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y

Matters 唯一官方帳號

【線下活動報名】香港討論會:大數據風暴中,我们正滑入「零隱私時代」?

大數據的時代,數據是基石,蒐集信息飆速,微成本,有著龐大劇增的能力。當我們享受大數據所推進的算法推薦、語音識別、圖像識別等智能技術便利之時,個人隱私卻同時以幾乎不受監督的方式遭受危害。

過去一年,從圍繞劍橋事件(Cambridge Analytica)的濫用數據醜聞曝光開始,Facebook 接連被爆出洩漏用戶個人資料而遭國會質詢和調查。3月6日,Facebook 首席執行官Mark Zuckerberg 在個人臉書頁面發布三千字文章說,臉書將會圍繞私人互動、加密、永久、安全、互操作性,以及安全數據存儲方面建立目標。該文章中闡述了臉書團隊考慮如何整合三種主要信息溝通服務計劃(WhatsApp、Facebook Messenger和Instagram),會越來越多地將注意力從公開貼文上移開,轉而關注三款消息應用的加密,保留時間更短的通信。

一時半會兒要相信在用戶隱私安全問題上前科累累的 Facebook 要成為「隱私優先」的社交平台顯得有些困難。有評論家質疑,他雖然提到強大的加密技術在安全保障方面的優勢,但受惠的對象僅限於人們發送的信息,並非與之相關的元數據,而且站方可以從這些數據中獲悉交談雙方的信息以及時間等異常寶貴的建檔信息。這也是所謂的「監控資本主義」的動力源。

大家都很清楚,大數據托拉斯不是只有 Facebook,谷歌,中國的數據壟斷和使用恐怕更是難以描述(罄竹難書)。數據洩漏如何發生?數據去向哪裡?下圖是截止到2018年8月,主流外媒報道過的10大數據洩漏事件。外媒稱2018年是 The year of the data breach tsunami。看起來,即使是有錢有技術實力的大廠,對自己對外暴露的 API 做了規範,做了無數測試和防禦,隨著數據不斷增加,「被數據洩漏」風險也在逐步增大:(圖片來源於Trend Micro)

2018 年 5 月 25 日起,歐盟統一規範的隱私保護法規 GDPR(《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一般數據保護條例)在歐盟成員國及歐洲經濟區內正式執行。作為史上最嚴,覆蓋規模最大的隱私保護法規,GDPR 不僅對歐盟組織地區的成員起到影響,就算收集主體不在上述地區之內,所有涉及對歐盟組織地區住民的數據處理行為也都必須被納入該法規的監管。

在法律法規上,香港的 Privacy Ordinance 的核心準則是:數據使用和搜集的目的一致;用後即刪。和歐盟的 GDPR 異曲同工,被認為甚至更具有操作性。

數據權利的問題是一個需要社會認知、個人認知、法規、技術一起來解決的問題。而當我們談論隱私時,要了解圍繞其展開的隱私政策、法律,此外就是個人用戶所使用的工具,如何使用才能給予隱私力量,至關重要。3月22日(本週五),下午3:00—5:00,Matters 邀請朋友們一聚,我們誠意邀請到以下嘉賓與大家一起分享暢談:

胡辟礫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講師,教授數據新聞和新興技術等課程,長期關注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方向。曾任端傳媒 CTO,百度核心算法工程師,深度參與香港公民科技社區,關注數據開放和隱私。

他將從香港本地數據與隱私的情況談起,闡釋隱私條例在香港的作用,以及現狀。隱私條例和開放數據之間是否存在衝突?在實踐上,隱私和開放是否會被互相侵蝕。

Mike Chen  Cloud Tech Program Manager ,從事公有雲解決方案顧問,私有雲產品經理,雲計算技術培訓及項目管理等。

Mike 具備長時間強大的雲計算專業背景,他將以具體案例來明晰對「雲」的認知:雲計算到底是什麼,你對雲的認知是不是有偏差?雲計算與個人,與數據有什麼關係?沒有雲是否還可以談大數據?

Andy Shu  一網網絡科技CEO,Matters Lab 早期團隊成員,長期關注信息安全、隱私保護、區塊鏈技術。

Andy 將從實戰層面,傳授大數據時代的防身術,解析保護個人隱私安全更實用的方法。

我們開放報名給屆時在香港的朋友,請註冊 Mattrs 成為會員後留言本帖報名,若您已經是會員請直接留言。或可私信 Matters 臉書粉絲頁,微信號(ID:MattersLab)報名,以便聯絡。

活動時間:2019.03.22(週五)15:00-17:00

活動地址:香港浸會大學傳理視藝大樓 CVA112

恭候各位~~

與會嘉賓在 Matters 的文章可參考:

Andy (點入查看其所有文章,良心保證這位是很有意思的工程師,歡迎追蹤)

Andy 寫了一系列編程自學指南:一・你的第一行代碼

一系列白皮書閱讀:白皮書閱讀之一・Steem與幣乎

然而他又不看好IPFS(攤手):爲什麼我不看好IPFS

hupili (全能型新聞和數據牛人,閉眼追蹤就是了)

他做了一件很「無聊」的事,用自己在微信5年積累的3201個好友,44 個群組,通過群組連接的 15578 個用戶,將用戶和群組作為節點,群組包含用戶關係作為邊,建立了一個共20488條邊的網絡圖: 出卖我2万条微信群组关系求200麦邀请好友用还差34点各位大神捧个麦场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