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GETV

由一班文宣巴絲自發組成嘅「非專業」電視台,致力搜羅網上各種公眾關注嘅題材製成短片,並由淺入深探討,希望將林林總總嘅複雜問題同概念拆解,達至公共知識普及化。

The Investigation- 催淚彈(Part 2)

提起山埃,大家不期然會想起在波蘭的納粹集中營最令人心寒的毒氣室,那裡曾經殺害過數以萬計的猶太人令人痛心疾首。可是殺人於無形的山埃究竟是什麼?山埃(Cyanide),泛指含氰離子的氰化物,是一種無色或白色的氣體。氰化物擁有強烈毒性,當進入有機體後會分解出氰離子(CN-),變成有毒化合物。當人體吸收過量山埃,就會削弱細胞帶氧功能,導致窒息死亡。

資料片段所見8月24日當日網上流傳一條長約11秒的影片。片中相信是一位示威者,在滅煙過程中身上佩帶的儀器發出警報。儀器顯示屏畫面顯示「8.6ppm」及「HCN」。「HCN」就是坊間提及的氰化氫。

氰化氫是由催淚彈釋出?它真的含有山埃嗎?

上一集介紹過警方使用的催淚彈型號為MP-6M5-CS。根據材料安全性數據表(MSDS)的資料顯示,美國生產公司標明催淚彈除含有CS為有限成份外,還包含多種化學品。催淚彈作為化學武器,清單列出得每種化合物都自有他們的用途,當中鋁粉(Aluminum powder), 鋯粉(Zirconium powder)可以跟高氯酸鉀(Potassium Perchlorate)形成一種混合物「flash powder」,亦即是煙花的製作原料。

在催淚彈中添加flash powder,使催淚彈的有效成份氣化更容易向四周擴散。在專利文件,編號US14/711980清楚列明,不同比例的flash powder(文中稱Slurry Compsition)會影響CS擴散的效率及時間。

雖然催淚彈的化學成分未含有山埃,但許樹昌教授在8月21日的公開演講中就引用美國軍方發表研究報告內容,研究指出催淚彈的燃燒度達275度或以上時會熱分解出山埃及其代謝物,因此催淚彈會否生成山埃關鍵在於燃燒時候的溫度。

催淚氣體影響人類健康

網上資料片段中儀器顯示數值為8.6ppm,大家可能會疑惑濃度是否對人體有害?參照美國國家生物技術資訊中心的研究,如果兔子需要短時間達到半數致死濃度(Lethal Concentration 50%, LC50),CS的濃度需達到3438 ppm。CS由3–10微米的小粒子及溶劑組成,可傳播至400米外或充滿60至300平方米的空氣之中。當催淚彈爆發時,人體會經由皮膚、眼睛黏膜、以及呼吸道吸入CS。一旦空氣含有高濃度CS,更有機會經口腔進入人體消化道。

即使低濃度的CS已足以令群眾出現不適反應,如果市民長時間接觸或曾大量接觸,尤其是在密閉的環境下,有機會引致永久的身體損傷,例如青光眼(glaucoma)。更甚者氣體會灼傷喉嚨和肺部組織有可能導致即時死亡,或者催淚彈分解出山埃亦可以導致窒息死亡。

我們再次重申,雖然8.6ppm這個數值未能夠證明催淚彈有直接致命風險,但不排除會帶來長期後遺症的風險。絕非坊間所認為催淚彈和胡椒噴霧一樣只屬較低武力,只會對人體造成痛楚及流淚這般簡單。我們要視乎接觸的劑量、場所、途徑及時間的長短去評估催淚彈對人體可能造成的傷害。

催淚彈放題對社區的影響

持續三個月的示威衝突中,有催淚彈被投擲至老人院及民居附近,港鐵站內,街市外,甚至食肆內外。該些人員未必知悉這些化學物質的適當處理和棄置的方法。若欠適當處理和棄置,更有機會造成二次污染,因而延長普通市民不必要地接觸CS化合物的機會。

催淚彈中的CS會黏附於物件表面,例如木材和布料上面的CS更加難以徹底清除。在潮濕環境下,其氣味所帶來的刺激可能會持續。當CS被釋放至空氣的時候,CS會以氣相(vapor phase)和顆粒相(particulate phase)存在於環境中,氣相中CS的半衰期為110小時,而特定配方含矽化合物防水劑的CS影響更可能持續長達45日。

根據美國國家醫學圖書館的資料指出,CS 在常溫環境下會以懸浮粒子和氣體的狀態同時存在。而CS係光照下進行光化學反應而分解,這個過程大約在110小時才能令空氣中的CS濃度下降一半。由於這個過程受溫度、濕度、光照強度影響,所以110小時只是一個最理想的情況下發生。如果光照強度不足,例如室內,或比較難接觸到強光的環境,CS可能會存在環境中一個更長的時間。

由於CS並不是一種氣體,而是非常細小的固體,很容易於空氣中飄浮並依附在物質表面,例如衣物,食物(特別含有脂肪的食物)上,而且分解嬰幼兒進食受CS污染的食品和飲品的後果更加不堪設想。

