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小說、隨想、散文,廣東話寫作。Medium長篇小說 《當首爾仍是叫漢城的那些年》、《北角演義》、《初雪》、《中環遊戲》作者。 https://medium.com/@herrfung 、 https://t.me/ifpush

都是我們的Fin.K.L( 4 회 )單飛歲月(中)

睇咗幾集《都是我們的Fin.K.L》,大家除咗悶撚到抽筋之外,有冇一刻諗過,點解我會知咁多?我點樣做research?

老老實實,我除咗同玉珠鉉有過一面之緣之外,其實我唔認識佢哋任何一個。話到明係「偶像」,當然係要遠觀嗰隻。我對佢哋嘅「研究」,除咗係跟咗佢哋啲新聞廿年之外(韓文新聞,中文版連一條比較可信嘅都冇),主要就係靠孝利嘅《孝利家民泊1+2》,同埋佢哋嘅《Camping Club》。

「淨係靠三套綜藝節目?你睇到幾多嘢呀?」

你哋睇到幾多我唔知,俾我睇的話,我真係可以睇到好多嘢;觀人於微從來都係我強項。更何況,家陣仲要俾喺香港跑江湖做生意嗰陣多咗十年功力。

首先,呢三套都唔係普通綜藝節目,比較接近reality show。佢哋嘅拍攝手法,係喺現場(《孝利家民泊》就係孝利濟州嘅屋企;《Camping Club》就係佢哋嘅旅行車四圍)放置大量自動攝影機,然後24x7咁影住「獵物」嘅一舉一動,然後將廿四小時嘅錄影,剪輯成一集個多小時嘅節目。

有幾多個鏡頭對住主人公呢?我有數過,《孝利家民泊》淨係孝利屋企嘅室內、即係兩層高大約千零呎冇房嘅別墅,大約有四五十個鏡頭,室外再另外四五十個,另加「吊威也」攝影機同無人機拍攝。因為全部都係外景嘅關係,每個節目嘅製作人員之多,都足夠拍一部大製作嘅A級電影。

根據JTBC《孝利家民泊》同《Camping Club》嘅PD(製作人)馬建永(마건영 ;全球華文媒體都譯做「馬建英」,不過根據我對韓國人嘅改名文化嘅認知,我覺得係馬建永)透露,佢哋喺製作《孝》同《Camp》嗰陣,由於想保持真實性,並冇對演出嘅藝人落太多拍攝指令。喺《孝》裏面嘅民泊員工IU,就係經馬PD建議「以你最自然嘅一面示人」,於是乎大家就見到IU同舞台上完全唔同嘅一面、一個懵吓懵吓但好真心待人嘅「知恩」。

而《Camping Club》亦都一樣。馬PD透露,喺拍攝《Camp》嗰陣,佢哋通常都只係俾低露營地點同基本旅遊資料,四個女人究竟點揸車去、去到玩啲乜,全部都係佢哋自己嘅意見。馬PD甚至冇話俾佢哋知,應該講乜同點喺鏡頭前相處,就憑佢哋之間嘅互動就夠。

於是,喺得返嚟嘅168小時記錄片(瞓覺都影埋,否則大家唔會知玉珠鉉同李真鼻鼾大到嘈醒李孝利)當中,就有好多因為個人私隱、或者有味笑話(Fin.K.L鍾意講咸濕笑話亦都係特色之一)之類嘅「19禁」嘢而唔出得街。馬PD表示,呢個節目同時亦都係呢四個女人「坦承面對大家、解開十幾廿年心結」嘅最佳記錄。我哋喺電視前面,亦都睇到佢哋講述返當年嘅感受,同埋一啲真情感人嘅對話。

孝利同李真以「廿一年初相識」嚟形容佢哋喺camping嘅一星期相處。喺節目錄影完成後,孝利甚至專登飛去紐約探望已移居美國嘅李真。佢哋放上IG嘅紐約街頭合照,喺圍內就牽起一陣「轟動」,宋慧喬等等嘅圈中朋友紛紛留言「祝賀」 — 因為佢兩個係已知喺Fin.K.L年代曾經扯頭髮打交嘅兩個。

有時候,「教壞細路哥」嘅電視節目,都可能有意想不到嘅好事發生。

「世紀合照」。

1998年初某日,京畿道高陽市馬頭一洞某網吧。

空堂時間,我仍然繼續我嘅蒲網吧習慣,Chloe亦都喺我身邊一齊上網,戴住headphone聽佢最愛嘅Kpop。當我睇緊《蘋果日報》嗰陣,我發現身邊嘅佢喊緊;我一問之下,佢話「首歌個女仔唱得好touching」。

我攞咗佢個headphone嚟聽,係一段電台廣播嘅錄音、個女仔唱緊Mariah Carey嘅名曲《Hero》。我留心一聽,把女聲係屬於嗰種好有感染力嘅聲線,特別係高音,營造到一種「震撼」嘅感染力。呢啲聲線,就好似意大利歌劇嘅Soprano咁,好容易令聽眾流下眼淚。

