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y

Matters 社區官方帳號 Official account of Matters Community For English community: @Matterslab Everything related to Web3 / Matters Web3相關活動請見: @web3 Building @thespace

2020 年度榜單 no.5 |本年度收穫最多新讀者的焦點作家

發布於

關於2020年,Matty 還想與你分享「本年度獲得最多新讀者追蹤」的焦點作家們!

這十位作者都大有來頭,他們都是在社會政治、文化思想議題上給出許多獨到見解的學者與媒體人。他們在馬特市讀者人數的快速成長,也反映出今年的幾件大事:香港、自由、種族議題、美國大選、女權......這真的不是容易的一年,但這些作者透過書寫,分享了他們的觀點與思路,讓我們能用更理性的方式去解讀有些沉重的 2020 年。

現在就一起來看看今年收穫最多新讀者的作者們,並回顧他們今年的代表作吧!

2020 即將結束,Matty 陸續與大家分享馬特市年度榜單,追蹤 #2020馬特市年度榜單,可以看到更多數據。在此也再次邀請大家來分享你的2020年度馬特市榜單,記錄我們一起走過的這一年。
@方可成
追蹤總人數:7.28k
本年度新增追蹤人數:4403

自媒体界的怪胎是被游戏规则催生的,是时候改改它了〉:洗稿现象和假新闻、标题党等现象,都是现有游戏规则之下那些以盈利为主要目的的内容生产者为了降低成本、增加收入而选择的策略。那些洗稿者、写虚假消息的人、刻意挑动读者情绪的人,绝大多数本质上都只是精明的商人。那么我们就可以知道:事情并不一定要像现在这样,我们可以通过重新设计规则,改变现在的乱象,把逐利的商人们引向生产真正优质的内容。

@Philosophia哲学社
追蹤總人數:4.52k
本年度新增追蹤人數:4359

对本次疫情的结构性反思:谣言、官僚和国家主义(上)〉:我们当然不是在说,我们现在就应立即完全放开新闻和言论、甚至达到某某国家水平:我们还有太多问题需要处理。我们所要求的,正是在法律上完善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是能起到实际的保护作用的法律律条。我们要做的,正是放弃对这一词语的恐惧,开展对其标准和边界的讨论;最基本的,我们应该意识到目前的模式有着极大的隐患。毕竟,新闻自由虽然不能「当饭吃」,但在关键时刻、是可以救命的。

@梁啟智
追蹤總人數:8.58k
本年度新增追蹤人數:3362

我的八個中國〉:中國是一個很抽象的故事,而且往往因為一時需要而被挪用錯置。中國也是一個很實在的故事:每個人都有他們的渴望與焦慮,雖然日常生活中未必會刻意想太多宏大論述,但互相交織中卻成就出真實的中國。這個中國有很多內部差異和內在矛盾,同時又互相關連:北京金融街的中國、深圳城中村的中國,和武漢封城下的中國,雖然都不一樣,卻也在同一個制度之下。

@梁文道
追蹤總人數:5.59k
本年度新增追蹤人數:3308

逆向的犬儒〉:就連你寫一篇文章,也總會有人罵你「空談」,指斥你看不到「根本」的問題。當你們在談教育,又有人說醫療才是重點;當你們終於談到醫療了,就有人說貧富差距的問題最重要;說貧富差距,則有人鄭重告誡政治體制的改革方是本質的問題。這種思維的特點是,一方面不能切割問題,總要把所有事情都看成是牽一髮動全身的整體問題;另一方面則是想在這系列的問題中排出優次秩序,相信某些問題要比其他問題更根本更重要

@陈纯
追蹤總人數:4.74k
本年度新增追蹤人數:3101

钦定的社会性死亡〉:在两天的恐惧、愤怒和挣扎以后,我终于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可能并不是去争取“一个又一个胜利”,而是像许先生一样,在政权的羞辱和世态的炎凉面前守住自己的“气节”,以待来者。我们也不是要把自己活得像殉道者和禁欲者一样,以堵住卫道士的悠悠众口,而是要以一种自由主义的姿态继续过生活。我们继续看书、赚钱、恋爱、做运动,保持身心健康,充满欢笑,这就是铁拳最大的失败。

