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小說、散文,廣東話寫作。長篇小說 《當首爾仍是叫漢城的那些年》系列、《北角演義》、《初雪》、《中環遊戲》作者。 https://medium.com/@herrfung 、 https://t.me/ifpush

中環遊戲(Foreplay)

發布於

人鬼殊途

圖:高原萬里 © @

中環,又名維多利亞城(Victoria City)。自香港開埠以來,中環都係香港嘅政治經濟中心。如果香港係個獨立嘅國家,中環就毫無疑問係香港嘅首府。

喺我輩親眼睇住香港點樣發展為國際都會嘅七十後眼中,中環,對比起其他香港商業區,的確有其獨特之處。細個嗰陣,好多長輩、特別係銀髮族,都會以「俾啲心機讀書,第日大個仔去中環做經理」嚟勉勵我哋。

久而久之,「中環」同「經理」彷彿成為咗我哋努力嘅目標。雖然,喺今時今日,「經理」喺一大堆 CEO VP SVP ED SAD 之類嘅美式高帽之下,已經成為辦公室嘅低層職稱,連殯儀館 sales 都係經理。但係,中環嘅地位,仍然屹立不倒。進入中環,無論係打工或者營商,都仍然係一個「成功」嘅指標。

最起碼,你要俾得起月租接近二百蚊一呎嘅甲級寫字樓租金,就算唔成功,你廢極都要有個譜 — 須知道,銀紙屬於「第三類危險品」,非常易燃;那怕你坐擁金山,好快就燒晒。

打工仔要晉身中環,你要經過好多嘅歷練 — 可能係良好嘅學業成績,可能係良好嘅工作表現同履歷,可能係良好嘅家庭背景或者投胎技巧;不一而足。據聞,老一輩嘅中環 HR 仍然會睇你之前份工嘅地址,如果係一啲太唔入流嘅地區,你可能連筆試嘅機會都未必有。

至於做生意嘅想進入中環就簡單好多,只要你俾得起錢。咁當然,「俾得起錢」呢四個字所包含嘅元素,就涉及人類幾千年歷史嘅所有知識,有時都仲未必夠。創業者要進入中環,首先就要喺「中環遊戲」中勝出。

「中環遊戲」規則好簡單:弱肉強食,淘汰制。


2008年9月初某早上,布吉島 Holiday Inn Busakorn Villa。(唔寫個島字驚大家以為我上咗深圳布吉)

Blackout curtain 將日光日白嘅房間遮蓋得伸手不見五指,但係 iPhone 3G 因為有新 message 而著機嘅光,劃破房間嘅黑暗。

喺夢中俾 email 嘅貓刮聲嘈醒咗嘅我伸手向床頭櫃上亂摸,指尖接觸到類似電話物體,然後拎上手;螢幕嘅強光令到半開嘅眼再次合上。我強撐起一隻眼,嘗試睇吓,究竟邊個咁唔撚知埞,我放緊大假都晨七咁早嘈醒我……

Hi Alan,
Sorry I am too busy and have problem opening your laptop, so I didn’t send your proposal to GIS.
Regards,
Raymond

首先,laptop 係 turn on 唔係 open,我又唔係叫你幫我拆機,你 O 乜鬼嘢 pen 喎!然後……開部電腦 send 個 file 俾人有幾難呢?俾晒 password 俾晒 token 你都唔識 send?就算你讀屎片,你都起碼學識換片啩?!

放假第三日就嚟個咁震撼嘅「喜訊」,咁我呢個假仲使唔使放?仲有冇心情放?

我坐起身,望一望喺我身邊仍然瞓得好甜未轉便嘅「方麗娟」;然後,我揭開窗簾、打開露台門、爬上露台欄杆、再飛身跳出去。

噗通!

我需要泳池嘅冷水,去清醒一下。


係時候交代返,喺我離開 Soliloquize 之後,究竟發生乜事。

未睇過本篇上集、拙作《北角演義》嘅讀者文友,傳送門喺呢度:

https://matters.news/@herrfung/北角演義-全集目錄-bafyreibvho7xspvsdozqz6kvb6woifkeixv7nie3kpzuo6xadol3dj7ktq

呢輯小說好緊要㗎,聽聞教統局就嚟會納入中文科嘅 syllabus(笑話嚟㗎,費事真係有真心膠去教統局個網到睇過冇棵咁樹,然後返嚟叉輪廚我)。

其實以我哋呢啲年資同位置,要搵份新工真係唔難。離開 Soliloquize、休咗一輪之後,我就掟咗一轉 CV 俾幾間最大嘅 headhunter — 即係咁,當你做到 senior manager 或者 director 呢啲位置嗰陣,冇人會自己 send resume 去搵工㗎喇,呢班人做嘢,有個 class 㗎。就算你真係喺報紙見到份好正好啱自己嘅工,你會點做?

