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小說、散文,廣東話寫作。長篇小說 《當首爾仍是叫漢城的那些年》、《北角演義》、《初雪》、《中環遊戲》、《極夜之城》作者。 https://medium.com/@herrfung 、 https://t.me/ifpush

中環遊戲(3)

地政署高級量地主任 의 日常

踎墩,根據已故嘅吳昊教授所講,當年西環三角碼頭嘅苦力,一直以嚟都係散工制,貨倉有貨落船或者上岸,就會召集一眾苦力開工。喺冇工開嘅時候,苦力們就會踎咗喺海邊用嚟俾船隻綁定船身嘅「墩頭」上面,等待貨倉開工嘅指示。

久而久之,冇工開冇嘢撈,老香港就會稱之為「踎墩」。

喺 2008 年嘅秋天,我開工嘅地方冇墩頭俾我踎,唯有踎喺屋企等運到。

如果唔係食榖種會坐食山崩的話,失業其實都係漫長嘅職場生涯中嘅一點小確幸 — 如果人生係一場演唱會的話,咁失業就係暗星嘉賓上台表演嘅「廁所位」,可以俾你去擺低幾兩、處理一啲你平日冇乜時間去處理嘅嘢。

微涼嘅秋天、藍藍嘅天空、柔和嘅陽光;微風輕輕吹拂百葉窗,露水喺「午後の紅茶」嘅膠樽上面滑落追逐。「活在當下、擁抱踎墩」,其實係個唔錯嘅人生體驗。

唯一一個小小嘅唔好處,就係我真係無從估計,呢次金融海嘯,究竟要玩幾耐。

嚟緊嘅冬天,我就卅五歲。我有啲擔心,呢次失業,可能會變成提早退休……


2008年9月30日,星期二,last day。

「多謝你呢段時間嘅工作,希望喺將來我哋有機會再合作。」Sebastian 喺我離開前同我握手、講咗呢番說話。

其實,我真係好唔捨得呢段 last day 嘅日子,畢竟,真係好難可以日日無代價喺公司 SM 你討厭嘅人;呢啲機會,真係未必有下次。我敢肯定,如果我嘅離職通知期再長兩個星期的話,Paula 應該會頂唔順辭職。

有時候,喺辦公室,要用非行政手段去整頓一個人,其實唔係咁困難,只要你夠野蠻就得。當你了解到真正嘅背後含意之後,「按章工作」呢四個字,就足夠玩死好多人。

離開公司,我揸咗架車去新天星碼頭,等 Winnie 放工 — 呢個幾乎係我哋嘅日常約定。佢喺海港城返工,放工就會搭天星小輪過嚟中環,然後我接佢;咁樣起碼慳返幾十蚊隧道費、同埋個幾鐘塞車時間。

等緊 Winnie 嘅時候,我坐喺我架二手IS 250入面(換咗車,架Z4係時候甩手),不停咁諗我下一步應該點做。

正路嚟講,阿差都知我應該搵過第二份工。問題係,喺呢個咁嘅非常時期,究竟我應該去邊搵份工呢?香港人出名船頭驚鬼、船尾驚賊,喺美國爆鑊之後兩個星期,我已經聽到有個別生意人表示,呢次嘅金融海嘯,可能要衰十年或以上!當然,我唔排除呢班人只係為咗想慳返今年嘅雙糧花紅、同埋鋪好路明年減薪、先至講埋啲咁嘢。

問題係,而家呢種悲觀情緒散播全球,就算實際嘅情況未必有咁大鑊,呢種「自我應驗」睇法都可以令情況惡化。究竟香港要衰幾年都仲係未知之數,我搵工呢個念頭,就必定衰到貼地冇黐牙 — 就算真係有人肯請,人工打個七折都走唔甩……

接咗 Winnie 之後,我哋去咗鴨脷洲一間私房小店度食晚飯。我哋有個習慣,鍾意搵啲比較吊腳嘅地方食飯,唔想同人迫之餘,又有位泊車。

「咁你之後諗住點呀?」食飯嗰陣 Winnie 問我。「想搵份咩工?」

「最好就係 in-house、好似你咁啦;」我答佢。「乜嘢 business nature 其實都唔緊要,反正唔係太冷門的話,我都會有啲認識。不過,呢個時勢,想搵份似樣嘅工,真係好難……」

