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小說、散文,廣東話寫作。長篇小說 《當首爾仍是叫漢城的那些年》系列、《北角演義》、《初雪》、《中環遊戲》作者。 https://medium.com/@herrfung 、 https://t.me/ifpush

中環遊戲(33)

發布於

台北晚9朝5

唔好以為呢篇唔再係「和你飛」就代表我甩難,其實我都仍然要飛……

話就話怕飛,但我嘅飛行次數紀錄,可能係朋友圈中最多嘅一個。自六歲開始,每年最少出門兩次。去美國讀書後,直頭飛到九彩,一有稍為長嘅假期,唔係飛香港就飛波士頓,再唔係就溫哥華。如果速度真係可以扭曲時間的話,我嘅卅六年,比一個正常人嘅卅六年,肯定多幾秒。

同都先生嘅一席話之後,我想成為 Daehwa 香港嘅 PR agency,經已唔再係煲吓冇米粥咁簡單。為咗令呢件事十拿九穩,我決定再次打我嘅「人情牌」。今次人情牌嘅對象,係 Cindy — Chloe 自小學開始、一直到大學嘅同學、好姊妹兼競爭對手、frienemy。

根據 Chloe 嘅形容,Cindy 係個有機心、有野心嘅女仔;美麗嘅外表背後,有著複雜嘅 algorithm。Chloe 當年用「iMac」嚟形容 Cindy:即係「睇得又有腦」。

坦白講,其實咁仲好。商業社會從來都係「唔怕你痴、唔怕你呆、至怕你唔來」嘅地方;你無欲無求,我反而唔知點應付你。你拎住張 wishlist 嚟同我擺檯,我仲可以搵到我哋嘅共通語言。

我同 Cindy 嘅共通語言有兩種:友情、利益。我相信,點都比只得一種好。


見完阿都之後翌日,我返咗香港,但隨即訂咗聽日飛台北嘅機票 — 我約咗 Cindy、兌現我「去上海見完社長之後,即刻碌返嚟台灣見佢」嘅承諾。

「啱啱先返嚟又飛?」Winnie 幫我訂咗機票同酒店後問我。「辛唔辛苦呀?」

「辛苦,但有計咩?」我笑一笑反問佢。「我唔去邊個去?」

「阿都個秘書,係你喺韓國嘅好朋友……」佢若有所思、然後靈機一觸。「佢係唔係你以前嗰個韓妹女朋友呀?」

「梗係唔係啦!」我斷言否認;呢個時候只要稍有少少猶豫,必定死無全屍。「邊得嚟咁多韓妹女朋友喎……」

「係咪唧?係咪唧?」佢好有興趣。「係咪有殘廢餐食嗰啲韓妹唧?似金喜善定似宋慧喬呀?定係你最冧豬嘅崔智友?」

「你估韓國真係周街靚女咩,喺明洞撞口撞面都係豬扒多過人啦……」我冇佢咁好氣。「總之我搞掂就盡快返嚟啦!」


翌日黃昏,台北 101 八十五樓欣葉。

「人哋隻蠢蛋呀……」Cindy 滿臉為食相 + 笑容望住我。「……我係咪真係可以叫㗎?」

「叫啦!」我都笑笑口望住佢。「鬼叫我冇飲你餐喜酒,又冇送結婚禮物俾你咩!嚟啦!任你劏喇!」

「好嘢!多謝 Alan 哥哥!」佢好興奮咁轉台用國語同個 waitress 講。「麻煩你,這個套餐,兩位。」

Cindy 扭緊我嘅,係價值每位八千台幣嘅五個 course 台菜套餐。雖然呢餐唔會係我食過最貴嘅一餐,但其實我骨罅都有少少赤……

不過,今晚係我同佢「套交情」嘅一晚,睇咗十幾年友情份上,赤就赤啦!

「你啲中國語講得幾好喎!」我讚佢。「幾時學㗎?」

「你個好老婆教㗎!」佢笑笑口睇我嘅反應。「個衰婆仲收到我鬼死咁貴,話我可以 claim 公司、唔志在喎……」

佢唔識 Winnie,所以佢口中嘅「好老婆」,係講緊 Chloe。

「嗱,唔爭在而家俾埋你喇!」我唔想再同佢喺 Chloe 嘅事情上糾纏,於是遞上一份包得好靚嘅禮物。「補祝你新婚快樂、白頭到老、永結同心。」

「嘩!多謝你呀 Alan 哥哥蠢蛋!」佢拎住份禮物,有啲喜出望外。「Tiffany 呀!我之前睇小美放閃晒命都睇得耐喇!今次仲唔到我?!我可唔可以影張相 send 俾佢晒吓呀?」

