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偉棕

律師,中大社會系畢業,努力捍衞說真話、尊重人權的核心價值;追求落地的基督教信仰;熱愛行山。

書寫



在這個時代,有必要繼續書寫,所以我決定找一個網上平台,延續書寫生涯。


在學時,參與中大學生報,開始書寫生涯。任職記者及政府,期間當然也不停書寫,但那是為工作而書寫,不算數。1990年代初期,成為律師後,輾轉在信報、經濟日報、頭條日報及晴報等先後開展專欄,到現在差不多30年了。


有人說,到了這個2020年4月,香港進入新的年代,就是一國一制元年,事實見諸:一、中聯辦及港澳辦不理會基本法第22條的規定,正式直接干預香港事務;二、特區政府(是否先與中央商討決定,不得而知)起訴15名(主要是)傳統泛民代表,與中間派開戰,中間路線亦正式終結。


很多人問,在這大環境下,我們如何反抗呢?我認為,書寫是其中一種武器。強權的一個慾望,就是掌握話語權:消滅真相,並把曲說為直;書寫,就是通過文字,令真相得以繼續記錄下來,令曲的不能稱為直。這就是對強權的反抗。


中央政府現在要重新解釋基本法第22條,其實我們也沒有興趣再與其詳細辯論,反正第22條應如何正確理解,中央就是中央,可以指鹿為馬,我們也沒法在現有權力架構下予以反對。但陳文敏說得好,第22條應怎麼解釋,從前已有人書寫過,成為歷史(文獻)的一部分,歷史(文獻)已說明第22條應如何理解及應用。現在,再說什麼都是強詞奪理的了。


對於一國一制的正式來臨,我當然失望,但並不驚奇,因為早在意料之中。我也不感到太過沮喪,大概因為到現在我還可以書寫,通過書寫,可竭力保存真相,並與歪理抗爭。我希望以這樣的方式,作出微小貢獻,每週(五)在本網站發文。本篇為開始篇。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