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放題

香港九十後一名。縱處香港本土衰落之象,不少有心人堅持斗室種花,本土獨立與主流文化正經歷一場無聲革命。故欲以紀錄者之志,以文化樂,以樂化文,筆錄時代,書寫文化。

歌單分享:跌落無垠宇宙

發布於
僅此獻給在茫茫宇宙裡載浮載沈、浪跡天涯的每一位。

Spotify 歌單

《漂流號》The Hertz

擺脱了他們一貫的曲風,這次透過簡潔的結他部分,經營出猶如在太空漂浮着寂寞而無助的氛圍。歌裡面放入了許多細微地營造着科幻感的細節:人聲上不停迴盪着的 reverb、各種無以名狀的電子噪音、刻意做得很 artifical 的提琴聲。特別喜歡最後五人一齊爆發的聲音質感:震耳的鼓聲、無意識的呻吟、突然飆高的電結他以及猶如鐵鎚般鎚鎚重擊的 fretless bass 和 synth pad。

《想寂寞》黃瑋中

相比起 The Hertz 的作品,主音 Herman 的創作來得比較個人和沉重。在 ambient 和 lap steel guitar 不停滑落的夢幻氛圍下的主角,像《漂流號》般亦經歷着一場漫長的思念:從嚎哭到欲哭無淚、在平靜間又再受到思念的突然佔領 ⋯⋯ 被困在永無止盡的循環之中,逐漸地甚至只想不再動情地一路寂寞下去。同時挽歌之聲散落在歌詞各處雨和傘的意象,彷彿亦在暗暗抒發着傘後整個城市集體的孤寂和無力。

《失重效應》黃瑋中

Herman/挽歌之聲字裏行間流露着既青春又有點兒天真的傲氣,好一段時間給了我很大的力量。之後想再詳細寫這首歌。

《太空糖》6 號
《一吻穿越四十六億歲》陳健安

兩首以浩瀚宇宙為題的情歌。前曲記錄微小,描繪着兩個人用瑣碎片段所編織成的浪漫小宇宙(很喜歡後半好像心跳般不斷加速的 kick drum);後曲則書寫宏大,透過澎湃的弦樂、激昂的演繹刻劃出一段穿透銀河、橫越時間的史詩式愛情。雖然取材截然不同,但其實兩首歌不謀而合都是寫着在剎那和微細間便足以超越永恆的愛情。

《地球來的人》馮允謙
《世界不配有我們》楊智遠 & 謝芊彤

兩首王樂儀的詞作,圍繞着去留的問題。前曲以很重 chorus 的鋼琴、寥落的提琴塑造出末日之氛圍,配合副歌突然緊湊起來的鼓聲,以濃厚英倫風講述一個決心出走的故事;後曲以木結他伴奏着二人對唱,講述兩個卑微到無力抵抗世界的人為了彼此而留下來的故事。

是去或留,各有各的痛苦與解脱。有些人離開了,尋獲救贖以後卻對所背棄了的心存愧疚。亦有些人留下了,面對着接踵而來的荒謬依然無力招架,但至少在浮城中尋到了某個可以一同顫抖的彼此。

《自由落體》李拾壹

李拾壹以一貫動人的慢歌旋律,講述一個男生為表愛意克服恐懼去為愛人跳傘的故事。大概在這個沒有人能夠保證兩個人可以無風無浪地幸福下去的時代,所有真摯的愛情背後或多或少都牽涉一種信心的跳躍、一場勇氣的試煉。

《想一起》莊正

真實到令人動容的一首歌,或許越無力的人才會越着力地呻吟着「想一起」吧。Lowa 層層推進的電子編曲、莊正由低沉突然飆高的聲線,淡淡然地訴説着兩個靈魂在人海裡温柔的邂逅、低吟着無論如何都只想可以與她廝守下去的卑微盼望。

《給你》黃耀明

一首將電子與古典融合得淋漓盡致的作品。改編自法國傳奇歌后琵雅芙的《Hymn to Love》,周耀輝寫下一句句悽美的歌詞:「找每段仍然在畫的線,找一塊仍然在退的臉」、「就在某個迴旋地,忘記了你會死」⋯⋯ 大概人間的最大悲劇就是將自己的幸福,錯誤寄託在某些誤以為會不朽的事情身上。

《Ladies and gentlemen we are floating in space》Spiritualized

初次聽到《漂流號》就想起的一首歌。借用了婚禮進場曲《卡農》的和弦行進,寫的卻是主音一場痛苦的失戀經歷(很浪漫吧)。遙遠的鐘鈴聲、迷幻的電結他加上猶如呼吸般時輕時重的多重唱,營造出無垠的宇宙氛圍。主角一邊吟唱着貓王的《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以表對愛情的無法抵抗,另一邊廂又低吟着令人心碎的一句:“All I want in life's a little bit of love to take the pain away.”

《Love Is Magic》John Grant
《Only The Dark》Pet Shop Boys

一直很鍾情 synth pop 那種冷冰冰、有點冷漠而疏離的科幻感,特別喜歡兩首歌的冷酷編曲與歌詞的巨大反差。或許就是在無情而黯淡的世界,人與人的愛才顯得特別窩心和重要吧。

《When She's Gone》Josh Fudge

近來印象深刻的 indie pop 單位,尤其佩服他聲音質感上的敏鋭:沉鬱而壓抑的低頻,配上明亮到幾乎刺耳的 synth lead,竟又神奇地展現出失戀之後既鬱悶又(故作)瀟灑的活潑。

《So We Won't Forget》Khruangbin

在去年疫情肆虐期間寫成的作品,透過一如以往迷幻而流麗的音樂治癒着最近經歷着失去的每一個人。大概逝者已矣,還倖存着的人就只能夠撿拾着回憶的碎片或是音樂的鴉片,試圖麻醉痛苦、嘗試填塞着心坎上就此從缺的那一部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