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苦

日常001 / 寒武纪

發布於
修訂於

按:

有儿故我,生于戊戌,今两岁有余,每日(非故意)搞笑不辍。录其日常,以充谈资。

有女无明,生于庚子,今已(需人扶着)亭亭玉立而不喜读书。录其日常,以观后效。



本月故我感冒,恃病而骄,自行篡改晚间Routine,增加爸爸抱项目。本无可厚非,两年来难睡时皆如此。哄睡曲目已成固定歌单,以《再见萤火虫》始,继以《给自己的情书》,通常此时便已安然睡去,且极易放下。若然不可,接续《天黑黑》和《催眠》则百无一失。可此次非比寻常,几晚接连拒绝此歌单。偶以《寒武纪》试之,效果卓然。然而此后每晚必单点此歌哄睡,尤喜每段结尾之哼唱,两段相同旋律连唱七八遍,小小房间竟夜夜鬼音绕梁,阴森不已。吾十分迷惑于故我之音乐品味,自忖待其长大,必要刨根问底究竟何故。然想来吾能默下歌词者竟十有八九为王菲此等作品,恐亦难辞其咎。

常听言,小儿一病即成长十分。故我本月自从鼻涕不止,语言能力竟突飞猛进,每日如兢兢演员,必要重复几段固定对话,且要求父母捧哏,不捧不可,捧错亦不可。择两例如下:

例一:

故我:(天黑后趴窗户)看外面!

父母:OK!

故我:外面什么?

父母:外面有什么啊?

故我:外面灯灯。

父母:外面有灯灯。

故我:灯灯亮。

父母:灯灯亮了吗?

故我:亮了!

父母:为什么亮了呢?

故我:白天!

父母:是白天吗?

故我:(摆手)不对!

父母:那是什么啊?

故我:(认真状)晚!上!

父母:哦,晚上!

故我:Night time.

父母:It's night time, also called...

故我:Wake-up time!

父母:Is it wake-up time?

故我:No!

父母:It's...

故我:Sleep time!

例二:

故我:(指小区内行车甬路)开车地方!

父母:哦,是开车的地方。

故我:(摆手)不能过去!

父母:对的,不能过去。因为很……

故我:危险!

父母:因为很危险。It's very...

故我:Dangerous!

而例二亦有各类变体,如例三与例四:

例三

故我:(手拿“雷”字汉字卡片)怕打雷!

父母:哦,怕打雷啊,为什么呢?

故我:很大!

父母:什么很大啊?

故我:声音很大!

父母:声音很大也不用怕对不对?

故我:声音很大不用怕!

父母:因为故我很……

故我:勇敢!

父母:You are very...

故我:Brave!

例四

故我:(指玻璃药瓶)玻璃的!

父母:哦,是玻璃做的。

故我:(摆手)不可以碰!

父母:对的,不可以碰。因为容易……

故我:碎!

父母:It's very...

故我:Fragile!

临近月底,故我几近痊愈,仅偶尔些许鼻涕,而咳嗽发烧都已不见,本人亦活力十足。夜晚哄睡不再纠缠,但仍采新Routine:爸爸抱唱《寒武纪》一遍方可放下自行入睡。昨夜亦如此,唯首句”故事从一双玻璃鞋开始“未完,故我便直起头来高喊道:玻璃的!然后直视为父,仿若灵魂拷问。我便不得不停下歌声道:哦,是玻璃做的。并完成例四对话。如胜利口号般的”Fragile"迸出后,故我心满意足趴倒于吾肩,轻语道:爸爸唱歌。这歌里的灰姑娘也无奈等了这么一段捧逗,方能登场。之后一切如常,不再赘述。

四月最后一日,故我终于满血复活。夜间哄睡时经为父小心翼翼试探,终同意回旧歌单,在《给自己的情书》喘不上气的旋律中安然睡去。然皎月映亮之房中吾依然时时幻听《寒武纪》飘渺咿呀。唉!中毒至深,诚无救矣。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四日发布于 https://www.hekuworks.com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