的傳來,他又回來了,我的天呀!他走回來我坐的車卡繼續大聲說著我不懂的話,然後又走遠了,而幸好,這個時候我要轉車了。

我立時走出車廂,當時我也不知他在哪裡,因為他走遠了,不過我這樣說,大家都應該知道他也轉車了,而我就在走道看到他,他在翻垃圾桶,找了一個食物飯盒出來,噢!我快跑幾步,盡可能的離他遠一點。終於到達了轉車月台,我再次拿起電子書閱讀器準備看書時,我聽到了拍手的聲音。


這拍手聲從遠到近的傳來,而且是有節奏的,我另月台另一邊看過去,只見一名男人,大約三十多歲吧,穿著全黑的運動裝束,黑色短褲黑色鞋子,一邊在走一邊在拍手,而且是有節奏的拍手。這個時候轉車的人慢慢的來到月台了,他看到人開始多,就停下了拍手,看似是怕打擾到其他人似的,卻加快腳步,走到了我那一邊,沒有人的月台盡處,我距離月台盡處其實也不遠,看到他到了月台盡處,又開始忍不住的拍手,是的,忍不住,我感覺到他理智上是認為不該拍手的,但他忍不住在拍,看了一會我打算不理他繼續看書,但他的拍手聲太有節奏了!不是一拍一下的那種,是時快時慢的節奏感,讓我不自覺的跟隨它的節奏,根本不能好好看書!

這個時候,我自然是往月台另一個方向走了,離拍手男越遠越好,然而,我看到了月台另一邊一個身影,藍白色格仔裇衫,傳統牛仔褲,呀!是說話男!怎麼辦!他倆向我夾攻了,我向左不是,向右也不是,這已經變成一個比政治選邊站更難的問題了!不過同時間,車來了,我選擇了把命運交給上天,直接進入車廂坐下。

這一班車挺多人的,拍手男看到車廂裡的群眾,終於停下了拍手,轉而看手機,而說話男仍在很遠處,我只能依稀的看到他慢慢向我那邊進發,不過,他在第二個站就下車了,沒有機會跟我碰面,我終於,終於能好好的看一會書了!看書的時間過得特別快,是時候跟車廂說拜拜,我下車了,把閱讀器放回背包,走出車廂,搭上扶手電梯去地鐵站的大堂。突然,我身後傳來了拍手聲!我驚恐的暗叫一聲,往回一看,呀!拍手男正正就站在我背後!這驚恐簡直比碰到貞子還要驚恐!看來拍手男還是忍不住了,縱然扶手電梯有很多人,他還忍不住要拍手......

我用接近跑的速度走下電梯,走到出閘口,走到地鐵站出口,背後的拍手聲仍是此起彼落,忽強忽弱,媽的,拍恐怖片嗎?幸好,拍手男跟我不是同一個出口,我終於擺脫他了!

其實最近呀,我發現地鐵上越來越多的怪人,看來這幾年,大家生活的壓力都很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