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小說、隨想、散文,廣東話寫作。Medium長篇小說 《當首爾仍是叫漢城的那些年》、《北角演義》、《初雪》、《中環遊戲》作者。 https://medium.com/@herrfung 、 https://t.me/ifpush

都是我們的Fin.K.L( 1 회 )

前言:每個人也年青過,每個人(絕大部分吧)也迷戀過偶像。上世紀90年代末期,南韓男女團組合開始起飛,不同的男女團進佔韓流嘅前鋒。Fin.K.L作為女團嘅始祖之一,亦是我在韓國居住時開始迷戀的偶像組合。以下的文字,是我作為「Fin.K.L飯」21年的一點回憶。

當然仍然是以廣東話入文;上面的書面語是騙你們進來的XD


2019年6月尾某日,首爾地鐵3號綫「高速 터미널 驛」(高速Terminal站)轉乘7號線嘅閘口前。

一張十幾廿年前嘅相片,加上「支持永遠的妖精Fin.K.L完全comeback!Forever Fin.K.L」嘅宣傳語句後,重新製成燈箱廣告,靜悄悄咁換咗上該位置嘅燈箱上面。起初,冇乜人留意呢張海報;然後,慢慢有途人因為呢張海報而減慢步伐。去到放工時份,海報前面經已開始有人群圍觀,有fans自拍打卡,有啲甚至喺廣告上面貼上post-it留言。呢班人當中,最後生嘅都已經係三十代,當中甚至唔少四十代參與其中。

呢件事迅即成為當日韓國嘅網上熱聞,各大小討論區內討論不絕,甚至有電視台當新聞咁報導。

海報上面嘅四個「少女」並唔係時下最潮嘅Twice、BLACKPINK,亦唔係萬人迷嘅EXO或者防彈少年團。事實上,呢四個「少女」喺2019年亦都不再少女。其中最年輕嘅成宥利,都已經卅八歲。

我睇到呢段新聞嘅第一個反應係:十四年。DNLM我等你四個八婆comback等撚咗十四年,我終於等到喇!

十四年,仍然係呢四個人,但亦可以話完全唔一樣。當年離開嘅,係四個二十出頭嘅少女;現在回歸嘅,係一個天后、一個Diva、兩個視后。

十四年前,喺佢哋最後嘅數碼mini album 《Fine Killing Liberty》同名歌曲《Fin.K.L》嘅MTV入面,四個濃妝艷抹嘅成員一輪勁歌熱舞後,勾肩搭背咁揚長而去;當時,我諗除咗佢哋四個同埋經理人公司之外,冇人知道呢一去,竟然去咗十四年。

Fin.K.L回歸,JTBC電視台製作咗一輯共十一集嘅綜藝節目《 캠핑클럽 》(Camping Club)。節目名「食字」食咗Fin.K.L嘅韓文名《 핑클 》(羅馬音Ping-keul,讀Pink-kol)落去,唔使講都知係為咗佢哋度身訂造。

對於一般觀眾嚟講,呢個係「綜藝節目」,事實亦都應該睇得幾開心(唔係呢個節目,你唔會知呢四個女人原來圍埋一齊就鍾意講咸濕嘢同搞人後面)。對於我哋呢班「鐵粉」嚟講,呢輯係Fin.K.L嘅forensic science documentary —佢解答咗我哋心中好多埋藏咗十幾年嘅疑團,例如佢哋四個嘅關係、當年點解無聲無息咁「休止」、四人之間嘅合作究竟係點之類嘅「一百萬問題」。

《Camping Club》嘅播出,喺韓國重新牽起咗一陣Fin.K.L旋風,大型娛樂公司Kakao M旗下嘅Youtube製作公司「1theK」喺DSP手上購入Fin.K.L當年嘅MTV版權,重新修輯好後放到旗下嘅Youtube channel。各大電視台亦都將佢哋當年上電視節目嘅「生放送」(即係live,同生中出無關) digitalize然後放上Youtube — 特別有heart嘅係MBC,佢哋將Fin.K.L最紅嘅十五首歌嘅live,輯錄成一條一小時長嘅complication,同樂迷分享。