搵 headhunter 幫你包靚份 CV,然後等佢哋搞。佢哋會幫你做好晒所有 paperwork,然後開個貼市嘅靚價,仲約好晒 interview。講真,我好幾年冇睇求職版喇;有咩要收風,打俾個相熟嘅 HR consultant 問咪得囉。好似我哋呢啲位置嘅人,有邊個冇兩三個 headhunter 跟身㗎?爭在會唔會同佢哋打交道咁解啫。

當人人都有秘書有 assistant 嗰陣,你仲要自己聽電話 make appointment,呢啲就係輸在起跑線喇。職場,其實係個 vanity fair;你越高姿態,啲人就越睇你台戲。

果然,冇幾耐就有 headhunter 問我:有冇興趣做國際學校嘅 fundraiser?

就係咁,喺離開公關公司唔夠兩個月,我就成為咗某國際學校嘅 PR and publications manager。原本諗住呢份工可以長做㗎,咁就算第二日結婚生仔,起碼我都已經搵定學位俾個仔。不過,打工嘅嘢,同造愛一樣,唔係你話想做耐啲就可以做耐啲嘅。結果,我喺國際學校,只係逗留咗五個月。

點解走?人事問題囉。入去之前,你好難會明白,點解一間作育英材嘅機構,可以有咁複雜嘅人事同派系鬥爭。

然後,另外一個 headhunter(BTW,好靚女),幫我搵咗另一份工:某大英資公關公司嘅 account director。坦白講,經過 Soliloquize 嘅半年無間地獄生涯之後,我對 agency 真係有啲抗拒。但係唔知因為呢間英資公司嘅 offer 靚得滯、定係個 headhunter 靚得滯,我竟然又傻到去見工,佢哋又竟然傻到請咗我。於是,我又再次返入去公關地獄……

話說地獄係有好多種嘅,上刀山、落油鑊、勾脷筋等等。我今次呢個無間地獄嘅苦劫,叫「倒轉金字塔」。

同巴黎鐵塔反轉再反轉無關嘅,不過呢間嘢嘅 hierarchy 就好有問題。是咁的,呢間其實係大行,但係香港個 operation 就好細,連埋秘書,全公司得九個人。

冇錯,公關公司唔係靠人多去賺錢嘅(黑社會咩)。事實上,呢間公司基本上唔搞 event 嘅 — 就算搞,都只不過會搞小型嘅招待會之類嘅嘢。總之,你唔會見到二卅人落場砌嘅大型 event。公司賺錢,主要靠高層次嘅嘢,例如:corporate messaging、branding、strategic development 之類;然後就係我嘅強項:media relations。

點賺錢其實唔係問題,問題係:九個人當中,連埋我,總共有六個 director 級以上嘅人。即係話,唔計秘書,真正會處理執行工作嘅人,得兩個;一個 AM、一個AE。

聖經故事就話五餅二魚可以夠幾千人食,喺現實生活中,公關公司裏面呢六條粉餅,就要為爭呢兩條死魚,差啲大打出手。六個 SVP/director,兩個本地人四個鬼佬/婆。PR firm 係一個弱肉強食嘅世界,要講呢間公司嘅故事,就先要講一吓條食物鏈。

喺食物鏈嘅最高層,係一個叫 Owen 嘅新西蘭鬼,佢係公司嘅 Regional SVP,基本上睇晒成個 APAC。由於佢嘅超然地位,香港嘅 operation 基本上唔關佢事。但亦都由於佢嘅超然地位,所以每件事都要佢老人家「過一過目」。佢係名副其實嘅影子老細。

喺 Owen 之下,就係 Jerome — 另外一隻新西蘭鬼,佢係公司嘅大中華區 SVP;Jerome 同 Owen 正正就係鬼佬版嘅「既生瑜、何生亮」。Jerome 喺香港 office 嘅老臣子,前朝餘孽。原本 APAC SVP 呢個位應該係佢嘅,可惜半路殺出個程咬金 Owen,年資短過佢、上位快過佢。所以,佢哋兩個基本上係口和心不和。Jerome 直接參與香港 office 嘅運作,但佢唔係真正嘅「香港揸fit人」。

