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小說、散文,廣東話寫作。長篇小說 《當首爾仍是叫漢城的那些年》系列、《北角演義》、《初雪》、《中環遊戲》作者。 https://medium.com/@herrfung 、 https://t.me/ifpush

中環遊戲(13)

發布於

容易抱住誰十年 最難是放

Chloe盤起咗個髻,著起呢套「傳說中」嘅韓服,好優雅咁行出嚟。我一直都知我女朋友靚,但係我從來冇諗過,佢可以靚到咁。拍咗拖年幾,雖然朝見口晚見面,但我仍然俾眼前嘅影像迷倒。
就好似當日,喺東大門嘅回眸一笑;我個心跳得好厲害。唔同嘅係,呢一刻我腦海中見到嘅,係佢著住呢套禮服嫁俾我嘅情景。
Chloe 知道我呆望緊佢,輕輕低頭,有啲怕醜。

《當首爾仍是叫漢城的那些年》陸拾貳

人生固然要不斷面對新挑戰;然而,有時候,某啲「舊挑戰」嘅一個回馬槍,都可以令人措手不及。

舊的影子、舊的聲音,但新的痛悲……


仍然係週末晚上,IFC 某戲院。

同 Winnie 食完晚飯後,我哋嘅通常節目就係搵戲睇。而今日,我特別需要一套電影嚟俾我唞吓氣……

因為只有戲院伸手不見五指嘅黑暗,先可以俾我放低我已經演咗一日嘅戲、暫時做返自己。今日全日,我都扮演緊「冇嘢呀、冇事喎」呢齣戲。

其實,我完全 no idea,點解 Winnie 試婚紗嗰陣,我會有咁嘅反應。嗰滴眼淚,完全令我有種撞邪嘅感覺。因為,我當時嘅情緒,並未去到「傷感」呢個地步。你甚至可以話,我當時的確係情緒有啲低落、比較接近「冇乜感覺」嘅方向;但點講都好,都唔會係無啦啦喊得出嘅場景。

即係話,我連傷感都未嚟得切,流乜 Q 嘢眼淚唧!

個情況就係,我一見到 Winnie 著住套結婚晚裝個樣,我個腦就即時湧現 Chloe 著住佢套韓服婚紗、含羞答答個樣;然後,我就無撚端端流咗滴眼淚出嚟……就好似《淚眼煞星》入面嘅火野村窯咁。所唔同嘅係,我哋係俾唔同嘅嘢催眠,同埋我仲未使冧友住。

Winnie 見到我呢個淚眼煞星 look,當然好詫異。還好,佢比較易𠱁,我同佢講佢著套晚裝靚得滯、所以有啲感動;佢信我……問題係,佢越信我,我就越內疚……

點解,我哋要欺騙嘅,永遠係最愛同最關心我哋嘅人?

眼淚的確好 eye-catching,但唔係重點;重點係,點解我仍然耿耿於懷?

喺過去嘅六年幾,我已經盡咗最大嘅努力去忘情。為咗唔辜負我同 Chloe 喺濟州嘅最後承諾,我唔再亂搞男女關係,我亦唔逃避要發生嘅感情。我放開懷抱去接受同初雪不可能嘅戀情、同我嘅好朋友 Miranda 一齊、結婚、離婚,然後到 Winnie。我冇因為我同 Chloe 嘅重創而去否定任何嘢,我努力去接受喺我身邊出現嘅人。

然而,我過去嘅魔咒卻一直纏繞我……

電影嘅光影投射喺戲院嘅銀幕上面,影像折射到我嘅瞳孔內,但我腦部仍然 process 唔到接收咗嘅資訊;光影繼續毫無意義地折射喺我面上。我嘅思緒,一直遠飄至二千公里外嘅首爾。

真想帶你見見我剛識到的她我想聽你意見 這算是病吧 ?為何無論我 願意怎樣試 怎樣也不可一樣愛慕她 ?

咁我又未至於咁變態,不過,幾啱 mood 咁囉……

一套電影,戲裏戲外,都做緊唔同嘅戲。我完全唔知道電影嘅演員喺度做緊乜。而我,就好努力去嘗試,演好 Winnie 男朋友呢個角色。但係,直到現在,我嘅三流演技已經令我穿崩好多次。

其實,我係咪應該同 Winnie 坦白交代我同 Chloe 嘅往事?交代完之後,佢仲會唔會係我嘅未婚妻?

