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偉棕

律師,中大社會系畢業,努力捍衞說真話、尊重人權的核心價值;追求落地的基督教信仰;熱愛行山。

美善生活



目前的香港,高度政治化,訂立了〈港區國安法〉,更是極端,政治壓制的感覺,籠罩整個香港社會。


然而,人的生存,本來是為了追求美善生活,政治只是為達成美善生活的手段;現在,政治反客為主,令美善生活無法展開,實在可悲。


所謂美善生活,就是我們對親人、朋友、社群及世界的關懷,感悟我的存活與他人的存活,都是息息相關的(“人文關懷”);我們同時欣賞及享受美與善,包括文學、音樂、美術(“生活昇華”)。


最近再次讀到介紹「西南聯合大學」的文章,很有感受。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由於要逃避日軍的侵略,清華、北大等多間大學,輾轉退卻至雲南昆明,組成「西南聯合大學」。試想想,在兵荒馬亂的環境下,學者還試圖創造一片生命的綠洲,讓學生繼續感受人文關懷、生活昇華。縱使在戰亂的惡劣環境,仍保持對美善生活的追求,這是多麼美麗的一幅圖畫。


最近又讀到陳健民與吳靄儀的對談紀錄。他們兩人都是在社會風浪的尖峰中生活,對話當然觸及種種的社會及政治事件,但給我的感覺是,他們都要超越政治,要談人文關懷、生活昇華。兩位都是博士,但不是學究,他們都談知識、談書本,都認同,在紛亂的環境下,書本我可帶給我們力量。有趣的是,兩人都互相贈送對方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的書籍;鄂蘭廣為人知的著作,是〈平庸的罪惡〉(Banality of Evil)。鄂蘭對極權的抗拒,對自由的追求,均值得我們借鏡、參考。


回到香港目前的生活環境,香港政府的官員及建制派的議員,最近用的都是中國政治鬥爭的語言,可算是赤裸裸的(語言)暴力。我心裏納悶,他們在香港這樣生活了幾十年,究竟有無感受過人文關懷、生活昇華?有無追求過美善生活?還是他們都是行屍走肉,白活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