真正嘅香港揸 fit 人,係 Sebastian,再一隻新西蘭鬼(香港公關圈,其實係新西蘭鬼嘅天下;呢個國家好多遊魂野鬼客死異鄉),佢係香港嘅 GM。Sebastian 之前係新西蘭財政部嘅新聞官,嚟香港做嘢純粹為錢。表面上,香港 office 係佢揸 fit。但當你睇完上面呢兩段之後,稍有 office politics 經驗嘅人都會知,揸 fit 就冇佢份㗎喇,揸𨋢就差唔多。

Angelica 係我嘅直屬阿姐,香港 SAD(Senior Account Director;唔慌唔 SAD)。來自荷蘭嘅 Angelica 係個好有歐陸風情嘅女人 — 我意思係,佢好似歐洲啲 OL 咁,一個星期只返四日,星期五係例假,佢要湊女。Angelica 喺我哋公司同客戶圈子裏面,最出名嘅一樣嘢,就係佢買名牌老翻買到開晒巷。而佢亦毫不吝嗇咁同我哋甚至客人分享,究竟羅湖城邊檔老翻袋性價比最高。

同我同級嘅另一個 AD,叫 Vienne,一個接近二百磅嘅 200% figure 女性(夠政治正確嘛?)。亦都由於佢咁 full figure,我一直都唔知道,原來佢有咗。佢喺我返工第二日就開始放產假,去澳洲生仔,到而家都未返。但係佢搖控住公司嘅唯一AM Paula,隔住幾千公里同我哋玩緊 office politics。

好喇,介紹完畢。我哋再嚟一條物理(力學)常識題:

一間公司,兩條鬼唔屬於呢個 office、一條係 GM、另一條個個星期 long weekend、一個 AD去咗生仔;咁究竟邊個頂緊大、負責日常 account servicing 運作?

冇錯,係我。

上至寫 plan、湊客、睇 budget、media pitching、下至 clipping、寫 synopsis、寫 report,全 — 部 — 都 — 係 — 我。寫完整完,再俾神檯上面嘅列位仙人「過目」。由於 Owen 同 Jerome 嘅鬥爭,我嘅 PR plan 好多時都係佢地暗啞底開拖嘅戰場。一個改完 ABC,另一個又話 DEF 好啲。改來改去,一個 plan 玩兩三個禮拜閒閒哋,玩一頭半個月都唔算新聞。

但係鬼佬行嘅嘢,究竟有冇人做嘢、賺唔賺到錢,其實真係冇乜人理。反正公司財來自有方,有幾個 global brand 嘅香港 operation,因為總部嘅 contract,一定要幫襯我哋。所以,呢班鬼有足夠本錢去不務正業、天天返半晝(呢句要用古天樂式國語講,明就明)。

我都話,喺公關圈子裏面,做鬼永遠好過做人㗎啦。

但係最近呢個月,形勢有啲唔同。話說 press secretary 出身嘅 Sebastian 好希望香港 office 可以做一啲政府 project 嚟「省招牌」,於是點咗我去 GIS 聽 briefing,然後入 tender bid 政府 project。

喺香港嘅公關圈子,呢類政府嘢,一直都係 Golin Harris 同 Burson-Marsteller 呢類鬼佬行嘅天下,人哋甚至有專人去招呼呢啲 bid。我哋要搶,其實都唔易。出入咗幾轉美利大廈 10 樓之後,我哋睇中一個青少年發展項目嘅 project,度咗一堆橋、寫咗個幾靚嘅 proposal 準備入 tender。

萬事俱備,入 bid 嘅日子就係琴日。因為我放大假嘅關係,所以,我就將最後嘅步驟(即係 print 出嚟然後去 GIS 打卡鐘入 tender)交俾我唯一嘅 AE Raymond。講真,手板眼見功夫,一隻受過訓練嘅猩猩都勝任有餘。偏偏我呢個傳理系畢業嘅高材生,竟然連我部 laptop 都「open」唔掂,白白錯過咗成件事。

社團有責任制,細佬有事,大佬要攬上身;公關公司都係。雖然,我一億個唔想攬呢條契弟,因為,我連佢係人係鬼都唔知 — 事實上,佢同 Vienne Paula 行得好埋,呢鑊嘢係意外定人為都未知之數。

不過點都好,其實我都做到有啲厭。借啲倚同班鬼佬開個拖,四四六六掂就掂,唔掂就起身,其實都唔係壞事;反正,喺呢間嘢做 AD 同做 AC 都冇乜分別。我真係咁鍾意落手落腳做、又真係咁做得的話,點解唔自己做,要做埋搵埋俾你班死鬼頭使?

講就咁講,喺香港八年,我真係冇諗過要創業 — 話咁易咩?!我老友 Christine 都捱到得返半條人命啦!就算要起身,都係搵過第二份工啫。

(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中環遊戲》全集目錄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