我指一指身旁嘅落哋玻璃,然後同佢講:「你想唔想就咁用最快嘅速度落樓?」

「唔晒咪唔晒囉……」佢啤住我伸一伸脷。「我返到屋企先影俾佢睇!」

「呢套係杯嚟㗎,唔係我送俾佢啲銀器;」我好整以暇咁答佢。「你就算影俾佢睇,佢都唔會妒忌你。你兩姊妹都唔細啦,仲玩埋啲你激我、我激你嘅嘢?」

「唓,呢啲係我哋兩個嘅相處方式;」佢一臉不在乎。「你啲男人唔明㗎喇!」

「又請我食餐咁貴嘅飯、又送結婚禮物俾我……你唔會無啦啦對我咁好嘅……」Cindy 臉色一沉。「你係咪想我講小美嘅近況你聽呢?」

「梗係唔係啦!」陰謀我的確有,不過冇咁簡單。「都分開咗咁耐,我先唔會咁緊張佢啲嘢呀……」

「哦,咁好啦……」佢有少少好似自言自語咁。「都好嘅,佢而家同佢男朋友咁甜蜜,又就嚟結婚,你都係唔好知咁多喇……話晒都一場夫妻,始終都有啲 hurt 嘅……」

聽完佢呢段說話之後,我霎時間完全唔識俾反應,呆咗,連笑容都僵住咗。

原來小美已經有男朋友,仲就嚟結婚……

睇嚟,之前我仲諗住返去搵佢,原來係我一廂情願嘅痴心妄想……。我唔係應該戥佢開心嘅咩,點解我個心好似喺 101 樓 wireless bungee jump、free fall 落去地下咁嘅……

「好傷心呢?喊啦,喊出嚟好啲㗎……」佢好關切咁望住我。然後突然間,佢再忍唔住、kit 一聲笑噴當場。

伏已中。

太耐冇見,我一時唔記得,佢兩姊妹玩人,天下無敵……

「아이씨……미쳤어 ? (妖……你癲㗎?)」我做個地道韓國人反應,係咁 sssss 佢。「幾廿歲人仲玩埋啲咁嘅嘢……」

「哈哈哈哈!你結咗婚㗎喇,好心你就收心養性啦!」佢仍然控制唔到佢嘅喪笑。「兩句說話就露晒餡,幾乎喊埋出嚟,你第日實俾你老婆恰死你!唔怪得金銀美叫你做蠢蛋……飲啖茶定吓驚先啦,情聖蠢蛋!」

「究竟咩人會娶你呢個癲婆呢……」我回敬佢。「你老公嫌命長呀?」

大家從上述嘅對話可以睇得到,我同 Cindy,真係只套交情。事實上,如果我同佢之間,真係要搵共通語言的話,交情可能遠比利益更有效。

「老朋友」其實就係咁解。

君子可欺以其方,老朋友都係。


同日晚上大約十點,晚飯過後。

「嗱,飯又食咗、禮物又送咗,乜數都找晒㗎喇!」我準備幫 Cindy 截車返屋企前同佢講。「你住邊度?我截的士送你返屋企?」

「我住附近,不過,你唔准截車住;」佢講完後,一手挽住我手臂。「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先!」

我跟住佢行,佢喺信義路同松智路轉角個公園停低,然後搵張 bench 坐低咗、再拍一拍張 bench、示意我坐喺佢隔籬。

「點呀你,又想玩乜先?」我笑笑口問佢。

「嘻嘻!」佢嬌笑、然後打開手袋、拎咗樽燒酒出嚟。「哥哥陪我飲酒!你好耐冇陪我飲酒喇!」

佢扭開樽酒,大口飲一啖:「我嘅。」

然後佢再飲一大啖:「呢啖代銀美飲嘅,到你喇!」

佢遞咗樽酒俾我。我接過,大口飲一啖。灼熱嘅燒喉感令我不自覺「啊」咗一聲。踏入十月,台北嘅夜晚開始有些微涼意,酒進入身體轉化成熱量,正好中和呢種中秋過後嘅涼意。

一樽韓國燒酒,大約 350–360ml,我哋飲得幾啖,樽酒都去得七七八八。

「酒就飲晒喇,」我搖一搖個空樽。「捨得返屋企未?」

「咩呀?仲有呀……」佢打開個手袋俾我睇,我起碼仲見到兩三支燒酒喺裏面!

女人嘅手袋,其實係咪叮噹個法寶袋?點解個個手袋都可以容納無限量物件嘅?我見過 Winnie 個手袋,可以裝晒一餐餸連汽水……

「你個癲婆……」我擰一擰頭。「你唔係諗住喺街飲晒佢呀?越夜越凍呀……」

「咁點算好呀?」佢眼碌碌望住我。


二十分鐘後,台北君悅酒店某客房。

我帶咗 Cindy 返酒店。呢件係我識佢十幾年、諗都未諗過嘅事。

我唔會搞佢。
我唔會搞佢。
我唔會搞佢。
我唔會搞佢。
比好重要更重要,所以講夠四次。

「薯片……薯片……唔該!交換吖!」我遞咗包薯片俾佢,然後佢俾咗支酒我開。「Alan 哥哥,我哋識咗幾多年喇?」

「唔……十二年喇……」我心算。「當日識你嗰陣,我同小美都未拍拖……」

「我記得,喺狎鷗亭撞到你哋兩個吖嘛!」佢亦都回憶緊過去。「其實嗰陣同你哋去下午茶,我已經知道小美鍾意咗你。佢平時對其他男仔唔係咁㗎,唔會俾人咁接近、又唔會咁百厭,但對你就唔同。嗰陣我已經知道,個衰妹發姣、你哋有啲嘢……哈哈!」