我問Chloe,知唔知個女歌手叫乜名?佢喺desktop抄咗一輪,見到個file寫住「 옥주현 」(玉珠鉉/Ok Ju Hyun;為咗方便外國人發音,佢嘅官方譯音係Ock Joo-Hyun,英文名Julia)。

同年六月,我哋終於喺Fin.K.L出道嘅海報,見到玉珠鉉。喺佢哋debut嘅作品《Blue Rain》,珠鉉有一段由高音變假音再衝上海豚音嘅精彩表演 — 珠鉉甚少以假音唱歌,通常都係貨真價實咁飆高音,同呢個年代同樣高音出眾嘅Ben( 벤 )、Gummy(朴志妍)、IU、太妍等等唔同。只可以講句,呢把聲音,根本就唔應該屬於Kpop女團嘅聲音。

玉珠鉉音域廣、聲底厚,再加上佢真係非常夠氣,喺當代(90尾),除咗殿堂級嘅金仁順(藝名 인순이 / Insooni)之外,就算已成名、唱開高音嘅金炫廷,或者同樣初出道嘅朴志胤,都比珠鉉稍遜一班。用香港比較熟悉嘅人嚟比喻,當年嘅珠鉉,係個有甄妮聲線嘅十八歲女仔。後來佢喺Fin.K.L演唱會中模仿Whitney Houston喺電影《The Bodyguard》嘅舞台演出,亦都充分發揮到佢嘅巨肺本色。

佢嘅巨肺唱功唔係浪得虛名,佢曾經喺著名綜藝節目《認識的哥哥》( 아는 형님 )中表演過,一口氣唱一個高音22秒!同佢一齊上節目嘅前輩歌手尹鍾信亦都只不過唱到15秒。珠鉉嘅長氣,甚至喺近年成名嘅「鐵肺」Ailee同Zia之上。

當年DSP企劃「Fin.K.L」呢個組合嗰陣,最原本嘅idea,就係以玉珠鉉為主音、李真同成宥利和音嘅女團組合。但後來因為不明嘅原因,加入利孝利「空降」為隊長。

如果俾我以韓國娛樂公司嘅思維去諗返呢件事嘅原因,我唯一諗到嘅係:「珠鉉唔夠靚」呢個inconvenient truth。

今時今日,無論你用乜嘢審美角度,玉珠鉉都係靚女一名;但當年唔係 — 應該話仲未係。唔好一聽見呢啲嘢就label「整容」兩個字上去,咁只顯得你對女性缺乏經驗同無知。事實上,好多靚女喺十幾廿歲嗰陣,都未靚得出樣。就算好似李嘉欣咁,十七歲當選港姐,但佢卅歲嗰陣,一定靚過佢十七歲嗰陣。點解?一個女人真正嘅「靚」,係要年月累積經驗去「浸」返嚟嘅修為。十幾廿歲嘅女仔,如果冇stylist幫佢執的話,嗰種靚唔實在、亦唔「襟睇」。

珠鉉當年就係落差比較大嘅女仔。五呎七八、高大肉厚、偏肥、單眼皮(後來割咗雙眼皮)、皮膚偏黑。呢啲都唔係娛樂事業中嘅winning formula。DSP基於呢啲因素、加入李孝利作為safe bet,對珠鉉嚟講雖然無奈,但亦無可厚非 — 商業社會、特別係娛樂事業就係咁運作。

事實上,觀乎Fin.K.L出道後初段嘅表現,我亦明白DSP管理層加入孝利亦都唔係冇道理 — 作為主音嘅珠鉉,唔知係經理人嘅「教導」定點,好喜歡喺現場表演中對住鏡頭擠眉弄眼、扮cute做出各樣嘅小動作。老實講,當年喺電視機前面睇住佢做呢啲嘢,並非最愉快嘅享受。

話雖如此,但亦都唔可以忽略一個事實:珠鉉係Fin.K.L不可或缺嘅一個。Fin.K.L可以冇咗任何一個、包括李孝利,但唔可以冇咗玉珠鉉。因為Fin.K.L咁多年嘅所有歌曲,珠鉉每首起碼唱咗一半以上。冇咗佢,佢哋啲歌嘅高音部分,冇人擔當得起。

除此之外,珠鉉其實係Fin.K.L嘅de facto隊長 — 唔係乜嘢秘密,大家都知,當年嘅孝利,根本冇盡過隊長嘅責任,呢樣嘢佢自己亦都承認。喺隊長玩自閉摺埋嗰陣,珠鉉就要充當隊長,帶領同照顧「妹妹們」。李真喺《Camping Club》就同孝利呻過:「我當時好想依賴珠鉉姐、好想好好照顧宥利,但我唔知應該點對你。」

