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vangel

蘋果日報專欄作家:陳馬 - 投資,書評,影評,動漫,旅行,哲學筆記

悼嫲嫲

嫲嫲早兩個星期走了,九十六歲,離開得很安詳,是笑喪吧。香港繼續疫情半封關強逼離,又不準許正常葬體,所以在外地的兒孫也沒有回去奔喪。自從大仔出世後,差不多每年也回香港,探我父母和嫲嫲。自從疫情後,全世界都被迫在家,沒有得四週飛,阿B出世後,也沒有機會返香港探親。嫲嫲只在電話中見過阿B,沒有抱過他就走了,在點可惜。

我細個是嫲嫲湊大的,我們都是住美孚,不計睡覺的時間,我在嫲嫲家的時間,比自己家還多。父母要返工,小學我讀下午班,早上返學前就去嫲嫲家,吃完午飯才上校巴,放學去直接嫲嫲家吃完晚飯才回家。嫲嫲煮飯比阿媽好吃,她的首本名菜,有俗稱鴨仔餸的菠菜牛肉鬆,紫菜鯪魚卷,即是好似壽司咁樣,但係紫菜入面是鯪魚漿,當然不能生吃要蒸熟才吃。阿仔很細過回香港,嫲嫲身體還健康時,她也煮過給阿仔食。

不過有時嫲嫲都會餵我食不太健康會好好味的容易煮的東西,我喝得最多是金寶字母粉湯,午餐有時就是腸仔西蘭花,嫲嫲會把腸仔切成一片片半圓形,同切細的西蘭花插在白飯上,說那是樹林和小橋。有時早放學吐餓,嫲嫲會煮個麵比我食,是不含味精的純味公仔麵,細個總覺得純味公仔麵比普通公仔麵高級些好食好多。後來回香港想找來吃也找不到,大慨是停產了吧。

新年一般老人家不外乎整年榚煎堆,嫲嫲有很特別秘特新年食品炸「茶刨」。「茶刨」是把芋頭,番薯,慈菇,馬碲等切成薄片然後油炸,大慨就是中式薯片。嫲嫲會整很多瓶派給親友,她知道我最鐘意食慈姑,會特登炸一瓶齋慈菇給我吃。不過一年先食一次,所以要特別珍惜食,大一瓶慈菇每天倒幾塊出來吃,大約可以食一個月吧。

現在我阿仔放暑假,幫他報暑期班報運動班,把他的假期塞滿。以前我放暑假,就是成日在嫲嫲家打躉。除了看電視去圖書館借書看外,我最常玩還有兩樣低能玩兒。一是拿了嫲嫲的衣夾,玩太空大戰,一隻隻長方型的木衣夾就是太空戰艦,A字型的膠衣夾就是戰門機,焦焦焦轟轟轟可以玩成個下午,嫲嫲有時也會陪我玩,成日叫我玩完記得執番好D衣夾。另一玩兒是畫太空大戰,都係畫飛機戰艦基地機械人之類,畫完就射來射去打死就塗掉,特別之處我是用好大張的月曆紙的背面來畫。嫲嫲知我喜歡畫月曆紙,總會不知那兒找來收藏好,一卷卷的過期月曆給我畫,嫲嬤家中的過期月曆紙,暑假一天畫一張畫極都有存貨。

一日最衰都係香港政府的封關政策,在全世界疫情過去回復正常生活時,還堅持不科學不理性的政策,只講政治盲目跟隨中共的防疫措施,讓嫲嫲沒有機會抱過阿B。

Original link: 哲子戲 Philosophist’s Camp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