「明嘅,個個都縮埋一角……」佢答我。「盡吓人事啦,不過,你都要諗吓,隨咗喺外邊搵工之外,仲有冇其他嘅諗法……」

「其他嘅諗法?」我反問佢。

「有冇其他相熟嘅朋友請人?」佢眼碌碌咁 brainstorm 緊。「會唔會做住 freelance 接啲細 project 嚟做住先?唔知呀,都係講起先諗到㗎咋……」

熟朋友請人?

唔……


幾日後,午飯時間,Landmark Mandarin Amber。

我決定搵個熟人出嚟吹吹水、收收風。

「馮老闆!我飲緊阿爾卑斯山嘅礦泉水呀!」Christine 拎住樽個樣幾 fancy 嘅礦泉水、擺一個好似人哋賣礦泉水嘅 post。「有冇覺得我成個都 high class 咗呢?」

「我覺得你似 high 咗天拿水多啲……」我串佢;老友就係要嚟串嘅。「飲水你就飲水啦,反乜撚嘢高潮眼啫……」

「屌!對你好啲真係唔得嘅……」佢放返低樽山坑水,仍然啤住我。「點撚樣呀你!無事不登三寶殿,你日日攬住條女就得啦!無啦啦約我出嚟做乜?」

我坐定、點好餐、飲啖水,然後同佢約莫咁講咗我冇做呢件事。

「唔……」Christine 進入佢嘅認真思考 mode;老實講,佢份人平時癲還癲,一到講正經嘢,佢仍然係好 top 嘅一個前輩姐姐。「其實你決定離開,的確無可厚非。但係,你離開嘅時機,真係有啲尷尬……」

「我同意。只不過,件事係咁發生,我都冇得揀……」我同佢講。

「我明嘅,不過,呢個時勢你要搵返份工,真係唔易……」佢仍然皺住眉頭;好耐冇見過佢咁認真,亦都間接確認咗,我呢鑊真係斷得好正。「我可以幫你問吓啲客同埋朋友、舊同事。不過,我信心唔係咁大,你知啦,香港人對經濟危機呢啲嘢,真係好敏感;一縮可以全部縮晒……」

「得啦,完全理解;」我答返佢。「唔該晒你。」

「屌,客乜嘢氣吖!」佢鬆返一口氣。

「係呢,呢排生意如何呀?」我問佢。

「唉,除咗包皮(按:包皮者,惡劣之謂也;男讀者應該比較容易理解)之外,都應該冇更好嘅形容詞;」Christine 長長嘆咗口氣。「打死狗講價都算喇,家陣仲玩埋壓完價壓數期,一開口就三個月,大公司仲仆街到半年先捨撚得找數!找遲啲唔撚使俾咩!都唔知班仆街喺邊學返嚟……」

「係喎!」佢突然好似一言驚醒咁。「不如……你過嚟幫我手吖!」

「吓?」我有啲驚訝。「你講真㗎?」

「我個樣似講笑咩?!」佢好認真咁望住我。「你又唔係唔識搞 event,過嚟幫我,好過喺外邊俾啲仆街壓價啦屌你!」

我靜咗落嚟,腦海高速咁分析 Christine 呢個 offer。

我知道嘅係,Christine 近呢年嘅生意都麻麻,因為好多新公司割價搶客,令佢損失咗一啲做開嘅舊客。我亦都知道,以佢而家嘅規模,佢搵嘅錢同養嘅人,應該攞到平衡,唔會賺大錢之餘,亦都唔會餓得死佢。點解無啦啦要喺呢個時候開個新 headcount 去加重自己負擔?做 BD?講唔通啫。

識佢十年,我其實好了解佢 — 佢想喺呢個非常時期、用呢個方法嚟幫我渡過難關。佢已經唔係第一次咁做,當日我喺韓國俾人搞死我個 working visa,佢就已經試過夾硬開 headcount 請我、試圖幫我搞返個 working visa;後來因為過唔到韓國移民局先至不了了之。