講到尾,當年四個都只不過係二十樓下嘅𡃁妹。

除咗「有事搵姐姐」之外,兩(三)個女仔亦都知道「肚餓搵姐姐」 — 珠鉉出名為食,隨身必備零食。喺《Camping Club》中, 佢就好自豪咁講過,佢嘅行李「除咗馬桶之外乜都有」。泡菜、魚乾、松露油、橄欖油、辣醬、豉油、味醂;總之食材齊全,儘管佢哋係去camping。如果有follow玉珠鉉IG的話,你會發現,佢九成時間係「 먹방 」(吃播)。我好怕半夜睇佢IG story,一定會睇到肚餓。

鍾意食嘢嘅人,大部分都會被體重問題所困擾,珠鉉亦都唔例外。喺Fin.K.L嘅幾年光陰,佢嘅體重拾級而上 — 對我或者一眾Fin.K.L fans嚟講,呢啲當然唔係問題;但對於一個諗住喺娛樂圈搵食嘅人嚟講,呢個係天大問題。眼看住佢喺舞台上嘅「噸位」越嚟越犀利、啲衫越包越密實,DSP當然越嚟越頭痕。終於喺2002年,Fin.K.L出咗最後一隻實體專輯、孝利醞釀單飛嘅時候,公司對珠鉉下「減肥令」、要佢減肥後、先俾佢單飛。

(廣東話爛gag:叫得「肉豬圓」,想唔肥都難……)

然而,呢個「減肥令」,直接做就咗玉珠鉉單飛後第一個事業高峰。

減肥對好多人、特別係女人嚟講,係終身事業。玉珠鉉喺02年開始練習瑜珈減肥,憑佢嘅驚人毅力同努力,佢一口氣減咗20公斤!03年六月,佢以驚為天人嘅長腿靚女形象單飛出道,火速走紅,好快就重上Fin.K.L嘅高峰。

(OT:玉珠鉉有一樣嘢,其他三個Fin.K.L女仔都冇 — 大胸,大家可以想像一下,當日佢由肥妹變成大波長腿靚女,喺韓國引起嘅震撼。)

減肥除咗帶俾佢美好嘅身材同演藝事業嘅高峰,亦都帶俾佢一啲意料之外嘅收穫:因為佢嘅成功,韓國牽起一陣瑜珈熱潮,大家對佢嘅瑜珈減肥法趨之若鶩,佢亦乘勢推出佢嘅瑜珈DVD,標榜唔需要節食就可以減肥— 佢仲係鏡頭面前開懷大嚼、表示自己係「一日要食五餐嘅人」,但亦都可以獲得美好身材。

珠鉉嘅瑜珈DVD大賣,為佢帶嚟十億韓圜(約申港幣七百萬)嘅收入,各大品牌嘅廣告合約亦紛紛飄至。佢亦都因此心雄起嚟,喺2005年創立瑜珈學院「Ever」,於狎鷗亭黃金地段設店,收取天價教授瑜珈減肥課程。當時江南嘅名人同名星都爭相捧場,「明星效應」去到極緻,連權相佑同多年好姊妹李真都係Ever嘅學員;珠鉉嘅名聲去到高峰。

瑜珈學院開業,昔日姊妹當然捧場。

喺香港,我哋經常見到明星做生意,基本上冇乜幾個好收場,今次玉珠鉉都唔例外。珠鉉嘅生意拍檔一直以佢嘅名義借錢做生意,仲將學員名額炒賣,結果俾咗錢又冇學額嘅「學員」入稟追討數千萬圜嘅損失。珠鉉解僱該拍檔,但人哋入稟追討三十億圜違約費用,結果珠鉉敗訴,連埋公司開業投入嘅數千萬投資、過千萬嘅燈油火蠟,玉珠鉉欠下巨債之餘,仲慘被毫無道德操守嘅韓媒將受害者變成加害者、老屈佢「招搖撞騙」(我最扯火嘅係,大陸網媒專pick up呢啲垃圾嚟做文章)。

珠鉉曾經喺訪談節目《Healing Camp》中表示,當年佢走投無路,曾經想過自殺,認為可以一了百了。呢個時候,佢Fin.K.L嘅好姊妹救咗佢一命,孝利、宥利同李真借咗好大筆錢俾佢還債之餘,仲每日幾次抽時間打俾珠鉉、make sure佢仍然「健在」、陪佢渡過人生一大難關。珠鉉回憶,當時最令人感動嘅,係三個好姊妹叫佢唔好急住還錢、「可以下半世請食飯當還錢」。

有好姊妹扶持渡過難關,珠鉉得以重新振作,成就佢嘅第二個高峰:進軍音樂劇。

玉珠鉉喺舊年年尾為電影《Cats》主唱《Memory》嘅live,非常值得一聽。

都是我們的Fin.K.L( 1 회 )

都是我們的Fin.K.L( 2 회 )

都是我們的Fin.K.L( 3 회 )單飛歲月(上)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