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放題

香港九十後一名。縱處香港本土衰落之象,不少有心人堅持斗室種花,本土獨立與主流文化正經歷一場無聲革命。故欲以紀錄者之志,以文化樂,以樂化文,筆錄時代,書寫文化。

浮游天堂地獄間:The Hertz《天堂100%》

發布於

有時覺得:在這個年代,恍如快樂亦成為了某種罪過。每日冷眼看着世界的荒謬、每刻旁觀着他人之苦痛,逐漸地就連人世間所有的快樂都好像浸染着某些毒藥似的,總要叫每個仍然奢求着快樂的人,無時無刻都要承受着倖存者那道無盡的愧疚、背負着懦弱者那份無比的羞恥。

但始終浸淫在這些情緒已經一段時間,近來我總算多了一份想重拾自己生命尊嚴的自覺。尤其最近,我不時亦會想起詞人周耀輝經常掛在嘴邊、出自《查泰萊夫人的情人》的一句説話:「我們活在一個悲劇的年代,所以更要拒絕以悲劇的方式活着。」

而我又想,若然 The Hertz 兩年前的《末日快車》刻畫的是昔日情願屈服命運之下的絕望狀態、後來《千世書》歌頌的是歷世歷代每個縱受苦難卻依然奮勇抗命的義人,那麼他們新作《天堂100%》講述着的,可會就是命和義兩個難免亦會帶來極苦的極端之間、某種安身而立命的幸福之道?


快活千秋人間世

近年聽着不少打氣歌曲,總覺得許多的作品要不是散播着脱離現實的虛假正能量,就是鼓吹着某種沉淪式的享樂主義;要不是以自憐去粉飾着自己的消極無為,就是在以某些逃避來否定着痛苦背後的所有價值和意義。

雖則《天堂100%》亦是一首不折不扣的打氣歌,然而它每字每句所藴含着對苦難意義和自身使命的那份清醒,卻在近來給了我許大的力量。

雲上有天使正在叫,受夠世間錯亂煩囂,
天宮滿山的神怪相見。
樓下有魔怪正在叫,若你這刻美夢如煙,
參加滿天星辰設的宴。

與歌名相悖的是,詞人 Him Hui 筆下的宇宙既沒有 100% 的天堂,亦沒有 100% 的地獄。反而在這個神怪並存、苦樂共生的平行世界,就連天堂來的使者,不時都會飽受着塵世上每道紛亂煩擾的折磨;就連本來住在地獄裡面的魔怪,偶爾亦能夠享受着星辰之下猶如美夢般的連場痛快。

這天要唱唱唱唱唱出難過,
心要痛痛快快跳出被窩。
等到地上地下醉生夢死去活來過,
人間今天有我。

而從奧林帕斯的神話回到現實中的加多利山,雖然這片人間大抵稱不上是個真真正正的天堂,但與此同時這裡亦未曾算得上是個徹徹底底的地獄。雖然這裡的人都不曾有幸親嚐過百分之一百的快樂,但與此同時他們卻又未曾不幸到飽受過百分百痛苦的煎熬。

縱然面對着不可測的命運,這裡的人對未來都不曾有過十足十的把握,然而無時無刻還總是苦樂參半、悲喜交集的每一個人,大概至少還總可以在每一場醉生夢死間的快活、死去活來過的顛簸之中,憑着那份恐怕遠遠依然未夠 100% 的勇氣,嘗試更坦然地去經歷着自己當下 100% 的生命。

誠然,天堂自有着天堂的永生福樂,地獄自有着地獄的永劫苦難。然而唯獨只有在介乎過去與未來的這個瞬間、介乎地獄與天堂的這片人間,此時此地才有着人世間最獨有的真實。


悲劇之神巴克斯

在希臘神話之中,諸神多數都高踞在無風無雨的神山之上,吃着仙果、飲着瓊漿,過着無憂而無慮的神仙生活。不過半人半神的巴克斯(戴歐尼修斯)卻不像這些正統的神衹,祂畢生都受盡了人世間的各種疾苦。

人類誕生百萬年了,沒有半天快樂成仙。
加多利山的盛宴,巴克斯陪你一遍。

相傳巴克斯生於熊熊烈火,因為祂的母親在祂成孕那刻就被宙斯的雷電活生生燒死。祂過着悲慘而痛苦的一生,因為長期遭受天后赫拉迫害而被迫流亡,後來更因被施下毒咒而變成瘋狂。祂象徵着死亡與復活,因為祂曾被泰坦神暴力地撕成碎片而死、後來卻又因宙斯的重新拼合而復生。

所以,巴克斯的盛宴往往同時夾雜着極苦和極樂。起初酒神的追隨者會走到遠離人煙的山野,透過載歌載舞、飲飽吃醉甚至是茹毛飲血式的狂歡,在一片解放而忘我的醉狂中慶祝着祂的死而復生。直至後來,那些展現着人類無限情感波幅的戲劇逐漸成為了禮拜酒神的儀式、劇院逐漸成為了祭祀酒神的宗教場所,無數古希臘悲劇都是為了酒神巴克斯而寫成。

這天要我有我唱我的難過,
不怕你有你跳你的探戈。

這些酒神的悲劇往往都圍繞着生命的徒勞無功、正義的無法伸張、命運的不能撼動 —— 這些對於生存苦難的高度敏感。伊底帕斯王為了逃避弒父娶母的詛咒而離開故地,最終卻發現自己對命運的躲避正正就是宿命最後成真的原因;普羅米修斯為了人類的福祉而得罪宙斯,結果就被眾神綁在高加索山的懸崖之上,千生千世都要被禿鷹啄食着祂不斷重生着的肝臟。

所以藴含在古希臘悲劇以及《天堂100%》,實在不只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及時行樂」 這些對生命一切苦難的懦弱逃避而已。就如尼采在《悲劇的誕生》寫到,巴克斯象徵着一種「堅強的悲觀主義」、一種對生命的悲苦有着深切體會卻依然選擇在悲劇中激發出無比生命力的勇氣。

或許就如歷史學家布克哈特所言:「縱然希臘人個人對塵世的看法如何晦暗,他們的能量從來不會吝嗇於從他生活中創造自由和偉大的圖像。」

俯瞰世界美態再崩壞,
天塌下來偏要盡情過,
凡間今需要我。

而觀乎歷史以及宗教,人類無時無刻都總愛想像着某個無苦無痛的烏托邦、某個只有純粹快樂的人間天堂。只可惜可憐的我實在無法想像:一個 100% 的天堂究竟會是何等的模樣?若然被奪去痛苦、被劫去了苦難,人類將會墮落成怎麼蒼白而無力、怎麼懦弱而無能的一個存在?

或者到了某日,一切天堂與地獄的奧秘將會向我曉諭。然而此刻可幸依然尚在人間的我,大概還有更多人間的痛苦要被承受、還有更多人間的快樂要被享受、還有更多人間的故事要靠我成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後獅子山年代的無力 —— The Hertz《末日快車》

筆留千秋人間世:The Hertz《千世書》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