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間小溪

我願是一股清流……

剖析海外民運(一)

發布於

想寫講論海外民運的文章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作為一個關注中國人權狀況和民主化進程的普通民眾,我對海外民運的“不正常”狀況“耿耿於懷”挺久了。看到過一些民運人士提出批評,甚至有人發表聲明退出海外民運組織,但其中有些人為了繼續在民運圈混,後來就改變了自己的觀點,妥協和諧了,有些人退出了又加入,散伙了又重組。我來美國快三十年了,不需要辦政庇、不需要吃民運飯,不爭名、不逐利,沒有任何理由不把所看到所知道的事實寫出來。按照我個人的信仰原則和價值取向,我認為公眾有了解真相的知情權,不應該長期被忽悠和欺騙。常聽到圈內人說,民運圈的水很深,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看不清、辯不明,我嘗試以最通俗的語言、最簡單的常理,對海外民運進行深入明了的剖析。

海外民運的興旺時期是八九六四之後,那時有幾千到幾萬民運人,而且他們得到不少民眾和民主政府的支持。三十多年來,海外民運不但沒有發展壯大,反而日漸衰落,僅能勉強把民運大旗扛住不倒。海外民運把民主事業不能發展的主要原因歸結為三個,一 中共太狡猾太殘暴;二 中國人不是有血氣的正常人;三 美國等民主國家的綏靖政策通過利益交換把中共養大了。海外民運不但不承認自身的責任和錯誤,還高調自吹自擂,以保住民運大旗而自感無比光榮。

原因一是不爭的事實,但不是中國民主事業不能發展的主要原因。原因二則是荒唐的民運謬論之一。海外民運圈流行一個做人的底線,許多民運人聲稱“反共是做人的底線”,有些反共戰士講得更露骨,他們把反共作為劃分人與非人的界線,就是說反共的才是人,不反共的則不配做人,可被當作非人對待,被稱為“牲人”、“畜生”、“豬”、“狗”、“蛆”、“韭菜”……。將不反共的中國人非人化成了一種政治時尚,在各種反共群和社交平台上風行不衰,反共人用華語對華非人施以辱罵,成了一道反共風景線。有兩大問題,一 九千萬共產黨員加上海內外十三億華非人是十四億的非人群體,一小撮反共人能把這麼龐大的非人群體怎樣呢?天天歇斯底里地辱罵又能如何?二 即便中共因某種原因垮臺了,這一小撮反共人要怎樣處置這麼龐大的非人群體?為了推卸無法把民眾動員起來、爭取過來的責任,海外民運給自己樹起一個龐大的敵人,他們從惡罵中共擴展為惡罵包括中共在內的中國人。這道反共風景線合乎常理嗎?魯迅似乎是各種激烈批評的擋箭牌,但魯迅是文人不是政治家。民主國家有辱罵人民的政要嗎?獨裁國家也沒有!獨裁政府即便是虛偽,也會說點維護人民的漂亮話騙取民心。民運人明目張膽地與人民對立,甚至把人民非人化進行侮辱,民主運動有什麼成功的可能性?民主運動是群眾運動、民權運動,沒有民眾參與的民主運動,世上沒有!中國人是不是真的如海外民運所說的那樣,是不會反抗的牲人?NO!三十年前的八九學運,在全國範圍參與的學生和市民有上千萬人,在北京就有幾百萬人。三十年後的郭文貴現象,出現了一呼百應的巨大反嚮,許許多多對民運灰心死心的舊人以及數以百萬計的新人參與了這場郭炮製的政治騙局。這反應出中國民眾民心向變,以民主代替專制是億萬中國人的意願,不僅是極少數人的理想。海外民運沒有把民眾發動起來,沒有贏取民心,只能說海外民運太無能太失敗。侮辱海內外中國民眾並不能遮蓋海外民運的失敗。

海外民運三十年如一日,反共活動主要包括:快閃抗議(一般拍完照、錄完像就結束了)、設立獎項、開年會、發聲明、搞連署、紀念六四……。很明顯的,他們的工作重點不是建造強大的組織,也不是培訓成熟的戰士,而是炒作造勢。這樣的工作重點說明有兩種可能性:一 中國民運的主要戰場不在海外,海外民運只是扮演造勢支援的角色;二 海外民運並沒有長期的發展策略,沒有準備擔當重要責任。如果事實是可能性一,海外民運就不應該把持著中國民主運動的發言權和主導權,應該讓國內民運領頭人發出領導者的聲音,帶領全球華人推動中國民主化進程。同時,海外民運在繼續造勢支援之外,應該建立後援基金會,給國內的主戰場輸送資金。海外有自由民主的環境以及工作賺錢的機會,而國內許多民運同道正在遭受中共逼迫或牢獄之苦。如果海外民運確有擔當重要責任的志向,就不應該只是停留在簡單重複的活動上面,因為民主運動是複雜艱辛的政治博弈。如何能衝破中共的阻撓,建立起強大的、能與中共抗衡的反對力量,應該成為海外民運的工作重點之一。

這是剖析海外民運的開篇,談論了兩個最重要的議題,一 海外民運與民眾的關係,二 海外民運的工作重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