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小說、隨想、散文,廣東話寫作。Medium長篇小說 《當首爾仍是叫漢城的那些年》、《北角演義》、《初雪》、《中環遊戲》作者。 https://medium.com/@herrfung 、 https://t.me/ifpush

《寫字》(一)

小時候,「我的志願」呢類嘅作文題目,幾乎每個學年寫一次。記憶所及,應該從沒寫過「做記者」或者「揸筆搵食」之類嘅志願。

老實講,我從來唔覺得自己係寫作嘅材料。文筆嘅嘢,可以學。我欠缺嘅,係創意;係一份生活以外嘅想像力。

最重要係,我其實並唔係太喜歡寫字嘅人。喺未有電腦之前,揸筆,係一件好攰嘅事。手太鬆,字沒有「行氣」;手太用力,未夠100字就手軟。寫錯字,無論用塗改液定係「砂膠」擦,結果都係一塌糊塗。

更何況,我手字真係完全唔見得人。最初入報館工作嘅時候,因為學習中文打字需時,最初一個月嘅稿,基本上都係用原稿紙手寫,然後交由中文打字員去將文稿輸入電腦系統;無錯,係中文打字員,我諗都無乜人會記得,香港地曾經有「打字員」呢份工作。

我嘅手稿,不下一次俾打字員打回頭,大大個問號問我寫緊乜。我諗,我「畫符」嘅天份應該比寫字高。

係報館嘅工作,令我呢個不甚喜歡寫字嘅人,將寫字變成routine。

1999年嘅聖誕,我結束咗喺韓國兩年多嘅「悠長假期」返港。當時以香港嘅7%+失業率,搵工其實唔容易。一次偶然,睇見某大報館嘅招聘廣告(事後知道呢個廣告其實係長期刊登嘅),抱住「試吓無壞」嘅心態send CV見工;一輪筆/面試後,佢居然請咗我。

喺急需要一份收入嘅情況下,「不喜寫字」呢點已經置之腦後;更何況,該報館嘅出手,就算以十七年後今日傳媒行業嘅標準嚟講,亦算闊綽。

就係咁,我掛上咗某週刊嘅財經記者牌頭,開始咗揸筆搵食呢個routine。

咁究竟一個記者嘅routine係要寫幾多字嘅呢?

我唔可以代我啲行家去答,而我自己呢?因為我做嘅係週刊,以每星期嚟計,喺一個平靜無事嘅工作週,我要寫一隻800–1000字嘅財經故仔,加一隻500–800字講股票嘅故仔,即係話每星期約1300–1800字;如果要喺埋版前抽身幫手做財經頭條就另計,一般都係多300–500字左右,除非你嗰個星期好唔好彩(唔係未試過但按下不表)。

之後轉職到另外一本週刊做時事記者,每週所寫數字亦大同小異,唔同嘅係自己要兼顧埋影相。

到後來有幸在某網站榮升財經編輯,除咗睇稿之外,每一至兩日自己都會寫一隻1000–1500字嘅財經故仔;遇上好嘅題材,偶爾都會寫上三數千字。

幾年下來,直到我脫離傳媒行業為止,原來我經已寫咗不下數十萬、甚至上百萬字(只限工作以內計算)。有時候夜闌人靜,偶爾手痕google一下,都仍然見到自己當年遺害人間嘅業喺度冤魂不散……

你都咪話科技唔恐怖。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