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小提

漫步在雲端

逃離恍惚的囚禁-恐慌症停藥手記

發布於

我從一開始的失眠問題、到自律神經失調、到現在的恐慌症,我求助身心科已有四年的時間。由於藥的副作用:遲鈍、頭痛、嗜睡等已嚴重影響到我的正常生活,已經吃到75m兩顆的情況,得要漸進式減藥,然後再回到第一步,尋找適合我的藥。

漸進停藥時,精力也為之停擺,每天能做的就是無語問蒼天,關鍵字問google,努力消除懷疑、鼓勵自己,我很感謝前人把戒斷的種種分享出來,因此也希望我的故事也能當泳/勇者們幾分鐘的浮板,或是廢物期間讓你殺時間的小點心。

大約從三四個月以前開始,每到下午我就宛如行屍走肉般、氣血消耗殆盡,六七點下班的時候,幾乎是半爬半走地爬上三樓的家,我是一名老師,在台上映撐著笑顏活力之類的我都在行,但時間一長了,我的不舒服也漸漸在教師評鑑中露餡了。

兩個月前,狀況嚴重到巔峰,我一起床就開始頭暈困倦,每一個呼吸說話都好沉重,我習慣看的A醫生持續加藥,期望提升睡眠品質,但睡著後醒不來的問替卻加劇中。偶然的關係,我總是約不到A醫生的診,才換了B醫師、C醫師,後兩位醫師的解套方法,都是減藥,減到目前服用僅速悅,並隨時備著鎮定劑。

是的,吃速悅的時間也已經有一年多了,C醫師終於下了判斷:也許這顆藥不適合我。

開始漸進與藥分手的過程初期,我住在兩周的休假裡,恍惚著恍惚著,感覺時間特別地長遠。我們從減37.5m開始。

第三天,伴隨著從經前症候群一路風暴肆虐至應該結束卻血水滴滴答答的痛苦,大哭大笑的情緒可零秒切換,哭得撕心裂肺、笑得嗓子乾啞,我真的好想殺死我自己,我知道我不行,但是我真的好想這麼做。

日子的流動,約莫是半清醒了個一兩個鐘頭,就得回床上躺個半小時至(不敢計算)個小時,除了腦子又脹疼,手臂延伸至指尖關節,都時而隱約時而劇烈地痠痛著,即便只是幾個簡單的瑜珈伸展,或是一小間浴室的刷洗過後,都會讓我的肌肉痛得難以入眠。我想吐、視力模糊、心悸、呼吸急促、無法控制地莫名緊張,該清醒的時候我總是醒不來,該睡覺的時候睡不著。

第四天,我去做瑜珈,清醒了一個小時後,我在吃早餐的時候又感到莫名暈眩噁心,用盡最後一絲力氣爬上機車,趕緊回家躺了一天,半夜被肌肉痠痛痛醒。

第五天,我逼自己從床上起來咬著牙打掃家裡,出門去書店看了兩本書(花了好些力氣才能好好對焦),到公園走了半小時(全身痠痛),回家以後,肌肉痠痛加劇,依舊恍惚,我一邊忍,一邊逼自己看點劇,然後一直估狗各種「戒斷」、「停藥」、「自殺」、「恐慌症」等關鍵字,努力撐到十一點倒在床上…

(待續)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