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來港去

香港故事怎麼可能講來講去都是那一套呢?香港故事可以輕輕鬆鬆的娓娓道來嗎?

【港來港去】红磡殯儀館——鬧市中的生與死

發布於

在高鐵還沒通車的那些年,紅磡火車站基本上是大廣東地區和京滬的內地生,這是直達香港第一站。畢竟拖著一大堆行李,誰願意吭哧吭哧再從深圳過關呢。紅磡作為東鐵的重要一站,又把著來往九龍和港島的紅磡隧道,吸引了理工,浸會、城大甚至中大的不少內地生租住。

殯儀館外墻


紅磡毗鄰商廈林立的旅客聖地尖沙咀,那裡有海港城、K11、珠寶店、五星級大酒店還有一間間耀人二目的大藥房。但是哪怕在旅遊旺季,街巷小而窄的紅磡也仍然保持著本土的生活氣息。大概,把大部分遊客最直接勸退的,就是隔在兩個地方之間的生人勿近的殯儀館。

紅磡的本地「煙火氣」主要是來自區內扎堆的三間殯儀館:萬國殯儀館、寰宇殯儀館和世界殯儀館。一點都不遮遮掩掩,大喇喇的三棟大建築就建在天橋邊馬路下,無論你是走著天橋準備去歷史博物館給孩子講故事,還是搭著車準備過海,都逃不過去看見殯儀館。

香港人一般將殯儀館避諱的稱作「大酒店」,畢竟是人人走到最後必須得住一晚的地方。

殯儀館禮堂


連帶著附近的老龍坑街,一直延伸到了黃埔區都是扎堆一樣的殯儀行業,滿街的棺材花圈紙人(甚至還有紙LV、紙豪車、紙豪宅和門口的巴基斯坦保安),走哪都是黑白調。就連茶餐廳裡坐著的食客,也可能穿著大孝服,一邊擦淚一邊吃。從而延伸出了一堆鬼故事,什麼理工天橋橋墩裡半夜走出來一堆人,什麼明明空著的靈車自己動起來,這些鬼故事隨便一搜一大把。

對於鬼怪和神明,不同信仰也有不同的想法,香港地方小,但是習俗多,不光有中國的,還有外國的,各式各樣都有。作為一個國際化大都市的殯儀館,自然也得有相應的國際化服務,於是這些殯儀館,準備的儀式也多元。

不同宗教的葬儀用品


信佛教的要念經、信道教的想找道士、信天主的要聖水、伊斯蘭教和回教又有另外一套做法。選擇的棺材和追悼的房間也豐儉由人,棺木分中西兩款,還有以紙為主的環保棺木。價格豐儉由人,普遍來說中式棺木貴一點,因為中式棺木是實實在在的實心木,沉甸甸一大塊木頭,不像西式的木板棺材,所以黑人抬棺舞蹈團能扛著西式棺跳到全世界,也絕不能扛著中式木棺來上一段。

中式棺材


環保棺材也是近年來主流,便宜好燒還環保,主要是用紙做的,和普通棺木放在一起,靠肉眼幾乎分辨不出來。棺材五花八門,價錢也是差距甚遠,每一個棺木價格都不一樣,就陳列室裡掃一眼,貴的能去到7.8萬,便宜的1萬多就能弄一副。港人活著的時候,居住條件天差地別,死了也如此。

貧富不一定由天定,但是生死一定無常,萬一死在香港,基本處理遺體的方法也就是三個:火燒、土埋或者空運到其他地方。其他的例如天葬、花園葬、水葬這些選擇不存在。原本以為香港水上人家多,可能會有些地方有水葬文化,後來發現這是電視劇看多了的錯覺。香港的水上人家很早就被廣府文化同化,所以以土葬的風俗為主。男主角沉痛的把愛人放在堆滿鮮花的木筏上,一邊抹淚一邊目送的橋段,或者海員們一臉肅穆吧同伴推下大海的場景,至少今時今日並不會發生在香港。雖然不能直接把遺體推下大海,但可以把骨灰進行海葬。可以把骨灰葬在東龍洲以東或者西博寮海峽以南,用可溶解物料作成的透明袋裝好,從船上推入海中,慢慢下沉,大概15分鐘左右袋子會溶解,先人的骨灰便真正散落海中。

各種紙紮一應俱全


 所以電視劇真的不能看太多,並不會出現男主角一臉傷痛在海中撒女主角骨灰的場景。且不說萬一撒一半風向變了會不會吃一臉的問題,真正火化後的遺體不是真的灰塵狀,而是一小塊一小塊,很難揮灑的起來。

除了海葬,最近流行的還有撒灰紀念花園,讓骨灰與自然合二為一。較為傳統的土葬條款相對多些,不同的墳場也有不同的價格和時限,到了時限還需要進行起骨。

走在紅磡,殯儀館的導賞員也好,做花圈或者紙扎生意的大叔、甚至茶餐廳的阿姨也好,談及生死比外面人更為超然。紙扎店的大叔這樣對客人說,“本來就是無常事,所以每個人都應該早點想想。”


仔細想來也對,一次疫情,看到了世上多少悲歡離合。所以有時候閒下來,想想自己想要一個怎麼樣的葬禮,也是挺合理的一件事,畢竟婚禮一輩子不止一次都得非常認真,何況葬禮這種一生就一次的事呢。如果可以,倒不如把追思會弄成人生最後一場派對,賓客們跟著自己的信仰愛上香上香,愛念經念經,畫十字畫十字。無論如何,請務必講一件和我相處時感到開心的事情。

葬禮上切記播陳奕迅那首《活著多好》,只為了那句:如果想哭請記得對嘉賓滿座,說個笑話紀念我。

「死亡藝術家」William Outcast Chan 攝影:易汶健


其實和筆者有一樣想法的港人還真有一個,他叫「William Outcast Chan」,是個患上罕見皮膚癌的藝術家。幾年前他成了香港第一個辦生前葬禮的人,還請到了live band助興,整個過程都頗為「搞鬼」。仍在「等死」的他創立了NGO「死嘢」(廣東話死東西、壞傢伙的意思),英文是「Say-Yeah」,輔導一些瀕死或有意自殺的人,「以死勸生」的方式來解開死亡的面紗。

作者 :孟兔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港來港去】在港生活必備App推薦

【港來港去】香港茶餐廳的「禮儀」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