@SurplusValue
追蹤總人數:2.9k
本年度新增追蹤人數:2897

反抗不正义?从Black Lives Matter说起 | 随机波动010〉:夕岸:抗议本身就是一种不同于投票的群众诉求,它无所谓对错。可能有更好的抗议策略和更坏的抗议策略,但没有“你应该去做a”或者“应该去做b”,它不是一个应然性问题。你可以去讨论某一种策略实际对人们造成了什么影响,但不能站在一个高屋建瓴的位置去批判这些在前线的人的对错。况且很多暴力是情境性的,群众的愤怒情绪是一下子被点燃的,是没有办法预料的。我并不觉得很多暴力行为是大家去之前就计划好的,很多时候是跟警察、跟国家权力机关斗智斗勇的互动过程中慢慢生成的。 

@周保松
追蹤總人數:6.59k
本年度新增追蹤人數:2717

羅爾斯的問題意識〉:有了这三只脚,罗尔斯的问题意识就变得清楚:“如果我们是自由平等的理性个体,拥有较高序的欲望去实践作为自由人的道德能力,同时有次一序的欲望去追求属于自己的人生计划,那么我们应该选择什么原则来实现公平互惠的社会合作?”这样的发问本身,其实里面已包含了罗尔斯许多对公正社会的想象。既然容许人们有选择自由,那么不同个体会根据自己的喜好信念选择不同生活方式,社会呈现多元也是应有之义;既然这些选择是个体的理性决定,那么个体需对自己的决定负上责任,亦在情理之中。

@林三土
追蹤總人數:3.53k
本年度新增追蹤人數:2622

灯塔主义与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川化〉:但是“自由派”一方的普遍“川化”,解释起来就要费点工夫;毕竟特朗普的诸多言论与政策,无不与一般所理解的自由主义理念(人权、宪政、法治、民主等等)格格不入。所以尽管“中国自由派公知普遍挺川”一事在国内互联网上是公开的秘密,但在国外却很少有人谈及——最好玩的是,2016年我曾应某美国媒体之邀讨论了中国的几类川粉,最后登出的报道却把其中讨论“中国自由派川粉”的部分完全截掉;据记者后来转告,原来是美国编辑们认为这一现象太过离奇、对美国读者来说太过不可思议和难以索解,为了避免过分烧脑起见干脆直接删去了事。

@米米亚娜
追蹤總人數:4.22k
本年度新增追蹤人數:2333

北美中国女权群“性骚扰”事件对女权社群的绑架以及MeToo运动的危机〉:在网暴化的运动背后,其实是整个公共环境的败坏——人们极端缺乏健康的公共参与渠道。很多自称或他称女权主义者的人(比如梁钰和其粉丝)都表示对女权行动派和其曾经的公共活动一无所知—人是复杂、矛盾、混沌和反复的,我们对于人的理解也是整体的,包含了表情、肢体语言、行为和个人历史,都是大量的语境信息。但社交媒体却迫使我们基于字面的、碎片化地去理解一个人——截图举证是我们公共舆论里最糟糕的产物,因为它把小圈子里的人们充满随意性的话语剥离出语境后,放在了公共空间严苛的全民审查之下。

@AI XIAOMING
追蹤總人數:1.9k
本年度新增追蹤人數:1825

疫情袭来 我们还蒙在鼓里 ——庚子年武汉大疫追忆之一〉:就这样,经过此之多的屏障——医院要求医生三缄其口,卫健委强调可防可控,吹哨人被追究“造谣”。那么,绝大多数的武汉市民,哪里会警觉到瘟疫袭来呢?更不必说,与此同时,武汉市的大型活动并未中断。除了”两会“,还有 1 月 19 日,武汉市百步亭社区有四万家庭参加的万家宴;1 月 20 日,《楚天都市报》头版头条:《江城今起派送 20 万张免费旅游券》(可预约大年初一到十五游黄鹤楼 30 个景区);1 月 21 日,湖北省春节团拜会文艺演出在武汉洪山礼堂举办。连李文亮医生也不可能知道,他的生命已进⼊倒计时。还有很多感染者,由此踏上未知的归途。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