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y

Matters 唯一官方帳號

2020 年度榜單 no.3|年度點閱數最高的十大熱門文章

發布於

今天分享的榜單是「年度最吸睛十大熱門文章」,換句話說就是點閱率最高的前十大好文!Matty 在整理數據時意外發現,馬特市民跟站外朋友喜歡的文章稍有不同,所以特別分開整理。

以下有市民點閱率最高十篇,以及站外讀者點閱率最高的十篇

可以發現,馬特市民偏愛深度好文,而時事議題更能吸引站外讀者的注意力,例如年初的台灣總統大選、武漢疫情、口罩爭議,還有年末的達明一派演唱會,想必這些文章也塑造了站外朋友對馬特市的印象。

也歡迎市民們把本篇榜單分享給你身邊尚未進駐馬特市的好友,邀請他一起進來創作,也許明年的榜單就會出現 ta 的名字呢!

2020 即將結束,Matty 陸續與大家分享馬特市年度榜單,追蹤 #2020馬特市年度榜單,可以看到更多數據。在此也再次邀請大家來分享你的2020年度馬特市榜單,記錄我們一起走過的這一年。

馬特市民點閱次數最高

对本次疫情的结构性反思:谣言、官僚和国家主义(上)  @Philosophia哲学社

以上所有拷问都指向一个核心判断:问题的关键并非个人或局部、而是在于整体,唯一找到解药的办法便是重新审视整个官僚体制的顽疾与弊病。在这一政治结构中,主政官员的政治生命承受着来自上方的压力和监督,却无须向位于他下方的更接近基层的官员、以及这一结构终点处的被治理者负责,而后者亦尤其缺乏对前者的问责渠道。

武汉肺炎50天,全体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  @2020Era

所有人都在说,信息公开是最好的疫苗。我在这里就不说什么“不可剥夺的公民权利”之类大话了,对我们来说,这话过于宏阔、遥远而无当了。仅从技术层面功利地看,保证信息透明畅通对于缓和危机、化解矛盾、解决问题,进而对于社会稳定乃至为政者自身的利益都是有莫大好处的。

我去了三家「只歡迎香港人」的餐廳吃飯  @克里斯托

「他們」如何界定「我們」?「他們」看待「我們」的時候,懷抱著怎樣的情感呢?是1949年前陸港自由往來的同胞之情?是五十年代「有家歸不得」的失落和疏離?是六十年代般對於新移民想要體諒與幫助的心情,還是七十年代後,隨著矛盾逐漸累積而產生的抗拒呢?又或者是,還有千千萬萬種不同的情感在醞釀?

自媒体界的怪胎是被游戏规则催生的,是时候改改它了  @方可成

洗稿现象和假新闻、标题党等现象,都是现有游戏规则之下那些以盈利为主要目的的内容生产者为了降低成本、增加收入而选择的策略。要想从根子上解决这些问题,就要对游戏规则做一些调整和重构。我们可以通过重新设计规则,改变现在的乱象,把逐利的商人们引向生产真正优质的内容。

中文互联网中“讨论”的消亡  @沙丘研究所

解释公共领域的存在为什么必不可少是一件很多余的事情。我们已经不止一次看见中文互联网中,人们围绕某一话题分成泾渭分明的两派,各自在不同的平台抱团形成同温层并向对方进行激进的攻讦。网民这种强烈的仇恨、斗争和揭发行为已经形成了高速自动运转的机器。

Guidance | 如何让你的Matters之旅更便捷  @LeseTruck

Matters目前并未推出官方的应用程序,但得益于网站本身的一些特性,我们可以通过一些方法,使得Matters在你的终端上和应用程序一样一键可达,顺畅丝滑。三个平台的总体思路大体相同,均是将网站添加到主屏幕,为了更好的浏览体验。

騙不了這個世界之後  @梁啟智

專制政權不可能鼓勵集體反省。在一個民主社會當中,反省是政制的一部分,你不反省也會有別人迫你去反省。因為反省的過程會帶來不同觀點,有不同才能產生選擇,而選擇是民主制度的基礎。但在一個專制政權下,集體反省就會動搖政權的認授性。然而沒有一個政權是永不犯錯的,於是官媒就要不停用謊言蓋謊言,沒有走回頭路的可能。

面对新疆危机,一个 2020 年的普通人可以做些什么?  @huma

我们没有一个 normal 的世界可以回去。到 2018 年卫星图可见集中营建筑但中国官方完全否认的时刻去吗?到富士康工人接连跳楼但人们仍然去苹果店门口彻夜排队买 iPhone 的时候吗?不要期待回到你在了解这一切之前的「正常生活」里面去。你必须和我们一起 move forward,不要忘记这一刻,不要抛下这一刻。

逃离微信宣言|FreeFromWechat Manifesto  @freefromwechat

我们误以为微信为个人提供了私人交流空间,然而事实上,在微信聊天无异于在大街上喊话,毫无隐私可言。在微信的环境中,公共和私人的边界变得模糊,这是一个想做良民而不得的体制。在失去对自己账号的所有权之前,我们早已失去了对它的完整使用权。