究竟,我仲要背負住我同 Chloe 呢段感情幾耐呢?

小美,你最近還好嗎?


五月初某工作日,或者五月任何一日,其實都冇乜分別。

「喂?唔該 Betty 吖!」
「我係,邊位?」
「Winnie 呀!忙緊咩呀?」
「Winnie!好耐冇見呀!冇呀,咪又係嗰啲囉!點呀你?呢排忙緊乜呀?仲喺 skincare 度做緊?」
「我?我冇做成個月喇!而家跳咗出嚟自己搞呀……」
「嘩!你就好啦!做老闆喇!實好世界啦!有冇好嘢關照吓先?」
「唏!老咩闆吖,咪又係要做!係呢,你哋呢排啲 promotion 點呀?有冇嘢我可以幫到你㗎?」
「我哋?唉,仲好講……今季啲生意咁靜,老細又摙到個 budget 實一實,我哋乜嘢都做唔到呀……最近好似連 PR firm 份 retainer 都未必續約、諗住自己搞返咋……」
「如果你哋想換 firm 嘅,可以考慮吓我哋喎!我哋話晒都係新公司,價錢嘅嘢,可以慢慢傾;我哋識咗咁耐,又合作咗咁耐,實幫你睇實啲 PR 嘢嘅!」
「真係換先啦,老細嘅嘢……唔到我話事嘅……Winnie 呀,我有第二條 line 入呀,下次再傾啦!bye!」

類似嘅對話,喺五月份內,應該發生咗不下百次。

喺香港,做 BD 搵生意就等於一條矮肥醜柒窮嘅毒撚去溝女神一樣 — 好似上面嘅對話咁、一鑊過打沉你嘅,其實衰極有個譜;起碼佢唔會浪費你嘅時間。更仆街嘅係,佢根本對你冇意思,亦唔需要換 agency,但收你做兵,得閒就叫你整個 proposal 俾佢、間中就俾個「oppotunity」你去 pitch 吓、浪費吓時間,其實只不過係試水溫睇行程。

「點呀,係咪好辛苦呀?」我問啱啱傾完電話嘅 Winnie。「使唔使出去行吓、飲餐茶放鬆吓?」

「好呀,」佢大力點頭。「我要食 cake 同食 dessert。」

於是我哋去咗利園 Cova 食 dessert buffet。香港係個好需要 Cova 嘅城市,俾百零二百蚊就可以買到份港女級虛榮感同食到糖尿病,除咗 Cova 你仲可以去邊度搵?

「係呢,你覺得我呢段時間做成點呀?」食緊芒果餅嘅 Winnie 問我。

「Account servicing 方面,都唔需要我多講啦!」我答佢。「至於 BD 嗰方面,其實我覺得你已經做得唔錯。係㗎,不停打電話搵一班你根本連見都唔想見嘅人去搵生意,其實唔好受㗎!半年前,我都差啲放棄……」

「咁你覺得,我哋會唔會夠生意做?」佢個樣有少少擔心。

「其實暫時嚟講,我哋都夠食嘅;」我好輕鬆咁答佢。「雖然,retainer 我哋暫時都只係得一份,但你舊公司嘅工作量咁耐都仍然維持到,再加上其他濕星嘅 project、或者出吓 press release 之類嘅嘢,其實我哋都應該夠維持我哋嘅生活水平……」

「你好似有啲欲言又止咁喎……」始終大家都一齊咗一段時間,呢啲嘢 Winnie 聽得出嘅。

「我諗緊嘅係,『夠食』係咪我哋嘅目標?」我嘗試答佢。「抑或,如果我哋想的話,其實可以更上一層樓?」

「你意思係……」佢有啲不解,因為我從來冇同佢講過有關嘅諗法。

「最初我搞 Infinity 嗰陣,老實講只不過係金融海嘯搵唔到工嘅權宜之計;」我同佢解釋。「但係去到而家,我同你都分別投入咗唔少嘅時間同努力。我喺度諗,既然已經開咗個頭,點解唔索性搞得好好睇睇,將佢變成一盤真正嘅生意?」