我哋一邊傾、一邊食零食。坦白講,成四五千銀港紙嘅台灣菜,其實不外如是。起碼,我食唔飽先……

「好掛住我哋以前一邊飲酒、一邊玩遊戲嘅日子呀……」佢有少少感嘆;然後,佢突然拎起手袋。「等我搵啲嘢嚟同你玩吓先……」

佢搏命喺手袋度抄;良久,佢拎返隻手出嚟,手中拎住咗啲嘢……

「啦啦啦,我搵到喇!」佢打開手掌,原來係五粒 공기 (Gonggi,即係好似拋豆袋嘅兒童遊戲)。「嚟,我哋玩 공기 ,輸咗罰飲酒!」

「嘩,咁都有呀?你個手袋仲有啲乜呀?」我笑佢。「你幾多歲呀?仲袋住啲咁嘢嘅?行政秘書喎!」

「唓,你理得我!」佢反駁。「我個手袋乜都有,你搵多兩次,可能搵到你個銀美喺裏面𠻹呀,哈哈!」

「你想呃酒飲,我實成全你嘅……」

「呢位先生,我係韓國人嚟㗎,玩공기 大㗎!你擔心你自己飲到嘔仲好啦!」

就係咁,時光好似倒流返去十年前嘅漢城,我同 Cindy 喺遊戲、閒談、胡鬧中,將佢手袋裏面嘅五支(女人手袋萬歲)燒酒清晒。

所欠嘅,就只差 Chloe 一個;否則,呢個係完美嘅晚上。


同日晚上,唔係,係清晨時份。

一張冚落嚟嘅被將我驚醒;我一望,係 Cindy 想將被冚落瞓咗喺梳化上嘅我身上。

「唔好意思,整醒咗你……」佢一臉歉意。

「唔緊要……」我坐直個人、捽一捽眼。「而家幾點呀?」

「朝早五點幾喇……」佢坐低喺梳化嘅另外一邊。「我都差唔多要走喇,返屋企梳洗換衫,又要返工喇……」

「你有冇瞓過?」我問佢。

「有,瞓咗一陣,飲咗酒特別好瞓;」佢指一指張床。「唔好意思,霸咗你張床,要你瞓梳化……」

「我同你,冇計啦!」我笑一笑,佢亦回以一個甜美笑容。

我叫咗兩份 in-room breakfast,然後同佢一齊食早餐。

「係呢,」我突然醒起。「你成晚冇返屋企,老公冇詐型咩?」

「佢返咗韓國 business trip,要後日先返。」佢一邊食一邊講。「其實我同佢都經常要台北首爾咁飛,所以都慣咗靠電聯。」我點頭。

早餐過後,Cindy 喺梳妝檯前補妝。我見呢個係最後機會,於是行埋去佢身邊同佢講:「Cindy,其實今次我搵你,仲有啲嘢想……」

呢個時候,佢企起身,示意我唔使再講落去。

「其實,幾日前你喺我 office 出現搵社長,我已經大約估到會發生啲乜事;」佢好認真咁同我講。「就算嗰一刻我未係好清楚件事,慢慢再睇返啲資料,其實我都 round up 到個故事……」

佢的確好聰明,再加上呢十多年嘅閱歷,令佢嘅智慧更上一層樓。

「放心啦,我點都企喺你呢邊。」佢笑一笑望住我。「我會幫你同社長講好說話。其實呢件事對佢嚟講,係好簡單嘅嘢;對我嚟講都係。放心啦哥哥,包喺我身上!」

有時候,可以同一個了解你嘅人合作,嗰種「大家唔使多講、一切都在心中」嘅默契,實在爽過一口氣隊半支 Johnny Walker Blue!

「惠兒,多謝你。」我非常由衷嘅一句多謝。

「哥哥,」佢望住我。「我叫得你做哥哥,呢個稱呼唔係叫吓就算;我真係當你係我哥哥。呢啲舉手之勞,你唔需要太過客氣。」

識個好嘅朋友,好過投胎投得好。

我諗,我今次打出咗個 home run。

我送 Cindy 落去搭車,佢同我講:「你返到香港之後,我會叫秘書 courier 啲申請做 Daehwa 供應商嘅文件俾你簽,你簽完後 courier 返俾我,我幫你盡快 register 咗佢,咁樣社長先可以向崔社長推薦你。」

「麻煩晒你!」我向佢點頭。

「都話叫你唔使客氣咯!」佢輕輕拍咗我手臂一下。臨上車前佢同我講:「下次我再嚟香港,到時約埋你太太一齊食餐飯吖!我仲要喺佢面前爆你喺韓國嘅大鑊!哈哈!」

雖然我知 Cindy 係講笑,但如果有朝一日佢真係嚟香港探我的話,我諗我要 prep 定佢,Winnie 其實唔知 Chloe 嘅嘢……

《中環遊戲》全集目錄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