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出僧

寒柳堂門外走貓;廚子;對聯機器;墻內微信公眾號無法發言的弱勢群體

【舊作搬運】 林夕於我何加焉


本文為發文三分鐘內遭微信刪除的舊作,特搬運至此,看看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惊闻“成功词作人林夕”日前遭央视点名批评,其事由可在应该不会被删的各传媒渠道找到,我就不赘述了,我在这尝试着斟酌讲一些可以讲的话,要是有什么说错的地方,敬请举报就是了。



首先当然是说一个段子启题:

“你欣赏林夕么”

“我欣赏,但我立场坚定的反对我衷心地欣赏”


至于题目提出的问题,我想没有什么好多加论述的,虽然梁伟文先生散文写的拖拖拉拉,修佛修得婆婆妈妈,但三千首词作的确是深得人间真味,除开大部分为了商业效果的聊胜于无的爱情歌曲,也有许多具备真知灼见的词作,当然了,这些大部分我都不能说出口,请各位见谅。


接下来还是一个段子:


一以演唱大地飞歌等民族歌曲为主业的过气歌唱家在红馆听完演唱会后发布了一条动态。

“我决定选择真正有思想有情怀的歌曲”

国内传媒迅速开启狂欢模式,并解封了该歌唱家的所有黑料,开始造势要将其踏上一万只脚。

翌日,该歌唱家发布了《在希望的田野上》《塞北的雪》《江山》等脍炙人口的歌曲的翻唱演绎版本,并公开呛声各传媒“我很好奇你们对有思想有情怀的歌曲的理解”

第三日,该歌唱家似乎就像没存在过。


算了还是好好说说这次央视的稿子吧,这几年央视总算把自己位子摆正了,不再是一幅老大哥的姿态,但既然开始转型,也总得把喉舌的基本理论基础好好学学,这次既没有给梁伟文定一个“三流作词家”的帽子,也没翻出他票昌的事实,而事例驳斥部分居然只有简单的举例与翻字典,是在是太粗糙了,真的应该好好学学当年姚文元同志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那才是臧否人物的大师之作。


说到海瑞就顺便提一提大明王朝1566中一场论海瑞有罪无罪的戏。

“海瑞有罪无罪?”

“有罪”

“何罪”

“以大不敬之词詈骂君父,此乃僭越之罪”

“没了?我问你,他骂君父那些话对不对?”

“詈骂君父,就是不对。”


这放到梁伟文这里,倒也不能说不合适。


一不小心好像又说多了,我估摸着这篇应该也发不出去,那就再说个段子吧:


某报奉旨要刊发艺人联署名单并配图“林夕在联署签名”,画成后验收时,

只见一瘦弱男子正与另一妖艳男子正在电脑前开实时live并发表致辞,

验收者十分不悦,

“这个在致辞的是谁?”

“是梁伟文”

“这个唱歌的是谁?”

“是黄x明”

“那林夕呢?”

“林夕在联署签名”


end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