Winnie 一邊聽、一邊不住點頭。

當我哋一邊食一邊傾緊嗰陣,有把聲叫我:「Alan!」

我抬頭一望,係我個舊老細 Simon。無錯,即係拙作《北角演義》嘅上市公司主席。

「Simon!」我企起身同佢握手。「好耐冇見!」

「係啦,真係好耐……」佢指一指冇幾遠嘅一張檯。「呢兩日啲細路落咗嚟香港搞去加拿大讀書啲簽證嘢,有時間咪順便同佢哋食吓甜品雪糕咁囉。」

我點頭,順便同佢兩個𡃁仔揮手打個招呼。

「近排點呀?」我問候佢。「仲係咪成日香港、珠海、上海、北京咁四圍走?」

「少咗去珠海喇,北京同上海就冇得走啦!」佢答我。「我最近擺多咗時間喺香港,呢邊有啲搞作嘛!係呢,聽聞你最近做咗老闆喎!恭喜晒先!」

聽聞?你聽邊個聞邊個呀?我連 Rachel 都冇講喎!

「多謝!我呢啲生意仔嚟啫,邊係你啲大茶飯吖!」我謙虛幾句。「呢期啲經濟環境都係一般,搵餐晏仔咁啦!」

「你咁叻仔,點會就咁搵餐晏仔吖!」佢好少咁讚我,佢咁講令我打咗個突。「幾時有時間,上嚟我度傾兩句吖!我呢個星期都會喺香港!」

我順口應承佢、答句「搵日吖」 — 根據《香港廣東話語義學》(我作嘅,唔好 google 喇),即係介乎下星期至下世,視乎講者高興。然後,我哋就各自繼續食嘢。

「呢個咪係你舊老細囉?」Winnie 問我。「即係嗰陣開會好冇禮貌嗰個大陸佬吖嘛!佢搵你做乜?」

「係就係開會好冇禮貌嗰個,不過,佢唔係大陸佬嚟㗎;」我答返佢。「我點知佢搵我做乜呀!冇嘅,可能順口啫,佢再搵我先算啦!」

香港地,同人講「得閒飲茶」、「得閒出嚟傾吓」呢啲說話信一成真係唔止雙目失明。隨口噏嘅嘢,認真唔止輸、仲會好尷尬。


一個星期後,上市公司 office。

Simon 竟然認真到真係 call 我,仲約埋今日上去佢 office 傾……

舊地重遊,自然見返唔少舊同事,少不免寒暄幾句聚吓舊。Andrew 已經離開咗公司,但係我當年嘅「抿屎拍檔」Henry 仍然健在。有少少遺憾嘅係,Rachel 亦都已經另謀高就、離開咗上市公司。

自從上次同 Rachel 食飯、無意中俾 Winnie「撞破」之後,我就唔敢再搵 Rachel;而佢亦好知機咁從我生活中消失。於是,一對好拍檔、好朋友,就咁斷絕來往;現代友情故事,有時都可以好兒戲。

「點呀,」Simon 嘅說話將我帶回現實。「我聽朋友講,你檔 PR 搞得唔錯喎!」

「邊係呢,」我熟悉佢嘅性格,我如果認叻的話,佢就會搵位嚟鋤我;於是,我決定認衰仔、免勞氣。「one man band 搵幾多食幾多,同『唔錯』兩個字沾不上邊啦!」

「我一直都話,你係叻仔嚟嘅!」佢繼續俾高帽我戴,無事獻殷勤。「自己出嚟搞咪好囉,唔使睇人面色做人,有發圍好多!」

「係呢,搵我上嚟有乜事?」我唔想再同佢兜圈。

「我最近就學人玩吓啲投資嘢,」佢遞咗張卡片俾我,我之前未見過嘅。「我覺得,我對你嘅業務有啲興趣,我哋可以研究吓合作。」

我望一望佢張新卡片,上面寫住:Wang’s Angel Investors Foundation。佢走去學人做天使投資者?!

我當堂回一回神、然後次音速咁諗一諗今日佢約我見面嘅目的……

佢想投資落我檔嘢度?!唔撚係啩.jpg?!我上世輪迴之前仲俾佢玩唔夠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中環遊戲》全集目錄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