除咗電視節目同fan club聚會音樂會(因為四人中有兩人十幾年冇再上過舞台,怕體力不支所以放棄大型演唱會)外,佢哋仲推出咗一隻紀念專輯、將佢哋最紅嘅歌重新數碼混音、然後製成黑膠碟+CD及電子版發售。然後,仲推出咗十四年嚟首張single《 남아있는 노래처럼 》(像歌曲一樣流傳)。除咗搵錢,佢哋「搵眼淚」嘅功力都唔差。

在生活中勞碌奔波
但當聽到熟悉的melody時
我會偷偷停下來
再次回到某時某地
當你勞累不堪的時候
請想起我們
我們一起唱的歌
向著我們的夢想並肩前進
我們就像漆黑中互相閃耀的星星
就像歌曲一樣 我們永遠流傳

歌曲由老牌唱作人金賢哲作曲、Fin.K.L四女自己填詞(近年K-pop歌手一般都會自己填詞)。歌詞所提及嘅,就係Fin.K.L休止十四年期間、四個成員嘅生活。其中,玉珠鉉嘅幾句歌詞最能觸動感情:

現在你們了解我的心
沒有所謂的最後
即使世界改變 我們永遠在一起

「即使世界改變 我們永遠在一起」。人,都係要經歷過先會學懂珍惜嘅動物。回顧返Fin.K.L咁多年嘅起承轉合、分開之後各人嘅發展,如果呢次comeback係發生喺十年之前,我唔係睇小玉珠鉉嘅對佢班姊妹嘅感情(事實上佢係四個當中最感情豐富嘅一個),但我相信所填出嚟嘅詞,未必會一樣。

Fin.K.L嘅成功,其實又係另一個可以寫落課本嘅marketing案例。

喺1997年,十七歲嘅玉珠鉉參加MBC電台嘅一個歌唱比賽,佢以Mariah Carey嘅《Hero》奪冠。有份喺比賽中投佢一票嘅DSP總裁李皓延(故)睇中玉珠鉉年紀小小就有Whitney Houston嘅Diva級唱功,簽咗佢成為DSP旗下歌手。及後玉珠鉉喺訪問中表示,當時準備修讀音樂嘅佢,其實並唔想成為偶像歌手。

「DSP」係韓國最早期嘅娛樂公司之一,當年與「SM娛樂」齊名。喺八十年代末期風靡一時、韓國首隊歌舞男團「 소방차 」(消防車;IU喺《花書籤2》就曾經翻唱佢哋嘅經典《 어젯밤 이야기 》(昨夜的故事)。)、同埋喺九十年代末期當時得令嘅男團「水晶男孩」,就係DSP嘅產物。喺簽得玉珠鉉後,DSP就打算以佢為骨幹,組成一隊女團,挑戰當時已經成名嘅女團「S.E.S.」嘅地位。為咗確保女團嘅成功,DSP發起網上問卷,最後經大眾(特別係十代同二十代)投票,選出「 핑클 」為組合名稱。

咁多年嚟,我問過N個韓國原語民(native speaker),從來冇任何一個能夠清楚解釋「 핑클 」嘅意思。勉強嘅意思,就係「粉紅色」、「粉紅嘅」之類。由於佢哋嘅假想敵S.E.S.已經準備開拓日本市場,所以 핑클 需要更加國際化嘅形象。於是,DSP就幫佢哋起咗個英文名「Fin.K.L」。文字翻譯就係咁嘅一回事,當原文含意不清嘅時候,譯出嚟嘅嘢就必定不堪入目。根據DSP解釋,Fin.K.L係「Fin Killing Liberty」嘅縮寫,意思係「結束扼殺自由」咁解。(Fin其實係法文)

有主音、又有組合名,係時候搵組合嘅成員。於是,玉珠鉉引薦佢嘅好朋友李真。經過試音後,李真成為Fin.K.L第二位成員。

(順帶一提:玉珠鉉、李真、宋慧喬(宋慧教)係韓國娛樂圈中出名嘅好朋友。當日喺「宋宋婚禮」上高歌、令一眾港女感動到成地水(眼淚水)嘅女高音,就係玉珠鉉。及後宋慧喬宋仲基離婚,短暫隱沒於社交網站。當佢再次出現嗰陣,並唔係喺自己嘅IG,而係李真嘅IG — 已嫁去美國嘅李真,專程飛返韓國探望婚變嘅好姊妹。)

