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lla

三十啷噹不熟女,不想長大的女漢子,腳在路上,家在心裡,一個人旅行的時候最自在 喜歡鄉村大於城市,喜歡獨處多於熱鬧,意外從在澳洲意外開啟人生的多種可能性,一個人的旅程依然持續著,用文字記錄沿途風景 P.S 想要養一隻黃金獵犬跟一隻長頸鹿!

一期一會|旅途中遇到的那些人,Andreas and Robin

發布於
溫柔的好人,會在不經意的時候留在誰誰誰的心上,只是當時的他們各自都不知道。有些人在生命裡只有一期一會,也不是每一次的離別,都有機會好好說再見,謝謝相遇過的那些選擇用溫柔對待我的人,我帶著你們的溫柔往前走,也將你們的善良往下傳遞。

他是Andreas,51歲,一個廚師

度過了四個多月的封城,雪梨終於在十月中解封,隨著解封,以前工作的廚房欠缺人手,問我有沒有時間幫忙幾場活動,以往和我聯繫的都是Andreas,但這次打給我的卻是另一個年輕一點的廚師Matthew,接起電話內心想著Andreas應該是升職了,所以現在換成Matthew負責排班的工作,因此沒多問,開心的和Matthew閒話家常。

在要掛電話前,Matthew說:「對了,我覺得應該讓你知道一下,Andreas兩週前過世了,我記得他跟你工作都很融洽,關係也不錯,所以我想你應該要知道一下這個消息。」


「WTF」一聲驚呼,我內心像是被重擊了一拳。

「很突然,我們都很吃驚」Mathew像機械一樣的聲音傳進我耳中,我卻什麼都聽不到。

「你還好嗎?」我知道Andreas之於Matthew不僅是同事,更像是亦師亦友一個師傅,帶領他在料理路上走了一段路。

「我不知道,我還在適應,anyway,我還要再打幾通電話找人來工作,等你來上班那天我們再好好聊。」Matthew聲音中的難過情緒溢出了電話。

「好,謝謝你的來電,也謝謝你告知我這個消息,我們之後聊。」

掛掉電話,我的腦袋裡有個嗡嗡的聲音關不掉。


Andreas有著標準的廚師臭脾氣,急躁,自我要求嚴格,討厭笨蛋,但是技術高超。他會騎著腳踏車來上班,換上廚師服後就是一臉樸克臉,但是內心有著莫名的柔軟,有時候他在廚房開始躁起來,經過我所在的洗碗機小角落,我會笑笑地給他一個「嘿, 你應該深呼吸冷靜」的手勢,他會噴著氣說:「我只希望有些人能好好用腦子工作。」

為了解緩他的憤怒,我回他:「這太為難人了,你知道,不是每個人都有腦子的。」接著他就會笑出來,他笑起來的時候很靦腆。


知道我需要籌錢繳學費,他會刻意幫我排多一點的班,或是把我排在輕鬆一點的班,並且確保我在上班的時候都有吃到餐,上一次要回台灣前,他跑來問我能不能多做幾個shift,廚房需要來一次徹底的清潔,「你也需要多存點錢當旅費吧?」他對我眨了個眼,我明白了那是他刻意擠出來的班,好讓我能有多一些時數。


我們所工作的單位有點類似政府組織,所以第一次封城時,做為正職員工的他,被安排進了食物銀行工作,不同於以往Fine Dining的壓力,在那裡,他為弱勢準備食物,回饋而來的是感激,當時在解封後第一次回到工作場所和他碰面,他提到也許不想再做廚師了,煮了20幾年,但在食物銀行那段日子,讓他覺得很快樂,幫助人的時候,意識到自己正在做著有意義的事。那時的他,臉部線條變得很柔和,我也沒再聽到他大聲嚷嚷了。


她是Robin,一個專門負責VIP貴賓室的接待經理

澳洲人瘋運動你知道的,每到球賽,都會有一些大人物跑來看球,Robin會負責管理每一個VIP包廂的服務,雖然是Manager,但是她身上沒有那種凌人的氣勢,講話輕輕柔柔的,從容又淡定。

我跟她沒有太多交集,畢竟我是洗碗的,躲在洗碗機後面是我最自在的時刻,每當廚師離開,我就必須從洗碗機後面走出來開始清理廚房,這時候Robin就會找我閒聊,有時候活動到很晚,她像是一個媽媽一樣,擔心我怎麼回家,擔心我被化學藥劑灼傷,看著矮矮的我半個人都快栽進油鍋裡刷油鍋不眨眼,她會搖搖頭「你的工作是我覺得這裡最累的工作,你怎麼辦到的。」

我笑著回:「想到房租繳不出來時房東的表情,我就是拚了命也會把這個該死的油鍋刷到bling bling。」

她笑了,回頭從冰箱拿了瓶水給我,提醒我等等要是餓,記得吃點甚麼,在廚房工作沒有肚子餓的道理,但是不要被發現就好。

我大笑,進廚房那一刻起,我就不停被各方餵食(我看起來很餓?),整個工作時段我都是飽的。


兩天前我首次回到廚房,Matthew在聊天過程中告訴我,Robin前幾天過世了, 我難過到說不出話,Matthew臉上憔悴不堪,「People dropped like flies, at least we are still here」語畢,他離開廚房走回辦公室,坐在那個原來是Andreas的辦公桌前繼續工作,剩我一個人做最後的清潔,拖地的時候抬起頭看到牆上,正好是Andreas的證書,一陣鼻酸。


溫柔的好人,會在不經意的時候留在誰誰誰的心上,只是當時的他們各自都不知道。

這幾年陸續地聽到不少壞消息,大部分時候我只能在心裡致意,有些人在生命裡只有一期一會,也不是每一次的離別,都有機會好好說再見,謝謝相遇過的那些選擇用溫柔對待我的人,我帶著你們的溫柔往前走,也將你們的善良往下傳遞。

R.I.P

See you guys again, somewhere


追蹤訂閱:

還沒加入讚賞公民嗎? 免費加入,為你喜歡的創作者加油打氣->按我加入

喜歡我的文章請在底下的綠色小手手幫我拍手按讚留言分享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一期一會|旅途中遇到的那些人,背包客棧裡的那個日本女孩

我的澳洲履歷表|Kitchen Hand廚房助手工作內容大解析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