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活動報名】「我們在島嶼寫作」——我們為自由所承受的痛苦,意義何在?

在作家漫長一生的境遇中,晦暗也好,騰達也好,在暴君的鐵牢中也好,能自在發出聲音時也好,只要他盡力做到為真理服務,為自由服務,他就能重新找回勃勃而富有生機的集體情感和支撐。作家的使命是團結盡可能多的人,他的藝術不應屈服於一切謊言和奴役。無論我們每個人有怎樣的弱點,作家職業的高貴永遠植根在兩種艱難的介入中:拒絕謊言,反抗逼迫。 

卡繆(Albert Camus)獲諾貝爾文學奬的演講中談及作家的角色和本職。執著,與時間角力,向往公正,眾目睽睽之下不卑不亢地構思,徘徊在痛苦與美好之間,「作家的本職,除了『戰鬥者』他們沒有其他頭銜。」

時代如何被記錄和再創作,對當下和未來都意義非凡。作為見證者和介質的「寫作者」,如何看待「寫作」,以及「寫作者」這一角色,都將直接影響被記錄事物的色彩和型態。

正因想要更多地窺探寫作者的內心,了解他們揀選的路徑,Matters 展開「我們在島嶼寫作」系列線下活動。我們想說,每一個寫作者都是一座島嶼,洋流讓島嶼和島嶼環抱在一起,而每一座島嶼都改變著洋流的方向。

第一期的主題「我們為自由所承受的痛苦,意義何在?」,Matters 邀請到三位極富耐力的寫作者:周保松,譚蕙芸,彭捷。

【活動時間】8月14日(週三) 19:00(18:30開放入場)

【活動地點】塔冷通心靈書舍 油麻地窩打老道20號金輝大廈一樓6室(油麻地B2出口)

周保松的寫作不斷緊密地回應當下,創作題材和創作方式極廣。《政治的道德》,《自由人的平等政治》是嚴謹的哲思,《小王子的領悟》是溫情的哲學,醍醐灌頂,又給人慰藉。七月他剛出爐的新書《我們的黃金時代》,標題便像極一個隱喻,獻給「這個時代所有正直勇敢的香港人」。書中有他對抗命者的見證,有自己的抗爭自述,也有其政治哲學觀點。用寫作追問「自由的價值」,是他「行於所當行」的責任,與他深度參與公共生活緊緊關聯。

寫作於我,就是嘗試用好的語言,將時代精神把握在思想之中。

「我們為自由所承受的痛苦,意義何在?」這句拷問來自白俄羅斯作家亞歷塞維奇(Svetlana Alexievich)。她的著作,由生命中和存在中的數千種聲音丶命運丶碎片構成。她努力傾聽他們,每一個普通的「人物」都是歷史舞台的主角,正是他們的個人體驗和故事拓寬了人類的認知邊界,共同譜寫了人類的歷史進程。

「這個世界沒有太平凡的人物」,做了二十年記者,譚蕙芸在其新書《文字慾,回應時代的特寫新聞》裡這樣寫,一張一張清晰的面孔折射了這個社會最關切的議題。不可諱言,讀譚蕙芸讓我想到亞歷塞維奇。

六月返香港,她先以平民身份到各集會觀察,感到事件的浩大,情感之暴烈。她漸漸開始上前線觀察,連載每一役所見的面孔,用極具電影感的筆觸,描述事件中人的表現,每一張臉所述的驚恐、溫暖、義憤和傷悲,她將「他們」變成「我們」。

混亂中,我蹲在地上,專注地觀察每一個被捕者的衣飾,表情.說話語氣,情緒.情緒有一種真實,而且每一秒都不同,像流水.我想把現場的氣味,氣氛,能量,盡可能吸收,像一塊海綿.
有警察問我:「你(蹲在地上)不舒服嗎?」我答:「沒有.」警察再問:「那你在幹甚麼?」我答:「我在觀察.」
警察沒有回話.

彭捷的寫作關注政治哲學和女性議題。他在臉書開設專欄「書生百用」,在理論解析抗爭中出現的各種問題。他曾經在Matters寫的讓關心情緒病患者成為日常 我們需要有這些準備 傳播之廣。他的寫作直覺是把學到的知識和觀察到的事情分享給讀者,這是長久累積下來的條件反射。

寫作,最無趣但又最現實的答案就是為了謀生,因為自己除了寫作外一無是處。

寫作是一個古老而忠誠的誓言,是與寫作者共同經歷同一歷史的人們,一起承受彼此相同的境遇和希望的誓言。期待「我們」共聚。

【活動時間】8月14日(週三) 19:00(18:30開放入場)

【活動地點】塔冷通心靈書舍 油麻地窩打老道20號金輝大廈一樓6室(油麻地B2出口)

此次討論會,我們開放報名給屆時在香港的朋友,請註冊 Matters 成為會員後直接留言本帖報名,或可填寫報名表報名,以便聯絡。

1 篇關聯作品
18
18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