然後成宥利登場。據聞,當日DSP嘅星探,喺漢城奧林匹克公園中遇見正在參加校內寫生活動嘅成宥利,驚為天人(狗衝應該更貼切);於是想盡辦法簽得當年只有十六歲嘅「 막내 」(忙內、老么、孻女)。

簽得三人後,DSP認為夠數,於是開工造星 — 冇錯,最初嘅Fin.K.L,係冇李孝利嘅。DSP原本諗住以玉珠鉉為主音、李真成宥利為和音,甚至已經錄好兩三首歌、連三人嘅CD封面亦都已經拍攝。但唔知因為咩原因,DSP為Fin.K.L加入第四位成員 — 美籍韓裔嘅Annie Lee,估計亦都係針對S.E.S.嘅國際市場。

Annie Lee喺加入Fin.K.L之後兩個月就決定退出,剩落嚟嘅空缺就要搵人補上。DSP嘅星探某日喺街上遇到玩緊貼紙相機嘅李孝利,邀請佢參加當時嘅選拔賽;最後李孝利亦都成功從二十名參賽者中脫穎而出,喺98年1月簽約加盟、空降成為Fin.K.L嘅隊長(長幼有序,主音玉珠鉉細孝利一年,只能成為老二)。

李孝利加入後,Fin.K.L重新錄製之前已經錄好嘅新歌,於98年3月號嘅《 뮤직웨이브 》(Music Wave)雜誌正式亮相,並於同年5月12日正式出道、推出首張專輯《Blue Rain》。

網上好多資料都話,李孝利係俾DSP星探發掘入行,但事實並唔係咁。早喺1996年,李孝利已經有份參與韓國教育電視EBS嘅青春劇演出。當年就讀高二嘅佢仍然未箍牙,份外顯得「青BB」。(大家仲記唔記得《青春@Y2K》嘅阿Sa?)

李孝利@1996

喺過去二十年,有一個話題,每次喺網上提出,必定引起罵戰:

究竟Fin.K.L紅啲、定係S.E.S.紅啲?

作為兩者嘅fans,我覺得邊隊紅啲真係冇乜問題,反正我見到呢七條女都會狗衝;但99%嘅fans唔係咁諗。經過我接近廿年嘅觀察,我發現除咗「Fin.K.L嘅fans認為Fin.K.L紅啲、S.E.S.嘅fans認為S.E.S.紅啲」呢啲老生常談之外,仲有一個都幾普遍嘅現象:

喺韓國國外、或者係外語(英語為主)嘅討論當中,普遍都認為S.E.S.紅啲,有啲甚至大言不慚、話從未聽過Fin.K.L(人無知、便無敵);相反,係韓國國內、或者韓文嘅討論當中,多數人都認為Fin.K.L紅啲。好多人甚至認為,李孝利同玉珠鉉日後紅得發紫,都係歸功於Fin.K.L嘅基礎。

我相信,喺兩group唔同嘅人當中,得到咁唔同嘅答案,主要原因,係因為S.E.S.喺國際市場上一支獨秀所致。1998年係韓日文化交流正常化嘅一年,當年韓國政府批准數個日本組合/歌手喺韓國「落地」(冇錯,之前係非法嘅);作為交換,韓國嘅S.E.S.則大舉進軍日本市場。雖然,S.E.S.喺日本未能大紅,但錯有錯著,因此打開咗國際市場。而一直渴望進軍國際市場嘅DSP,就未能成功將Fin.K.L捧上國際舞台。

但事實上,Fin.K.L喺1999年,即係出道嘅第二年,就憑《White》專輯、奪得有「韓國Grammy」之稱嘅「漢城歌謠大賞」( 서울가요대상 )之中嘅「大賞」。而S.E.S.則從未染指呢個韓國樂壇最高榮譽獎項,只能喺1998年獲得「本賞」。可見喺韓國本土,Fin.K.L始終稍勝一籌。

(按:「本賞」每年可以有十個,但「大賞」只有一個。同樣嘅本賞,Fin.K.L總共五次獲獎,與K-Pop嘅傳奇組合「徐太志和孩子們」齊名。)

除此之外,我個人認為,呢兩隊唔同嘅女團,喺本質上根本唔可以、亦都唔可能作比較,因為佢哋嘅marketing同target audience根本完全唔同。至於呢隻係點樣嘅marketing故事,大家就要繼續留意。

初出道嘅Fin.K.L,除咗少女味,仲有一陣未戒奶味。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