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小說、散文,廣東話寫作。長篇小說 《當首爾仍是叫漢城的那些年》系列、《北角演義》、《初雪》、《中環遊戲》作者。 https://medium.com/@herrfung 、 https://t.me/ifpush

恐懼 - 隨想(2021/KW8)

發布於
修訂於

恐懼、害怕,都是人類的生存本能。如果人類的感官中沒有恐懼的感覺,那我們在地球上可能會少一半人口(雖然並非壞事);一個搞不好,可能已經滅了種(這亦非壞事)。

恐懼和害怕令我們作出了人生最正確的反應 - 退縮、逃避。逃避雖然可恥但非常有用,可恥的感覺不好,但可以延年益壽,讓我們命長了,然後作更多可恥的事,並且繼續退縮逃避。

這文章要說的,是我恐懼的人事物 - 說是恐懼,倒不如說很多其實是厭惡多於恐懼;可是結論還是躲不了的逃避。沒錯,能逃的我不會硬撐,反正我不是偉人,不逃白不逃。

首先,我最怕的,是女人 - 沒錯,我生命中的確出現過很多女人,十幾個,可能更多(速逃)。正因如此,女人才能排在這個 Perfect All Kill 的榜首位置。害怕女人,源於了解;說了解女人,其實是因為不了解。跟那麼多的女人談過情,那麼多的日子,仍然不能盡然了解女人,你說可怕嗎?

在 1997 年,我完全不了解電腦;可是現在,我是持 LPIC 和 MCSE 證書的 system engineer,我可以將任何電腦拆開再還原(這跟證書沒有甚麼關係);可是我還是不了解女人,你說可怕嗎?

昆蟲、特別是蟑螂 - 對,我害怕任何昆蟲、包括但不限於蟑螂。這是天生的,我沒有經歷過任何昆蟲慘劇,如吞下蟑螂之類(睡著就不得而知,但也沒差,不知等於沒有),也沒有被人用昆蟲嚇得屎滾尿流的經驗。但不知何解,從小開始就對任何多於兩隻腳的非動物生物非常害怕,怕得會奪門而出。離開香港移民德國絕對是正確選擇,因為在這裏十一年,我從來未見果任何蟑螂(touchwood)。家中有的小昆蟲,都是小甲蟲,都由老婆開殺戒。

(補充第一點:另一個不明白女人的地方,就是任何女人都害怕的昆蟲,我老婆竟然完全不放在眼內,手起報紙落,冷血得很;都說女人可怕......)

寫作 - 對,我現在正在做著我害怕的事情,還一做就廿多年。我怕寫作,倒不是因為不能寫作。我的腦是個很奇怪的器官,運作形式與常人不同。每當我想撰寫某個題目的時候,我腦內的一百萬個有關的概念、主意、想法、論點等等,就會傾巢而出、毫無保留。問題是,要理順這許多的思想,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再加上我不喜無的放矢,事事喜歡求證,有時候甚至過度求證,倒頭來苦了自己。

這《隨想》欄目,最初在 Medium 連載時,是一篇又一篇的深度討論文章,每篇也要花上幾天時間去做資料搜集。後來心累了,才放在這裏寫軟性點的文章,給自己一個喘息的機會。

網上討論、罵戰 - 與寫作其實是一而二、二而一的。有觀點敘述,自然就有其他人的意見,然後就有論證。可是,如文首所說,我是個非常喜歡逃避的人,我不喜歡辯論,更不喜辯論變成罵戰。

不是怕辯論的勝負,也不是怕罵娘(熟悉我的都知我是高手),是壓根兒不想跟你辯論好不好?有句在網上看到的說話,政治絕對不正確,但可是非常一矢中的:

網上辯論就像參加殘奧,就算你勝了,還是個智障。

說話難聽,亦歧視,但卻能說到心裏去。的確,拗得面紅耳熱,所為何事?不就是一口氣而已。

今天跟某韓星朋友在 KaTalk 聊天,說起某些韓國娛樂圈的醜聞時,她感嘆:「人們對真相其實沒興趣,他們只是想看你摔得頭崩額裂而已。甚麼真相、澄清、道歉都是自欺欺人,他們只想把你往死裏打。你死了,他們還可以給你流點眼淚呢!」

這才是我們真正應該恐懼的世界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心疼 - 隨想(2021/KW7)

1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