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y

Matters 社區官方帳號 Official account of Matters Community For English community: @Matterslab Everything related to Web3 / Matters Web3相關活動請見: @web3 Building @thespace

新疆新疆 | Matters「我認知的新疆」文集

可能大家也感覺到了,近半個月來,關於新疆的討論在Matters很熱烈。

@可可托海的雪 寫的《新疆漢人談新疆集中營》是最近點贊和評論最多的文章,從這篇文章開始,引發了很多matty發文、評論,講述他們認知中的新疆。

這些文章多是來自作者的親身觀察,他們書寫的是他們自己的故事。這些作品提供了理解新疆一種不同的角度,不是新聞報導的全面客觀,也非政府宣傳中的偉大光明,而是充滿常不為人道的生活細節,以及隨之而來的情緒,他們筆下的新疆更細膩也更複雜。

我們將這些作品整理成集,並將持續更新。

謝謝各位作者。


外界很容易把新疆的情況想像成一個民族對另一個民族的壓迫,實際上並不准確。相當一部分維吾爾族可以說屬於既得利益者,他們理論上並沒有禁止進入體制。所以如果你去新疆就會發現,街上巡邏的,檢查站負責安檢的,政府裡的,很多人都是維吾爾族。
中共對維族的要求其實可以簡化為:只要你好好學漢語,擁護黨,熱愛國家,最好別信教,那你就會過上其他中國人一樣的生活。否則就進集中營吧。


張春賢在任期內提出「便民卡」政策,當時的烏魯木齊就已經把非本地戶口的居民趕回南疆了,「便民卡」需要在戶口所在地的相關機構(抱歉我忘記了是居委會還是派出所)開具。只是一張紙製的小卡片,上面印有民警的聯繫方式。如果你沒有該卡片,你不能夠在烏魯木齊,自治區內的首府,相當於行省制下的首府入住賓館,更不要談求職就業了。當局的思路是限制人口流動,表面上是「語言劣勢」,無法融入中國內地,但實際上當局的策略和內地住宿酒店的額外檢查、租房的歧視都是更為致命的阻撓。


今天新疆的情况,并不完全像奥斯维辛,并不完全像古拉格,也并不完全像曾经的殖民地的那些强行同化政策。如果直接用这些词来描述它,是不准确的。它有更多“中国特色”在里面,比如发动人民群众的方式,当众开批斗会、作自我批评、逼家人划清界限的部分,这些对中国人来说简直无比熟悉。
除此之外它还有全新的东西,比如前所未有的大规模监控和审查技术,让未被监禁的人也时时刻刻生活在数字全景式监狱里,这是人类历史上都还没有过的。


这件事已经过去10年了,没有想到的是,在维族人们的心中烙下如此深的伤痕,至今讲起来仍是愤怒难平。维族局长问我:“劫持法场是不是违法?”我说:“如果你讲的情况属实,当然是违法。但我确实不了解你说的情况,第一次听说。”“违法为什么不处理?为什么汉族人杀死我们维族人,判了死刑,汉族人就敢劫法场?这公平吗?!”“如果倒过来,是维族人劫法场,军人一定会开枪,并且肯定定性为反革命暴乱。”
对于维族人如劫法场会被镇压,我毫不怀疑,但我没有说出口。我看他很激动,就说:“今天咱们不谈这些,你今天喝多了,天色已晚,该回去休息了。”就这样,我把他送出门。


大学室友是乌鲁木齐(新疆省首府)汉人,长辈是跟随建国时生产建设兵团来新疆的,他没有什么明确坚定的政治立场。虽然一直在乌鲁木齐,大学毕业后也生活在乌鲁木齐,但是喜欢到处玩,新疆大半也走过,看到纽约时报大新闻之后跟他聊了聊,转一下他的见闻和看法,不是什么一定正确的言论,也不能代表谁,只是一个乌鲁木齐普通居民知道的信息以及看法。

這些文章下面的評論區也值得閱讀,有更多的故事藏在其中。

這個系列也將持續更新,大家可以通過收藏按鈕收藏自己喜歡的文章。

再次感謝各位作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