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那個光

借用文字觀察思考、探索生活中,也許理所當然的無聊煩惱。 習以為常的,很多事沒有懷疑過,怎麼說怎麼做,如何定義,又是誰曾經說過。 重新認識,用幾句老中二,希望啟發你,或是誰來啟發我。

經營,人的遊戲規則 I 日常雜訊

最近身邊的一些事情,單純想整理一下想法。該怎麼樣經營一個群體?像是經營公司、辦活動這些,最大的不確定性應該是人吧。

舊文搬運...

最近身邊的一些事情,單純想整理一下想法。

該怎麼樣經營一個群體?像是經營公司、辦活動這些,最大的不確定性應該是人吧。

生為邊緣人,不與世俗同流合汙,在角落畫圈乃是我輩天職,這種要當個主糾、管好下面的人、讓事情照自己想像的運作,哪裡會輪到我呢......,所以我辦的讀書會才沒人來(掯)。

處在一個看別人跑事情的位置,或多或少會有些「事情怎麼是這樣幹的?」的想法。

人該管嗎?

從我極其有限的管理經驗,訂下明確的規則,希望事情就會走在正軌上,這個想法是行.不.通.的,永遠都有跑錯棚的必雕,你可以訓他、激勵他、踢掉他,但就是無法直接左右他的想法,比起花一堆時間在不對的人身上,反而留住對的人才是值得的。

畢竟人總是會犯錯的,如果需要盯著,那麼永遠都有抓不完的毛,但是如果這個人可以信任,就算偶爾會出點問題,最終還是會順利的。

那訂規矩又怎麼了嗎?

在事情起步以前,人當然是沒有的,只有一個希望實現的美好想像,為了確保落實,先加上一些原則、提醒、關於、公告,沒照作就踢掉......。

這倒不一定,是不是嚴格執行也是因人而異,當然會不會遵守更是因人而異,會遵守的就會遵守,不遵守的你又能奈何。

但,是這樣的,任何一種線都有寬度,而文字能畫的線會更寬些,在意界線的人(就我),會約束得更遠,不在意的人......「我就買個東西,三分鐘借停一下。」

約翰.彌爾認為的自由,是為了所有的言論都能被闡述,如果一些言論從一開始就被禁止,那麼嘗試的衝動也不會有釋放的機會了,剩下的就是些習慣任意的人了。

-

實際上呢,要考慮的面相太多,沒錯,現有的就是些垃圾員工、廢物組員,想像的再豐滿,踢了人整件事就直接解散,沒有人還玩個頭。

當然擔責任的不是我,也就更沒資格該,只是我想相信,一個好的概念會吸引來懂的人,一起讓這件事成真,信任則是不讓人散去的關鍵。


👉有光的地方【FacebookMattersMedium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