屁股、认爹和捶死:举报者的世界观  @方可成

搞举报的人,因为执着于屁股逻辑,所以特别喜欢分析他人的发言动机——其实,说“分析”是高抬了他们,只能说是臆测他人的动机。他们喜欢用“洗地”、“洗白”、“带节奏”这样的词,特别是“为美爹洗地”这样的说法,因为他们相信每个人都得找个“爹”,如果你批评了这个“爹”,那一定是认了另一个“爹”,要为他“洗地”,要故意“带节奏”。

站外訪客點閱次數最高

翻译失真所炮制的美国鄙夷:对比同一本书的台湾,大陆以及美国片段 @紫杉

这本书的作者希望弥合专家和公民之间的关系——这个意义在台版中得到了完整的体现,而在大陆版中因为各种处理几乎没能体现。同时,这本书英文版和台版都保持了“民主制度出现了问题,让我们来一起修复它”的这种主题,而在大陆版,主旨变成了:“民主制度不行,美国行将就木,即将崩盘”。

要台灣賣口罩給中國,你知道台灣過去都還要跟中國買嗎? @映昕

這些隱藏在數據背後的可能事實,也許會顛覆你我對於此次口罩口水戰的看法。我們推測:台灣這次禁止出口,其中一個可能的原因是,中國現在難以外銷口罩給台灣,所以台灣必須優先確保國內供給沒問題,以免國人沒有口罩用。

從大陸寄給達明的情書:我欠你們很多眼淚要到現場還  @張潔平

有許多大陸粉絲,因為疫情和各種原因無法到香港,以這種形式送上給達明的情書。這遠遠不只是粉絲對明星的熱情,而是如其中一封信裡所寫的:「对人类的爱,对那些被侮辱与被剥夺者的爱,对被压迫者的爱,对自由的爱」,當然還有,對香港的愛。

如何與一個充滿敵意的世界相處(青年系列講座文稿)  @方可成

在具體的行動當中,其實大家是能夠獲得一種力量的,因為行動本身就是一種賦權。即使我們沒有辦法去很快改變這個世界的敵意,我們仍可以去選擇自己的小環境、營造自己的小氣候。為什麼我們想要去改變世界的敵意?實際上真的是因為我們相信這對世界是一個好事情。

我的八個中國  @梁啟智

不少中國人每當聽到來自中國大陸以外的批評時會近乎本能反應的說對方「不了解中國」。我總覺得後面那個自以為「了解中國」的假設很危險。中國這麼大,誰有資格能說自己理解呢?不如退一步,大家都來承認自己的認識是片面的。但如果每個人都把自己的一小片拿出來,又說不定可以拼湊出一些甚麼。

或許,耿爽沒那麼不爽——我們要「製造假新聞」來回擊中國的資訊戰嗎?  @catding

台灣社會對於來自中國的假訊息警覺逐漸提高,但這種「備戰狀態」,卻成了「反中假新聞」傳播的溫床;甚至因為傳播「反中假訊息」合乎政治正確,使訊息更不易受到檢視。難道我們只以毒攻毒—製造假訊息,透過社群媒體散播、製造輿論,製造出更難跨越的同溫層?

我在武汉2——武汉肺炎比想象中严重  @angelina6688

有认识的人家属在同济协和当医生的,那里的呼吸科医生之间全副武装,每个人穿的是生化服。就是你看电影里面生化危机里面,绿伞科研人员穿的那种。今早再看新闻,武汉新增到136例新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在北京、广东等城市也发现了确诊患者。感觉这马上要成井喷式爆发了。

原来总统的选票是死亡芭比粉色的 | 2020台湾大选观选记  @米米亚娜

这是用最朴素、实在的方式建立起来的社会信任系统,理解起来没有任何难度,当天选、当天开、不过夜、不转移选票、不进行任何电子化操作。我最直接的感受就是感动,很多通过我朋友圈看直播的朋友也留言表达了同感。看到这些一丝不苟地监督着选票的庶民们,真难以想象权力就是这样诞生的。

東亞病夫與「中華蹲」:被中國共產黨綁架/綑綁在一起的屈辱意識與復興敘事  @李易安

我也不只一次聽到華人餐館的老闆和我說,「現在中國有錢了」、「現在中國人受尊重了」。海外華人的愛國情緒,或許也和華人移民內蘊的屈辱意識有關。再說,海外華人遠離原鄉,幾乎不用承擔中國政府的高壓統治與負面影響,卻恰好也是最能直接因為中國崛起而感到「地位提升」、分享崛起紅利的一群人——如果他們不愛國,還有誰更適合愛國呢?

灯塔主义与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川化」  @林三土

我自己对“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川化”现象的解释,一言以蔽之:“灯塔主义”。大体而言,即中国自由派出于对毛式极权主义的惨痛记忆、以及对习式再极权化的恐惧,而对西方(尤其是经济体量上唯一堪与中国抗衡的美国)政治产生一种殷切的投射,并且不由自主地将纷繁复杂的政治议题坍缩到自己有过切身体验的简化版“左/右”光谱上来理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