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小說、隨想、散文,廣東話寫作。Medium長篇小說 《當首爾仍是叫漢城的那些年》、《北角演義》、《初雪》、《中環遊戲》作者。 https://medium.com/@herrfung 、 https://t.me/ifpush

都是我們的Fin.K.L( 2 회 )

2019年10月10日,仍然係首爾地鐵3號綫「高速 터미널 驛」(高速Terminal站。

Fin.K.L嘅節目《Camping Club》完結後十多日,佢哋嘅燈箱廣告再次「神秘」出現 — 講真,並唔係咩神秘事情,先後兩次嘅燈箱廣告,其實都係Fin.K.L歌迷會「Fin.K.L Gallery」嘅傑作。今次嘅廣告,以佢哋嘅新歌最後一句歌詞「就像歌曲一樣 我們永遠流傳」為題。Fin.K.L Gallery喺官方Instagram表示,呢個廣告會擺放一個月,歡迎大家去地鐵站留言。

擺足一個月,Fin.K.L嘅歌迷( 官方名稱叫Finki/핑키 )除咗忠心之外,都幾有米。喺首都圈地鐵線高速Terminal呢啲轉車站買燈箱廣告位,仲要成個月咁買,優惠極都唔慌平得去邊。

喺呢個月嘅「展期」內,當然吸引咗唔少嘅fans去用post-it留言、留低佢哋支持偶像嘅心意。由於留言眾多,佢哋甚至吸引到成員中嘅成宥利同玉珠鉉落去「觀賞」留言。

玉珠鉉落地鐵站觀賞留言,嚇親正在留言嘅fans。

我相信呢啲所有嘅嘢,除咗顯示出Fin.K.L嘅受歡迎程度同實力之外,其實亦都係一眾marketing大員寶貴嘅一課 — 你可以出盡飲奶力去討好你想討好嘅target audience,絕大部分呢類嘅marketing,都會瞄準20代呢群最潮最會追星嘅人。但肯一擇千金、無條件去支持佢哋喜愛嘅偶像嘅,仍然係excel表上「低兩格」嘅30–40代年齡族群、a.k.a.死廢中。

呢一點亦都解釋咗,點解香港樂壇越做越摺、但十幾年前,名不見經傳嘅張偉文都可以年年開演唱會、出乜碟都賣白金嘅原因 — 好睇未必好食,張偉文嘅C9 fans唔識download mp3,但有cash買碟;但Twins嘅唔止識download,仲識BT同share,一人買碟百人share。


上次嘅《 1 회 》我曾經講過,Fin.K.L嘅「敵人」、競爭對手,係比佢哋早半年出道嘅S.E.S.。我突然記起一個故事,可以補序一筆:

故事嘅來源係李孝利,佢曾經喺talk show上透露過,當年兩隊女團之間嘅競爭非常激烈,雙方之間嘅關係亦都非常緊張。當時各大電視台嘅音樂節目,喺邀請兩隊同時出席節目嗰陣,每多喜歡俾S.E.S.先上台、然後Fin.K.L隨後。呢個安排令身為隊長嘅孝利非常不爽(也許當時年紀少啩),經常想伺機「報復」。

報復機會終於喺1999年降臨。話說當年佢哋嘅主打歌《White》火紅,電視台當然爭相邀請。有一次上MBC嘅《Music Camp》,孝利睇rundown,咦?!點解Fin.K.L上台先過S.E.S.嘅?由於《White》嘅live係需要人造雪配合,所以孝利就同現場工作人員講:一陣唱《White》嗰陣,將啲假雪有咁大落咁大。

佢一心以為,喺Fin.K.L表演後,接住上台嘅S.E.S.就會因為喺地面上嘅假雪而跣到仆街(心地真惡毒)。點知工作人員接到孝利嘅「要求」之後,真係好認真咁喪噴假雪,結果現場漫天飛雪。喺未有高清嘅年代,電視播出嚟嘅效果變成畫面花到阿媽都唔認得之餘,佢哋同台表演嘅dancers亦都因為濕滑而跌倒。最後現眼報,孝利自己喺歌曲完結時亦都「仆街」跣倒,要人扶起。而緊隨其後表演嘅S.E.S.就完全冇受影響,安全演出。

害人終害己.mp4

其實,究竟點解Fin.K.L可以喺咁短嘅時間之內、獲得空前嘅成功呢?

