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偉棕

律師,中大社會系畢業,努力捍衞說真話、尊重人權的核心價值;追求落地的基督教信仰;熱愛行山。

兩種信仰

發布於



我曾在這裏書寫,基督教在香港有兩種傳統,一種是以個人為主,並把信仰寄託在永恆(永生)的福樂,另一種是追求社會公義。在反送中及最近的國安法議題上,這兩種傳統所帶出的信仰分歧,更為明顯。


根據第一種傳統,由於信仰的重點在永恆,而且理論上現世是不可挽救的,所以信仰不要求信徒參與世界的建設與改造。過去幾十年,香港大致繁榮安定,雖然也有社會不公義的事情,但總的來說,社會矛盾不算激烈,所以「不求聞達」的信仰態度,不會受到很大衝擊。然而,近年來香港與中國的衝突越來越明顯,而信徒只關注永恆的福樂,就特別顯得離地了。因此,另一種信仰強調的是一、信仰要求真,所以社會也要求真相;二、是要求公義,對不義的事情要發聲。


就此,第一種信仰也作出某些修訂,例如最新回應是要通過「禱告」去改變世界;就基督教信仰而言,祈禱是無敵的,是很難反駁的,因為祈禱可以改變「領袖」的心(理論上習主席林鄭均可被祈禱改變);祈禱也可以(通過上帝神奇的力量)改變社會。問題是,持這種信仰態度的人,還是堅持離地,堅持不去相信,上帝同樣希望通過祈禱去改變我們的心意,令我們參與對現實社會的批判及行動,從而帶來社會改變。


所以,第二種信仰其實也同意要祈禱,但認為祈禱之後也要行動,行動的第一步,是堅持真相,第二步是批判社會。具體而言,堅持真相就是要調查警暴的指控,確定612、721、831等等日子發生的真相是什麼;要批判的是:政府不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中央粗暴頒布及實施國安法、DQ參選議員的資格、打壓反對聲音及拘捕反對人士等。


在這時代,只是禱告是不足夠的。我選擇了第二種信仰。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