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此 Matters 帳戶已停用,請勿加入。如有興趣閱讀我的文章,請前往: https://www.patreon.com/herrfung 累積超過一百萬 claps 嘅廣東話作者。小說 《當首爾仍是叫漢城的那些年》系列、《北角演義》、《初雪》、《中環遊戲》作者。

北角演義(五)

發布於

Day 4;星期一。

今朝我決定落去coffee shop食早餐。任性還任性,我都需要一啲同同事們交流吓嘅social life。

換好衫,落到coffee shop,一開𨋢門,我就聽見一聲熟悉嘅「我屌你老味吖」;我知道,Andrew到咗喇。

「Drew哥Henry哥早晨!」我同佢哋打招呼。「咁大聲屌屌聲,你唔驚Simon喺度呀?」

「佢仲喺香港未轉便啦!」Andrew笑笑口問我。「捨得落嚟睇吓我哋呢班孤兒仔喇?!你唔係有例柄埋食早餐嘅咩?!哈!」

「咁都要落嚟交流吓嘅!」我答佢。

「交流?鳩流流就有!」Andrew出名「百彈」(cynical;以防真係有人唔知百彈點解),你要佢倒塔咁早搭船上嚟珠海,佢唔屌云你全家先怪。「失驚無神整單咁嘅嘢,埋刁?我真係刁佢老母個刁呀!」

「係喎,」佢遞咗個Brooks Brothers嘅紙袋俾我。「嘈姐叫我拎俾你㗎。」

我接咗、打開一睇:有兩件用禮盒包得好靚嘅Brooks恤衫,領闊袖長全中。紙袋裏面仲有個細紙袋;我係咁𠵱𥅈一𥅈,係一包三件裝Giordano底褲,同一包三件裝圓領底衫。完全知我想要乜,冇買錯嘢;Rachel果然有做人老婆嘅潛質。

好咯!有救咯,今晚唔使捽底褲咯。

「點解『冰山石女』對你咁好嘅?」Andrew瞄一瞄個袋裏面,古古惑惑咁撞一撞我。「底褲都幫你買埋喎!你兩個係咪有路㗎?將冰山劈開呀?」Henry一聽見「底褲」兩個字,即刻伸個頭埋嚟𥄫吓。

Rachel喺公司個花名係「冰山石女」,佢除咗對我寬容啲之外,對其他人一貫都係冇乜表情 — 佢唔係冇禮貌,只不過係冇乜笑容。但大家都知道,香港職場嘅是非文化,「冇笑容」俾人講多兩句傳多兩嘢,就會變咗「黑面」、「西面」。不過講開又講,其實佢對我真係比對其他人「優待」好多。

「屌你啦!我對人好,人哋咪對我好囉!」我串返佢。「好似你咁對人,人地咪唔刮你囉!」

「唔使刮我喇,佢凈係刮你就夠;」口賤係敝公司嘅企業文化,Andrew喺呢方面做得好好。「『高秀萍』嘅嘢,留返你慢慢嘆!」

食完早餐,我哋帶咗Andrew去佢嗰間套房settle down;然後我返自己房,換晒啲新嘅恤衫底衫褲,然後將啲污糟衫褲交俾酒店嘅Valet Laundry乾洗。小心駛得萬年船,我得嗰兩件新恤衫、三條新底褲,又唔知要留幾日,都係洗咗佢先穩陣啲。

搞完啲maintenance之後,又開始新嘅一天工作 — 繼續睇啲唔想睇嘅嘢。

大約十一點,有人敲我門。小冰開門,我喺位望出去,係我哋嘅中國律師小張到咗。

「對不起,我來得晚了。」小張一見面就扮趙紫陽。大陸人嚟講,小張有一種唔怕死嘅幽默感。

「張律師,我們很想念你!」我起身同佢握手。「為何那麼遲?」

「公司承包的那些機票,都是限制票,週末不許飛;」小張一臉無奈。「我是乘今天第一班航班來的。」

大家明白未?我一開波叫呢間嘢做「cheap喱公司」,唔係冇道理㗎!

