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5 篇作品累積創作 14451 
鄧偉棕

向下的漩渦

警方突然修訂〈警察通例〉,把傳媒的定義收窄為「在官方登記的傳媒及國際知名傳媒」。警方說,這定義不影響記者在公眾地方的採訪,但在「封鎖區」,其他記者(特別是過往一向認可的記者協會及攝影記者協會會員)均會排除在外。這就是問題所在:過去一年,警方在抗爭現場「執法」,經常被記者拍攝採...

10
鄧偉棕

去或留

12名香港人不信任香港的行政及司法制度,逃離香港,卻在一個更壞的國度被拘禁,始料不及;在此只能寄予最真誠的祝願。在這個時勢,去或留對很多人都是逼切的問題,而去或留也往往只能是一個實務的問題,而不是一個道德(應該不應該)的問題。前線抗爭者及在風眼中的前線人物,必須考慮即時的風險...

8
鄧偉棕

六十雜思

幾天前剛剛「登陸」,感謝一些朋友在群組恭賀,但有另一些朋友誤以為我取得在某外地登陸的居留權,祝賀我旅途愉快,可算是有趣的花絮。也難怪,在這個時勢,登陸外地也是正常不過的事。同時,今年也剛好是踏足法律行業三十年。1990年,從英國修讀一年法律專業課程後,回港任見習律師,然後執業及開辦律師行,如此這般,就是三十年了。

鄧偉棕

不再說「三權分立」之後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打響了第一炮,宣稱香港從來沒有「三權分立」,然後特首林鄭出來支持他的說法,認為過去大家提及「三權分立」是錯誤的。其實,三權分立有兩大元素,一、是行政、立法、司法互相制衡;二、是行政、立法、司法機關在指定的事項上有權獨立行事,不受另外兩個機關干預。

4
鄧偉棕

事實與證據

就去年元朗721事件,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昨天出來解畫,說警方基於「事實與證據」辦案,其他評論就不必說了。但我們現在最缺乏的,正是「事實與證據」。經過了13個月,高級警司陳天柱前天會見記者,突然公佈起訴林卓廷等人721在元朗參與暴動;他並解說,當時兩批人勢均力敵、警方不是與白衣人...

鄧偉棕

誅連/牽連

美國政府本月初宣佈,制裁林鄭特首(等共11人),但制裁是否包括林鄭的丈夫及其兒子,至今仍未有完全明確的說法。不過,據報林鄭在美國攻讀的次子,就因為這一制裁而要匆忙離開美國。如果制裁包括受制裁者的親屬,是否誅連?誅連是對是錯?在中國歷史,誅連古已有之。

鄧偉棕

兩種信仰

我曾在這裏書寫,基督教在香港有兩種傳統,一種是以個人為主,並把信仰寄託在永恆(永生)的福樂,另一種是追求社會公義。在反送中及最近的國安法議題上,這兩種傳統所帶出的信仰分歧,更為明顯。根據第一種傳統,由於信仰的重點在永恆,而且理論上現世是不可挽救的,所以信仰不要求信徒參與世界的建設與改造。

12
鄧偉棕

偽議題

特首終於不顧一切,在上周宣布把立法會選舉延後一年,至明年9月。特首說,這純粹是因為疫情,與選情無關。但是根據政治觀察,政客所否認的,肯定就是原因所在。簡單而言,如果純粹因為疫情,延後選舉三個月,應是較合理的做法。而且,這樣延後一年,還有後續更大的影響,就是未來一年的立法會應如何運作。

鄧偉棕

制度破爛

兩個月前,我寫了一篇文章,訴說香港「制度崩潰」。到了今天,我認為更適切的形容是,香港「制度破爛」,無可補救。今年立法會選舉,提名期今天結束,但多名選舉主任,昨天一次過DQ(取消)了12名參選人的參選資格,加速把立法會此一選舉制度完全破壞。

鄧偉棕

未來屬於年青人

香港未來是有希望的,因為新一代的香港年青人有智慧、有清晰的理念,並且有所堅持,所以與強權對抗,最終仍會勝利。觀察流亡英國的羅冠聰最近的表現,印證了以上的說法。羅在七月初流亡英國,最近接受英國廣播公司〈刁難對談〉(Hard Talk)的訪問,又與到訪英國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會面。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