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bon.嘎

扯著我的貓貓的名號在這裡寫飛來飛去的字跟句

老地方私房小厨

每次寫字 總要深吸氣 深吐氣 作著用力瘦身般的準備

如果硬要賦予滑手機一件正向意義
可能是偶爾的偶爾
撞過許多泥濘以後
意外的 撞見 不曾想過的理所當然 之 以外

忘了是哪兒 不負責任先猜南港草莓園兒附近

老地方在住家巷子內
賣著水煮牛啊 酥肉啊 酸菜魚啊 這些挺川味的菜
不過印象中老闆來自雲南?(記錯莫噴XD

我常想著
吃食是種鄉愁
儘管打五年以前 我沒吃過川菜 也沒踏上四川
硬要牽拖 我會說可能是小小時候街上開的華川宴 還有一家叫啥啥子的 川味火鍋

又或是源於根本的 自我人性上的 對於熱烈唐突的嚮往

看著他 我真切的感受到花團錦簇這一詞的具現化

看著這花
我真切的感受到花團錦簇這一詞的具現化
花不能吃
水煮牛能

一筷子下去 脂油滴墜 油花顫顫
大海碗裡下勺子用力一搲
三分鐘前烈火烹油
如今翹腿拎啤酒撮牙間的辣椒籽

我常覺著吃這家店得先習得腹式呼吸法
否則吃相不出精髓
坐店裏在這道道好菜面前 顯得生份 顯得失禮

為啥是腹式呼吸法呢?
蓋因太好吃了
好吃到說好吃只不過是輕描淡寫
輕飄飄一句好吃
概括不了胸壑間的心神俱震

說的被醜拒
那就用嘆的

原來是豬肉啊!酥肉!

怎麼嘆呢?
得先說說這盤酥肉

我對酥肉好奇已久
像饞網上不知來自何方的創作歌手的靈勁

我知道酥肉擁戴者眾 太多太多了
群組信息刷刷的流
老闆一盤 老闆兩盤 老闆等等過來打包三盤
一打眼 今兒份賣光了
老闆明日出門玩 下回請早啊

我饞得可久了

一踏進店裡
先問今日酥肉有否
老闆答有 一顆心空空落落的先放下了

一口咬下
雙眼瞪圓
原來 走了幾公里
終於有一處 靈魂得以安然

好吃不足以形容
於是一口咬完嚼完 嘆一口心神合一的嘆
好吃到好吃是如此薄弱
只能深吸氣 用力的嘆
嘆車馬人流 時光荏苒 匆匆而過 終於找著了駐足

非常非常的香
看起來有多不好吃 吃起來就有多唬人
酥到極處
豬皮不是豬皮 是軟是糯是彈 是脂膏豐腴
是時間這暗濁流域上閃爍的碎星

如果時間有了記憶
就成了永恆


那一刻 我又再次感受到
某樣事物是如何地受到追捧
必有其原因
如果不懂
是因為你還小 不需要懂
是可惜下的幸運

如一碗放滿蔥的蛋花湯
如一碗素的沒肉臊的汕頭麵
如眼前這盤 看似寡淡實則絮語紛飛的酥肉

我要大言不慚
如果我是老地方的鄰居
我要每天跑他個八公里
在最後一哩路 拐彎
走進老地方
說著外帶一盤今早預定的酥肉

我要回家 躺在床上
倒貓飼料一樣 缺乏美感的 囫圇倒在一海碗裡
悉悉簌簌地啃
啃的床上被上稀稀落落跳躍著奔騰的麵衣
伴著網飛的哼哼喲嘿哈鳥語
綴著我太好吃的喟嘆

吃一碗靈魂得以安然的炸肉

哎喲 那個EMO當道的年代 愛了愛了

哎喲 才寫到酥肉 就寫盡今日的情感了
下次吧 水煮牛!

我的IG:Hoo HeyHey
我的Mastodon:@bonbonGa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