我同小張寒暄咗一陣,然後叫小冰帶佢去工作套房,順手將自己檯面嗰幢文件,分咗一半俾佢。小冰見到我拎住半幢文件跟住佢哋,喺度偷笑。

我個心而家踏實啲喇。


Day 5;星期二。

今日,乏善可陳。


Day 6;星期三。

大日子,今日係cut off day。

對於班老闆嚟講,今日係「cut off day」;對於我哋呢班落手落腳做嘢嘅人嚟講,今日就係「做到仆街day」。

張總一共有四十一間手機鋪,五間喺珠海,其餘卅六間,則遍佈珠三角西岸;中山、南沙、江門、順德、佛山、番禺都有。嗰五間珠海鋪,我哋決定五點鐘嗱嗱淋點咗佢了件事。但係淨低嗰卅六間鋪呢,就無論如何都要等到今晚八點半、佢哋收晒鋪之後,我哋先可以開始盤點。

至於點解要收晒鋪先可以開始點、點解唔全線盤點收半晝呢?呢個謎天知地知,總之我哋唔知。

下晝五點,吉大某商場。

我哋分配好人手,分頭去所有珠海鋪盤點。我同Andrew、Henry就喺吉大呢間「龍頭鋪」度,一邊點、一邊商量今晚嘅人手分配。

「我就咁諗:」我望住我張草圖,同佢哋解釋。「我哋四個,Andrew就招呼三個大袋去飲飲食食,Henry就跟中山江門車,『江門』嘅嘢啱佢吖嘛;小張就跟南沙番禺車;我就跟順德佛山車。兩位數佬,有冇意見呢?」

跟官一定要知官姓乜。我知道,以Andrew嘅脾氣,叫佢跟車點貨點天光,佢一定會鞋口鞋面;所以佢都係陪班老細食飯隊酒吹水比較適合。至於我哋三個……乜做細嘅有得揀嘅咩?

「你點話點好啦,Alan哥!」Andrew一邊玩緊部Nokia 8800一邊答我;似乎幾滿意我嘅安排。「呢壇嘢,你都係COO啦!」

「啋鳩過你!你就COO!」唔好諗住拉我落水,我唔會上證監解話㗎。「你負責簽名,坐監通櫃嘅嘢,都係歸你嘅!」

「我都係咁話,你點話點好啦!」Henry仍然一臉無奈。「直入江門玩足一晚,幾好吖屌你!」

「咁得啦,轉頭通知埋小張,係咁話!」我再提一提Henry。「記住買定啲飲飲食食呀!如果唔係,你餓死異鄉唔好返嚟搵我呀!」

因為Henry條懵炳未試過喺大陸盤點;我試過,仲差啲餓死異鄉。


仍然係Day 6。呀唔係,過咗凌晨十二點,算Day 7。

4:30am,終於返到酒店。由朝早九點開始,我呢一日已經做咗十九個半鐘。除咗年報bulk print之外,我未試過咁樣直踩;以前做記者,最多都係踩十五六個鐘。

五點。略事梳洗之後,我已經攰到連眼都擘唔開;求其除咗啲衫就攤咗上床瞓。

唔知瞓咗幾耐,一陣急速嘅敲門醒整醒咗我。

邊撚個呀??!!

我撐住半隻眼、求其喺地下搵返條褲著、然後走去開門;係Simon。

「琴晚盤點搞成點呀?」佢問我。

「吓?hmmm……應該ok啩……」莫講話我未清醒,就算我而家鬼打都冇咁精神,我應該點答你呢條蠢問題呢?幾好吖?幾多手機吖?啲鋪幾靚吖?啲sell屎幾索?定係你認為我係電腦,掃一吓個bar code就有晒總數?

「快啲起身,過嚟開工啦!」佢一路講、一路調頭走。

我望一望隻表:差五分鐘先八點。

我屌你老母化鴨!!!Simon Wang你可唔可以有返少少人性呀!?我瞓撚咗唔夠三個鐘咋你老母湊大你!!!

我抖擻精神、去沖涼洗頭,然後換衫開工。當我過到去工作套房嗰陣,Simon已經唔知去撚咗邊……

佢再施施然蒲頭嗰陣,已經係十一點幾。

我前世究竟做咗啲咩陰質嘢,呢世會跟個咁唔臭米氣嘅仆街老細呢?


Day 8;星期五(D day)。

我個「珠海day trip」已經進入第八日。根據三位大袋嘅「時間表」,我哋今日應該簽好晒約、開緊香檳慶祝。

但係我哋仍然未能攞到個大家一致認同嘅NAV(資產淨值)。太technical嘅嘢我唔講喇,勉強嘅解釋,係因為香港同中國嘅會計準則唔同,所以計入NAV嘅嘢亦有啲唔同(換句話講,即係有人想將啲古靈精怪嘅嘢,計埋入NAV)。當然,由於時間關係,我哋未能夠完全掌握佢哋盤數嘅所有數字,亦都係原因之一。

Andrew同Henry喺呢個位非常堅持佢哋嘅專業意見。當然啦,會計準則可以有兩套唔同,但係HKEx、證監、CCB、ICAC、釘牌、通櫃以至坐監嘅準則,都係以香港嗰套為準。

至於我呢……我其實乜意見都冇;只係知道,返到香港之後,最好盡快cash晒我手頭上嘅option。你哋睇李錦聯煮餸咁耐,你有冇見過佢本人即場食返自己煮嘅嘢吖?佢咪又係等安德尊個懵佬食!

