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 篇作品累積創作 5568 
Hikari

學生生涯(二)

這段追憶其實是困難的。許多經歷所帶來的感受,在當下都將我捲入深深的漩渦中,無法分清東南西北。即使離那段時光已過去了數年,若未經思想,我仍舊會用習慣的角度去加以解讀,而那些角度往往是挾帶負面情緒、有所偏頗的。因此,追憶最困難的便是意識到自己的偏頗,然後跳出當下的角度重新解讀。

8
Hikari

學生生涯(一)

我是一位就讀台灣某大醫學系一年級的學生。從小生長於二線城市,高中數理資優班,國中醫學資優班,國小資優班——等等。族繁不及備載。但論到這一切經歷的背後到底是怎樣的一種生活,怎樣的一個人格,你好不好奇?還是其實你心裡已經有個輪廓了?如果別人問我:你覺得最後讀了醫學系的人,大概都是怎樣的面孔?

Hikari

記面向群眾(1/2)

關於群眾的恐懼,也討論解脫的可能性Photo by davide ragusa on Unsplash當我為了書寫而寫,那就像是我從錯誤的河道出發,沿途頻頻碰撞而不得預期的結果。這篇文章是我對自己穩定寫作的練習,也是一次面向群眾的練習。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