我相信,呢個係一個非常好嘅marketing案例。

係㗎,做人冇公關,食屎㗎喇!但如果做生意冇marketing,分分鐘連屎都冇得你食!特別係Fin.K.L出道嘅年代1998年,韓國正處於亞洲金融風暴嘅暴風中心,貨幣已經貶值三成,消費力非常薄弱。如果DSP為Fin.K.L制定嘅marketing策略稍有差池,必定蝕到入肉;而呢四條女亦都只會曇花一現,唔會再有人記得佢哋嘅存在。

韓文有個詞語,叫「 취향저격 」(取向狙擊;我知係iKON首歌,但未有首歌之前大家已經用緊呢個詞好不好?),意思即係我哋所講嘅「投其所好」。喺marketing嘅層面,取向當然要狙擊。問題係:狙擊邊個嘅取向先?

呢個問題嚟到呢個年代,最蠢嘅marketer都識得答你:睇吓少女時代、BLACKPINK之類做緊乜咪得囉!連marketing research都可以慳返。的確,少女時代、Girl’s Day、Twice、以至最近期嘅ITZY,其實全部都係蕭規曹隨。問題係,「蕭規」喺邊度嚟先?

「蕭規」係Fin.K.L創出嚟嘅。咁佢未創嗰陣,有邊個俾佢隨?

S.E.S.只係半個答案。事實上,當時嘅S.E.S.亦都未企穩陣腳。應援文化( 응원문화 )方面,Fin.K.L可以學習嘅對象就相對較多,當時得令嘅「H.O.T.」當然係良好嘅學習對象;同系嘅師兄「水晶男孩」亦都可以指路。但問題係,從來冇人知道,男團嘅應援文化落喺女團身上,係咪一樣適用(兩者喺marketing上相去甚遠)。Fin.K.L唯一可以做,就係自己「試」條路出嚟。

於是,Fin.K.L就成為韓國女團歷史上,第一隊每個成員都有唔同應援色嘅女團:紅孝利、黑珠鉉、藍李真、白宥利。每次Fin.K.L演唱會,你憑顏色就知道究竟歌迷係邊個specific成員嘅「迷弟迷妹」。當年我去聽Fin.K.L演唱會會著紅色,Chloe會著黑色。

應援問題解決咗,咁搵邊個嚟應援先?

返返去上面講過嘅老問題:Target Audience究竟係邊group人?

任何製作人同marketer都會話你聽,以Fin.K.L同韓國當時嘅狀態,target廿零歲嘅年輕族群係個safe bet,因為呢個係有啲錢又肯使錢去追偶像嘅年紀。事實上,呢個亦都係DSP幫Fin.K.L落注嘅safe bet;不過,DSP喺safe bet嘅同時,亦都買咗「保險」、做咗少少「套戥」。

Fin.K.L嘅處女專輯名為《Fine Killing Liberty: Blue Rain》,喺98年5月12日推出。主打歌曲係與專輯同名嘅《Blue Rain》,呢首R&B風格歌曲所講述嘅雨中等待情人嘅苦戀,正正就係target廿零歲年輕人嘅safe bet。事實上亦都非常成功,但我所講嘅「套戥」,並唔係《Blue Rain》。

專輯嘅第二主打歌,叫《 내 남자 친구에게 》(給我的男朋友),係一首有熱帶風情intro嘅快歌。強勁嘅節奏、四個Fin.K.L再加四個御用dancers嘅熱舞、然後李真彈彈跳跳咁彈出嚟開腔唱歌。當中嘅歌詞有一段係咁嘅:

快看看我
讚我現在很漂亮
我穿了我的第一條裙
看著我害羞的嘴唇
請不要猶豫
就像昨天的電影一樣
說你想抱著我吻我

有細心留意呢首歌嘅廿零歲樂迷,好快就會發現,呢首歌嘅target audience並唔係佢哋;因為廿幾歲嘅年齡,除非你毒得好緊要,否則都已經過晒歌詞所形容嘅階段、亦都早就著過裙(校裙以外嘅裙)。

再睇埋佢哋嘅舞台服飾,你就會明白,Fin.K.L嘅safe bet,原來係20歲以下嘅「10代」。佢哋嘅舞台服飾,好明顯係由校服演變出嚟,仲個個都孭住個書包。然後某日,我嗰位20代但成日當自己10代嘅同事惠晶都著到咁樣返工……

給我的男朋友》專用舞台服飾。同樣嘅「制服」,足足有五六種唔同顏色。

喺Fin.K.L出道之後嘅十年,一直到而家,呢啲針對10代嘅娛樂產品多不勝數,少女時代嘅代表作《Gee》就係其中之一。只不過,都係嗰句:Fin.K.L係始作俑者,在佢哋之前,除咗兒歌,根本冇人會target 10代 — 傻嘅都知,𡃁仔𡃁妹邊有錢呀?

