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螢

每天與世界大步脫軌,每天卻依然故我想當年。我,70後廢中一個,土生土長香港人,家裡藏著一櫃桶「女皇頭硬幣」。

《抽煙,這個日常逗號》

發布於

從習慣寫作到習慣不寫作,幾年下來,是糟蹋了許多的思考能力與空間。寫作是對世間的觀察,橫眉冷眼有多入微、有多拾遺、有多透澈,就在一紙張一筆桿之間。

****

說起寫作,老派寫作人──不管是編輯記者也好、寫信佬也好、創作人也罷,只要是「揸筆搵食」,莫不都是一叢叢的老煙槍──右手筆桿若是鋤,左手夾著的香煙就是犁;下田筆耕爬格子,甘露清晨霧間,好像特別的靈光一閃。

以前香港室內不禁煙,香煙價格也很平民,一般人對煙民亦沒有太多國仇家恨,港劇《他來自江湖》、港片《英雄本色》,扮演小市民的黑社會的基層的,誰不是藉著一根香煙來發揮演技?至於那些腦便秘的寫作人,吞雲吐霧剎那,就更像是蹲對了馬桶似的,任督二脈從此打開。

只是,隨著時代過去,「吸煙」早已被打入天牢。抽煙,吸煙,食煙,煲煙,總之與煙有關的,就是歹路──燒錢啦、二手煙害死人啦、社會公共健康啦......一大堆的禁煙理由,弄得如今世上,好像除卻吸煙以外無大害。廢中如我是有點搞不懂──若真箇那麼厲害,為什麼卻是煙不禁、稅照抽?

****

不過,抽煙也不盡是壞事。

煙友彷彿是一個超自然結合的團體,只要手執一根煙,無論是街頭巷尾或公司煙格圍爐,煙友們總是滿有默契地動作一致──先扽煙盒、抽出一根叼著,點火深吸一口,才緩緩發話......於是,小圈子渾然天成地誕生了,天南地北,認識不認識,話題特別容易展開。

抽煙也是一個挺不錯的私人空間。工作忙了、生活倦了、腦袋漲了,或僅僅只是想要找個理由從日常中抽身一下,抽煙就是一個挺好用的「逗號」。一根煙,連點連抽連閑聊,不過五至十分鐘,恰到好處的一個偷天短暫空間,正好放放空、抽抽身、回回魂,然後捻熄了丟了煙屁股,一轉身推開煙格大門,又是一條好漢。

****

生活就像寫文章,若沒有段落沒有標點,那僅僅只是一堆無意義的文字,填滿的字海起得了屏風樓,卻植不了樹林。但反過來說,只有藍天白雲與綠葉,了無人煙,也是水清無魚,純淨得沒趣。

一根煙,一罐可樂,夜半無人,咬著薯片閑看腦殘鬧劇。小小的確不幸,小小的奢靡放任。人生,有時就是需要垃圾。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