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放題

香港九十後一名。縱處香港本土衰落之象,不少有心人堅持斗室種花,本土獨立與主流文化正經歷一場無聲革命。故欲以紀錄者之志,以文化樂,以樂化文,筆錄時代,書寫文化。

失重漂流記:The Hertz《漂流號》

發布於

人們常常都説,能夠在茫茫宇宙、云云人海之中遇見某個可以付託終身、承托着自己靈魂重擔的人將會是何等的福氣。但鮮有人願意提起,原來終有一日萬惡的沙漏到了窮盡之時,在那個人不曾事先張揚的告別以後,我將自此跌落到怎麼荒涼、怎麼恐怖的一個宇宙之中?

寄居於無垠的太空,或許渺小不過的人類早就應該承認:離合聚散、生離死別不過只是宇宙的恆常秩序。只可惜這些道理卻從來都未曾安慰過我,每一次的離別始終還是來得如此的沉重、如此的可怕。

畢竟,The Hertz 的《漂流號》實在並非只是當下某個與我們完全無關的故事而已。它或多或少亦記錄着我的過去,並且假以時日亦將會預示着我們每一個人都無可避免總要獨自承受的一場漫長浩劫。


千世的浩劫

環顧俯瞰仰首,找到方位沒有?
儀錶心跳需要整修。

還記得在我小時候父親不幸離世之後,我才第一次的發現到:原來一個人的死亡,所帶走的從來都不只是一個生命而已。

或許相比起漫天星宿,一個生命不過只是輕如鴻毛 —— 但原來在它某日隕落成為某個無法被填補到的黑洞之時,這粒凡星所照耀過的每一個人亦將會在他們的心坎之上,感受到它在宇宙中真正的重量。

明明一路靠着這道微光,就連本來混沌無序、冰冷無比的宇宙亦充滿着無庸置疑的意義和目的,又豈會料到某夜命運之盜賊竟會突然來襲,在片刻之間便足以將整個世界的所有意義就此粗暴奪去?自此以後,我這個不幸的倖存者就只能夠在崩裂的銀河隻身漂流、在遍野虛無的星際下漫無目的地苟且偷生。

而你不帶我走,可有一絲內疚?
零方向只可以死守。

有時仰望着那片逐漸被染成漆黑的夜空,我亦會不禁疑惑:假若我倆亦總算曾經惺惺相惜、相濡以沫,為何你在這刻竟可以毫無先兆、毫無解釋之下,便把我遺落在這片猝然而至、震耳欲聾的沉默之中?

而這場漫長的宇宙漂流,可會有真正終結的一日?墜落在這個再沒有空氣、沒有聲音甚至就連秒針亦轉動得特別緩慢的黑洞以外,此刻無依無靠的我,還能夠依憑着什麼去撐過這個度日如年的人間地獄?

無線通電,無法析辨,消息再遠一點。
是否考驗?可惜我從來有你企我身邊,
如果這秒許可現在再見。
身處太虛,相處這些年裡,繁星映照哭笑一堆。
誰個給你允許?當你轉身離去,連呼吸都太累。

記得曾經聽過人講:失去一個人的那天並不是最恐怖的,更恐怖的是之後他從此缺席的每日每夜。

每朝醒來,你都會恍如有把利刀直插着你的心臟 —— 若然你足夠忙碌或者意志足夠堅定,大概還可以將椎心的痛苦暫且忘記。但若然你一不小心稍稍地歇息了、鬆懈了,所有一直以來蠢蠢欲動蓄勢待發的千愁萬緒就會在頃刻之間猶如千尺巨浪般猛烈侵襲,然後在剎那之間便把你徹徹底底轟轟烈烈的淹沒其中。

若然捱得過數百次如此煎熬的循環,或許你將變得稍微熟練、稍微堅強一點,但敢問掙扎的意義究竟何在?思念不過只是一場永無止盡卻又註定徒勞的搏鬥而已。

因為,任憑我怎麼堅毅地忍着痛苦繼續呼吸、怎麼努力地抵着絕望嘗試快樂,我始終無法得到真真正正的勝利 —— 無論如何我倆只會隔着無法逾越的距離,註定永永遠遠都無法再次相見。


永恆的剎那

難過總會發生,山嶺必經地震,
仍只想躲於你側跟。

經歷過一次又一次痛之入心的離別,有時亦會想:若然所有同行過的人都無法一同走到極遠、所有幸福過的人最終都難免心碎,何以還要承擔受傷的風險、浪費時間和感情去與人展開一段又一段的關係?

雖然在《漂流號》中無論是阿檸真誠而動人的歌詞、還是 The Hertz 簡約但悽美的編曲都帶着無盡的悲涼和孤寂,然而 MV 卻引用了 Carl Sagan 的名言為這道亙古通今的問題給出了一個堅定的答案:「渺小如螻蟻的我們,唯有透過愛才能夠忍受得住如此浩瀚的宇宙。」

又好像作家 C.S. Lewis 在妻子患病臨終時在《四種愛》中所寫吧:「只要愛,就一定有受傷的危險,只要愛上一樣東西,心就一定會痛苦,還可能破碎。要想確保你的心完好無缺,你就不要愛任何人,甚至不要愛寵物。用各種嗜好和小小的奢侈的享受將心仔細地包裹起來,避免一切感情糾葛,將它嚴嚴實實地封閉在自私這副靈柩裡。可是,在這副安全、黑暗、沒有動靜、沒有空氣的靈柩裡,心會改變。它不會破碎,但會變得硬如鐵石、麻木不仁、無法拯救。」

能夠相約這生,千世等一熱吻,
時空交錯相愛相親。

若然愛,就難免要直面受傷的恐懼。然而這些恐懼不應該使人變得麻木不仁,因為害怕失望而不願意敞開心扉、與人真誠相待,因為害怕被遺棄而預先把身邊的人及早狠狠推開;同時恐懼亦不應該使人變得膽小懦弱,因為害怕失去而終日營營役役、杞人憂天,因為害怕被人嫌棄而將自己真正的內心羞於人前而不敢表露之。

反而,恐懼理應讓人變得更加包容、更加懂得珍惜吧。畢竟相比起人與人在千世相遇之難得、人與人隔絕生死之沉重,我們日常彼此之間的矛盾爭執、怨恨嫉妒、惱怒張狂實在何其瑣碎、何其不足掛齒。

大概並沒有一個人的出現,可以確保到另一個人永永遠遠的幸福。但同時值得慶幸的是,亦沒有一個人的消失,足以為另一個人帶來千世不解、縈繞餘生的詛咒。

舉目觀看滿天的凡星吧。可曾有人告訴過你,它們不過都只是逝者的影子而已?遠在數千光年以外,它們早在數千年前已經不復存在。然而它們隕落前迸發的光芒,近至數千年後的今日,在千世之中的這個瞬間 —— 至少還在牽引着某個人的生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同哭同哀俱樂部:The Hertz & Yukilovey《Lay On My Shoulder》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