的確,讀高中嘅𡃁仔𡃁妹銀包裏面唔會有太多錢,但係佢哋願意為咗佢哋嘅偶像、捱一兩個星期、甚至一兩個月麵包、死慳死抵去買偶像嘅CD同埋周邊產品、甚至演唱會飛。呢種「浪漫」,再大啲進入20代就會買少見少。

(OT:我當時嘅10代補習學生Jenny,就曾經試過將價值十五萬圜(約申港幣一千,當年唔算少錢)嘅補習學費,買晒Fin.K.L嘅CD同產品,結果被踢爆後俾屋企「禁足」一個月唔准出街。可見只要你坤得掂班10代,其實都可以係easy money。)

Fin.K.L呢首「待溝歌」target10代嘅safe bet非常成功、派彩好高。點成功法?喺同年年尾,當S.E.S.出《S.E.S.2 Sea & Eugene & Shoo》嗰陣,主打歌《 너를 사랑해 》(我愛你)嘅MV,就係三條女加rapper同dancers一齊著校服款式嘅服飾跳舞。能夠令「前輩」模仿,都可算係唔錯嘅成績。

大家可以研究吓Fin.K.L嘅10代取向狙擊;其實首歌唔錯,ok搶耳。

除此之外,Fin.K.L嘅另一個高明之處,就係佢哋嘅編舞。

Fin.K.L嘅編舞,同現代男女團嘅最大唔同之處,就係佢哋嘅舞步,並非如少女時代之類嘅所謂「刀群舞」咁複雜 — 佢哋會有一啲比較容易模仿嘅動作,絕大部分係手同膊頭嘅動作,可以比fans們模仿。唔好睇小呢啲動作,當時喺漢城返放學時間等巴士,你必定會見到三五成群嘅學生、一齊模仿如《Blue Rain》、《White》之類嘅舞步。呢啲亦都等同免費宣傳造勢。

(兩年前Twice嘅《Likey》就有類似呢類容易模仿嘅動作,供歌迷學習,結果亦大紅。)

但係「冇咁複雜」唔代表簡單,只不過係複雜嘅位置唔同。對比起「刀群舞」要求嘅一致整齊,Fin.K.L嘅編舞就比較著重成員同Dancers之間嘅互動。四個成員加四個長期dancers喺舞台上好多時都會交叉走位,有時亦會分組跳唔同嘅舞步。Fin.K.L休止十四年後再次登上舞台,佢哋原班人馬(成員同dancers都係當年嘅人)練習嗰陣,就唔止一次喺走位時「炒埋一碟」。最後因為個別成員體力不支(宥利同李真十幾年冇上台),只可以演出五首歌(有啲仲要簡化舞步);可見佢哋當年嘅編舞要求之高。

另外一樣DSP喺Fin.K.L身上使出嘅marketing「絕學」,就係除咗target 10代之外,佢哋亦都target「同性」 — 又以少女時代作為例子,一般女團所針對嘅都會係男性市場 — 無他,異性相吸、狗衝的男人最易坤。但Fin.K.L嘅目標,卻係當時嘅10代少女族群。呢種「同性相吸」嘅現象,一直伸延到孝利單飛時期,雖然係「性感女神」,但仍然係女fans佔多。

喺Fin.K.L之後,有好多女歌星女團,都開始好似Fin.K.L咁、以女性社群為目標。對於香港嘅fans而言,可能會有啲不明所以(或者根本冇人會去諗呢個問題)。但對於韓國人嚟講,呢個現象唔會陌生 — 長幼有序,前輩長輩嘅「哥哥姐姐」,成為後輩嘅學習模仿對象,係理所當然。只不過,在Fin.K.L之前,亦都冇人將呢條公式,加入娛樂事業裏面。

「唓!我仲以為有乜咁巴撚閉!Twins咪就係咁囉!嘥時間寫廢文!」

啱㗎,Twins的確都係咁上下;不過,Fin.K.L比Twins早三年去做呢樣嘢。而我有理由相信,一直醉心於韓國娛樂事業嘅楊受成同吳雨,其實只不過抄咗Fin.K.L嘅模式、然後喺香港套落Twins身上「先生早 校長早 各位早」。EEG對韓國娛樂事業嘅興趣,甚至令佢哋喺日後,簽咗李孝利同Wax嘅香港經理人合約。只不過,一如以往嘅英皇一樣,俾好嘢佢哋,佢哋就只會糟蹋。李孝利同Wax喺香港,未能做到非常突出嘅成績。

我反轉咗個Naver都搵唔到一張Fin.K.L同S.E.S.嘅合照,反而俾我喺Youtube搵到一段佢哋一齊上綜藝節目玩低能遊戲嘅短片嚟cap圖「合照」(左)。質地差我知,但冇計。

都是我們的Fin.K.L( 1 회 )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