密室發射催淚彈可殺人

在短時間內於同一地點施用多個催淚彈,群眾所暴露的環境中CS的劑量會大幅度增加,尤其在某些群眾難以走避的情況下,其毒性分析的複雜程度會更高。美國加州研究報告強調,在密閉空間或群眾難以走避情況下使用這些化學武器 ,會增加群眾接觸刺激物的劑量和時間。許樹昌教授亦在公開演講也提及在密閉場所發射催淚彈可引致市民窒息或造成火災。

滅彈片段中可以見到催淚彈施放地點為一個空氣比較流通的開放式環境,所以可以見到濃度由8.6 ppm 快速下降到6.5 ppm,因此如果在一個空氣不流動的環境施放大量催淚彈,山埃的濃度有機會更高。

化學刺激物作為群眾管制武器必須顧及人權、公眾安全,避免被濫用而增加公眾不必要的發病率和死亡率。


我們應該如何自救?

既然催淚彈對人體、居住環境帶來這麼多影響,身為社區的一分子,我們應該如何自救?身在委內瑞拉的催淚彈專家-莫妮卡 · 克勞特爾教授(Monica Krauter),她對催淚彈的研究已經得到海牙國際法庭接納成為証據,以作控告委內瑞拉政府不當使用催淚彈置當地市民死亡。

而她本人亦一直留意香港局勢的發展,她希望透過The Investigation ,向廣大的香港市民提供一些建議。當不幸遇到催淚彈施放可以先留意催淚彈掉落位置及其吹向,以避開催淚煙的影響。

如果萬一身體接觸到催淚煙,她建議可以用5克碳酸氫鈉,即食用梳打粉的主要成份,將其溶入1公升水中,作清洗受影響的身體部位。她指出她在實驗室研究得出的結果,碳酸氫鈉用作中和CS非常有效,而且用途廣泛,除了清洗身體外,又可用作抹受影響建築物的表面,亦十份有效,在危急的時候更可以直接飲用。她同時建議萬一沒有適合個人防護裝備下,將普通口罩或毛巾浸入5%碳酸氫鈉水都可以有不錯的防護效果。

市民的應對措施

當警方發射催淚彈時而你並沒有準備到碳酸氫鈉水溶液,你應該儘快離開現場。為避免二度接觸應儘快換下受污染衣物、手套、口罩。若有不醒人事者,應搬離地面,移到高處。

如催淚氣體接觸身體部位,先用清水或生理鹽水清洗10–20分鐘,有需要可使用口服止痛藥。皮膚方面先用紙巾抺走殘餘化學物,如果出現水泡應用生理鹽水清洗。至於呼吸系統,大部分情況都可呼吸新鮮空氣舒緩。而消化系統不適很大原因為吞口水引致服下化學物,所以要立即吐口水及漱口。如嘔吐及肚痾,可按需要飲水和寶礦力。如情況嚴重,需立即尋求醫護人士協助。

早前深水埗區內有一名嬰兒皮膚受催淚氣體刺激,相信是因為家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為小朋友穿上被催淚氣體污染的衣物。如你居住的地方曾發射催淚彈,為確保安全,衣服必須重新清潔才可穿上。當催淚彈攻入家居時應關上門窗,亦可用濕毛巾封住門窗的罅隙。如果懷疑食物,例如生果受到催淚氣體影響,應馬上掉棄不應食用。因為化學成分有機會已滲透食物內部。

長時間在曾發射催淚彈的場所逗留

如果你需要長時間在這些場所停留,例如你是負責清理該區的工作人員,你應該穿著合適的保護裝備,包括保護衣物、眼罩、口罩和手套等。另外,清潔時不應使用含氯漂白水,因為可能會CS產生化學反應,釋出毒素。

2017年美國加州一份公眾健 康研究,綜合了11個國家合共31份研究,涉及5910位因為曾經接觸這些化學刺激物而求醫人士,當中有逾5000位受傷者;其中有2位死者,以及58位有永久性殘障的個案。而在涉及CS防暴劑的受傷個案中,有接近28%的受傷程度屬於嚴重。

委內瑞拉教授給香港人的說話

最後莫妮卡 · 克勞特爾透過香城教育電視留下依段說話給香港人:「In 2017 alone, Maduro’s regime murdered 167 Venezuelans protesting for freedom. I know what hurts and I show solidarity, please insist on protection measures against the bombs, we have to raise awareness that they are very toxic!」。


《世界人權宣言》第3章也曾提及人人有權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而第5章所講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殘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罰。

原來現時世界上未有任何一條國際法例對執法機構使用防暴劑手法作出規管,但我們從目前科學同臨床觀察上都深深明白過量或不恰當使用催淚彈為人類所帶來的禍害和後遺症十分嚴重,我們亦懇請國際組織能基於香港所發生的事前車所鑑,考慮各國之間是否需要草議和成立相關國際法例去進行規管,避免歷史重演。

由於歷史上沒有一個案例像香港般近距離在民居使用大量催淚彈,故此沒有一個有系統的數據可作分析,我們亦希望國際學術機構,可考慮對香港使用催淚彈的事件進行多方面研究,讓我們知悉更多的真相,警剔世界不要重覆犯錯。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