我 — 好 — 想 — 返 — 香 — 港 — 呀!


Day 9;星期六(D+1)。

我開始覺得,我返到香港可能會唔認得路,或者有啲新嘅建築物起好,而我未見過。

兩地嘅會計終於都攞到個有共識嘅NAV;而家個波拋咗落我同小張身上:合約。我哋兩個商量咗五分鐘之後,決定用最屈機嘅方法去解決問題:搵返上次我哋入股郭總間公司嘅合約、改頭換面填返呢次啲料落去;tada!

其實任何律師樓,都會有大量嘅合約templates,因應唔同嘅case,搵返唔同嘅templates嚟改頭換面;我同小張呢個解決方案,其實非常專業。

講到尾,呢個幾星期嘅一台馬騮戲、再加埋呢份「合作協議」,其實都係臨時嘢。你Simon Wang可以好兒戲咁買嘢玩,但係過唔過到香港嘅regulator就唔到你一言堂。到頭來你都係要搵會計師樓律師樓幫你搞靚晒啲嘢,先上得董事會見得人。

亦即係話,呢個幾星期,我哋其實喺度浪費緊人生。


Day 10;星期日(D+2)。

擺檯日。下晝三點,各路英雄齊集郭總office嘅董事會議室,真正嘅戲碼終於上演:講價。

郭總嘅「大秘書」小周已經買咗兩大箱嘅紅酒,同埋十條八條「紅塔山」,準備喺達成協議嗰陣又煙又酒咁慶祝。我望住嗰兩箱「長城乾紅」,有一種想死嘅感覺:乜葡萄醋唔係要嚟煮嘢嘅咩?

然後我見到Simon鬼鬼祟祟咁,喺嗰堆煙酒度,拎咗一支酒一條煙,然後再鬼鬼祟祟咁收喺我個公事包裏面。

「做咩呀?」我問佢;你開我個袋,我問句都未為過啫。

「佢哋實飲唔晒㗎!」佢細細聲講。「拎啲返去唔好嘥吖嘛!」

你係上市公司主席兼行政總裁嚟㗎,可唔可以唔好咁撚cheap呀?!

晚上七點,會議進行咗四個鐘,完全冇成果;於是大家決定先去食飯,食住傾,再唔係就食完再傾;

晚上九點,一餐吹水飯完全冇傾過正經嘢。飯後,繼續返去會議室困獸鬥;

凌晨十二點(D+3),未有共識;

凌晨兩點,未有共識,個別時刻已經開始似街市講價;

凌晨四點,小張喺草約上面填緊窿窿;

凌晨五點半,終於簽好合約。為期十日嘅「珠海day trip」終於「勝利結束」。

喺臨離開郭總office之前,Simon當住大家面前、大大聲咁講:「Henry、Alan,一陣記住找咗條酒店數,唔好要郭總破費呀!」

我同Henry不約而同咁唧起個笑容、心裏面「屌」一聲。呢個亦都係我哋JD以外嘅「職能」之一:免息OD Line。次次出親trip都係「出住先,返公司claim返」,但等佢老人家簽返條數出嚟,頭搭尾分分鐘成個月!帶錢打工之餘、息都蝕埋俾佢。

返到酒店大堂,Simon截住我哋三個,同我哋講:「今日大家辛苦晒喇!一陣休息耐啲,聽朝(即係今朝)十二點返到公司啦。」

我哋三個,攰到連屌佢老母都冇力,係咁𠵱點個頭、講聲goodnight就上咗房瞓覺。

都好,起碼喺《中英聯合聲明》失效前返到香港。


第二朝check out,Henry竟然主動找咗條酒店數!雖然話係簽卡啫,折實都成皮幾嘢㗎。

喺船上我問佢:「點解幫佢找數呀?郭總嗰邊係唔係都月結㗎啦!」

佢好整以暇咁答我:「佢喺大庭廣眾之下咁口響吖嘛,梗係要個孤寒種找數、等佢赤吓啦!咩呀,射完掹返出嚟就想休褲走呀?!」

Simon個撚樣平時連茶餐廳凍飲加兩蚊都唔捨得,呢皮幾嘢一定骨罅都赤埋。

(待續)

本故事人物及情節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北角演義》全集目錄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