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windmill

武汉市新洲区黄家道82号(上)

他们剥夺了我热爱的一切事物。饲养的一家老小四条狗(贝贝、多吉、柠檬、茧美)无故失踪,一只黄色的花猫(宋词)被母亲受村民教唆给关在了笼子里,失去了自由。住在武汉市区时收养的一只乖巧亲人的猫(蛋蛋)在我搬家当天被消失,捡回82号的刺猬第二天早上就不见了,买回来的一笼鹦鹉离奇死亡,采摘过桑葚的一棵树立即遭到砍伐……他们所做的最丧心病狂的一件事情就是,指使邻居以鱼引诱了我收养的一只怀有身孕的猫进入室内,随后撒手不管一走了之,将我的猫禁锢在了室内。习惯于草菅人命的他们当然不会把我的猫以及她肚子里的四個孩子放在眼里,人命已然被当作草芥来对待,更何况是区区一只动物。没人看重那些动物们的命,但我在乎,这一笔笔账,都将深深刻在我心里。入住82号期间,由于地处偏僻的乡下,无法逛街购物,也没有任何外出的理由,只能网购各种食物。某一日让母亲前往快递代收点取回网购的西兰花,母亲却在返回途中收到村民送给她的一袋西兰花,这种事绝非巧合,我所购买的商品内容已被快递方泄露,或是被他们从大数据中调取了我的网页浏览记录、网购记录等数据。此招会增加我的被洞悉感。母亲每天都热衷于出门买东西买菜,我曾告诉她,最好是买绿叶蔬菜。就在这之后不久,母亲拿回一捆名为雪里红的生菜,据她说是村里开代销店的女子指使一名小孩给她的。这么做同样会增加我的被洞悉感,还会破坏我与母亲之间的信任,如果不是82号装有窃听器,那么就是别人向母亲套话时,母亲全盘托出。村里有一栋房子无人居住,里面放着草垛,有天我发现里面藏了条无家可归的小狗,遂回82号取来宠物碗和食物放在这间屋子附近,可在我后来因事回82号时发现,这栋大房子被强拆,只剩下一堆砖块。同时还发现以前经常带我家狗去洗澡的池塘干涸了,这些都会形成被针对感。村里经常有人找我的茬,曾故意冲进82号和我打架的一位村民在我回82号时刻意出现在了我周围,与我擦肩而过,有时手里拿着棍棒等工具。家住门上方写着“华夏生辉”房子的村民在我路过时也曾手持镰刀出现,在我面前砍树,这招会制造出被害妄想症,他们只为通过威胁来制造恐惧。某天他们指使一位村民招惹我,于是我连夜赶往新洲区四合庄国华楼超市门前搞破坏,第二天就有男性以查水表为由强行闯入室内,水表在屋后,他们完全可以绕过去,却偏要私闯民宅,这一招叫做借刀杀人,他们在借国华楼的手来杀人。他们的喽啰跟踪盯梢了我至少十年。高二携带户口本随母亲前往新洲区派出所办理身份证,并没有将此事告知给任何人,身份证却在之后由母亲的警察表弟吴连奎送去了82号。这些年里,他们做了不计其数制造恐惧、制造被迫害妄想症、逼出被洞悉感这种会造成他人精神病症状的事。2019年5月22日,被强行捉进精神病院坐了49天牢的我刑满释放回去一看,82号面目全非,空荡荡的一间屋子,没有生气,丝毫不像是人住的地方。遗失的佩戴多年的手表、世界读书日时参加的湖北省图书馆举办的活动所获得的奖品自行车等物品且不说,囤积的所有食物都被搬空,只剩下一袋豆制品和几袋面条。他们的这种骚操作等同于是剁掉了我的九根手指,只留下了一根手指,心中甚至还指望着我会感激他们。有阵子我常在82号的后门处清扫地上的竹叶,他们注意到了这一举动,遂常常指使村民在82号附近扫地,模仿行为会导致被洞悉感增强。我的微信网名是fish,他们便经常指使他人送鱼来82号,黄玉也送过鱼来,此乃制造巧合,形成被洞悉感。2019年,邻居逝世,负责抬棺的人包括黄卫平,据我亲眼所见,黄卫平全程没有出力,一开始只是将手扶在棺木上,后来连扶都不扶了,大摇大摆甩着手走在一旁。后来我前往墓地,听见有人坐在远处的草地上抱怨凭什么黄卫平什么也不做都能拿到报酬。2019年秋,我最后一次进入82号内住了几天,不出所料有人来捣乱,非搅得你不得安宁。有人在门外敲门,开门后无人进来,却等来了父亲要求立即带走我,我将门反锁不愿出门,对峙良久,父亲离去,我试着打开门,却发现门被人从外部反锁。他们自己有钥匙,可以打开门,却偏要敲门引我现身进行钓鱼执法。黄杰曾擅闯82号,当着我的面搜查房间里的抽屉,找出周记本,大声念出周记本里的内容。依他们的作风来看,我写的周记里有反动言论这一点他们早就从校方处得知,因此才会上演这么一出戏。即使他们知道我的思想触犯了他们又能怎样,在过去的这十年间,他们无可避免地眼睁睁看着我在与他们的期望完全相反的道路上愈走愈远。母亲曾告诉我,她的表哥夏鹏某天早上四五点的时候来到她门前吵她睡觉,并且夏鹏当时声称自己是从新洲城区一路骑自行车过来的。这分明是double kill,不仅吵到了母亲睡觉,使其抑郁症精神分裂症等精神病病情加重,还能通过模仿增加我的被洞悉感,只因我经常骑自行车往返城区和乡下,如此魔幻的事情由母亲嘴里说出来,更能破坏我与母亲之间的信任。至于夏鹏究竟是骑自行车来82号还是汽车上载着自行车开来82号又或是开着车来82号,顺手将黄家道村民的自行车推来当作道具演戏给母亲看,这些细节已不再重要。从82号到达最近的公交车站有2公里路程,在这短短的两公里乡间小路上同样埋伏着由他们设下的流动戏班子。没有骑自行车往返这段路的时候,我曾在半路上听到一位妇女趁我路过时呵斥自己家女儿“你一个女孩子家整天在外面到处跑做什么…”这一招叫做指桑骂槐,可增加被洞悉感,在京东上班时也经常遇到这招。2019年被老家警察捉进精神病院的那天,是5月22日,邻居家门紧闭,躲在室内不敢出门,原本晾晒在门口的衣物也收了进去,场景与电影《功夫》里贪生怕死的百姓闭门不出及其相似。大家都知道即将有大事发生,黑帮火拼?不是,坦克碾压人民?也不是,而是强者要利用法律作为工具来制裁像我这样的弱者了,他们不绑架你的母亲,怎能逼你发飙,不逼你发飙,从屋里跑出来为害一方,又怎能制造一个借口喊警察来往你脸上喷辣椒水,由全副武装的警察将你拷上手铐带走关进精神病院?他们的存在,只为逼出越来越多像这样的恶性事件发生,5月22号那天被逼到暴走的人是我,拿着削尖的筷子挟持小孩,并没有伤及无辜,如果是其他的人,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拿着不同的工具犯事,比如说,一把刀子。并且还没有像我那般选择不伤人,而是将刀子刺进孩子的身体里,那么我们选择生儿育女的目的莫非就只为去做他们钓鱼执法之下的炮灰?当今世道,是一个连养孩子养到一半都会使孩子莫名丢了性命的时代。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