有個好似 Christine 咁嘅朋友,我前世一定做咗啲好事、救過好多人。

不過,我亦都知道,我唔可以接受佢嘅好意。因為咁樣做,就等於我將我嘅不幸同擔子,轉嫁喺佢身上。做朋友,唔可以咁自私。

「搞 event……你都知我有 event 恐懼症㗎啦……」我擰擰頭。「都係等我諗吓先……」

朋友嘅好意,心領就夠。冇必要接受之餘,亦都冇必要踢爆;所以我求其搵個藉口推咗佢。

「咁你諗吓啦;」佢打圓場。「不過,就算俾你搵到第二份 agency 工,你都係走唔甩要搞 event 㗎啦!」

「係喎!」佢對眼轉一轉,突然諗到啲嘢。「點解你唔自己搞啫?」

「搞乜呀?」我問返佢。

「搞公關公司囉!」佢答得好理直氣壯。

「你估女人咩,話搞就搞……」我其實有啲搲頭,唔係好明佢諗咁乜。「呢個時勢自己搞公關公司?我啲榖種好快就燒得晒𡃓。」

「梗係唔係叫你擺到個頭咁大、又請人又開 office 又盛啦!」佢解釋佢嘅諗法。「其實有好多公關job,你一個人都可以接嚟做。好似寫 press release 呀、翻譯呀、新 product 嘅 copy writing 呀、media management 呀、media pitching 呀;吖!最近啱啱興嗰啲 Facebook marketing 呢,其實都啱你做、又唔需要一大棚人去做㗎喎!你都喺呢行咁耐日子,我見你識嘅人都唔少,點解唔試吓自己做啫?」

佢咁講,又好似有啲道理……

「唔使大搞㗎,你幫自己諗返嗰公司名,然後使幾千蚊搵啲秘書公司開返間有限公司;」Christine 繼續講佢嘅 idea。「再搵個靚仔啲嘅商業區、俾少少錢搵間商業服務公司租個地址收吓信、同埋飛條電話線俾佢哋聽,咁你咪係一間有規模嘅公關公司囉!你唔自己踢爆自己,邊 Q 個知你打單泡喺屋企做嘢喎!皮費咁輕,每個月做一單就打和、兩單就有賺!」

「搞掂晒呢堆嘢之後,再慢慢 call 返你啲舊客;」好明顯,佢自己都應該係咁撈出嚟嘅。「最初先由一啲簡單嘅 paperwork 做起,慢慢做落咗、啲客又有信心,咁你就自然會越做越大。就算做唔大呀,起碼你都有多少收入幫補吓先啦!都唔知個市仲要仆街仆幾耐……」

聽落,又唔係冇得諗嘅;學佢話齋,起碼好過坐喺度乾燒錢等運到……


10 月底某 weekday 嘅早上,中環。

一個月內第 N 次俾啲 personnel agency 召出嚟「interview」。我開始覺得,佢哋手頭上根本就冇客請人。叫我出嚟見面,其實係想借個淡市嚟執企理自己啲客戶資料、順便 train 一吓啲新 headhunter 點樣 interview 啲 senior executive,然後就幫手消耗我嘅油錢同停車場錢……

呢段時間,我已經完全放下身段,連嗰啲甚麼「唔會自己直接 send resume 俾僱主」嘅鳩噏教條我都放低埋。結果呢?除咗 personnel agency 之外,冇任何一間公司覆過我,連問價都冇。其實個個都縮埋喺個殼度靜觀其變,之所以仍然出 ad 請人,一來就係已經訂咗 package 俾咗錢、不出白不出;二來就係粉飾櫥窗、扮天下太平;反正都係今年嘅 budget 預好晒。

出年個 budget 要 cut 幾多都未知,自己公司準備裁幾多人又未知,仲邊夠膽請人……

我返到屋企,拎咗張我 keep 咗一陣嘅報紙出嚟,上面有某間秘書公司嘅電話。我打俾佢哋,叫佢哋幫我開咗間有限公司。

既然冇人請我,就等我請自己啦。

《中環遊戲》全集目錄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