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蔭聰

【越界華文問答】香港首富李嘉誠說了什麼,被內地政法委批評「縱容犯罪」?

發布於

【越界華文問答】香港首富李嘉誠說了什麼,被內地政法委批評「縱容犯罪」?

香港首富、長和系資深顧問李嘉誠成為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抗爭其中一個標誌人物。有他肖像的海報,在街上隨處可見。他更被內地官方機構和媒體盯上,被政法委批評「縱容犯罪」,甚至是促成香港深層次經濟矛盾的元兇之一。究竟他說了甚麼,引來各界反彈?本答問整理背景資料。

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 李嘉誠在修例期間說了甚麼?

8月16日,李嘉誠首度就修例風波表態。他分別在兩分報章登廣告,一篇登內文是「正如我之前說過:黃台之瓜,何堪再摘。」,另一廣告,中間為反對暴力的標誌,上方為「最好的因可成最壞的果」,左右兩旁分別是「愛自由、愛包容、愛法治」、「愛中國、愛香港、愛自己」;下方寫上「以愛之義,止息怒憤」。 

他透過由他創辦的李嘉誠基金會重申,要謙和及珍惜一國兩制,又勸勉青年不要因今天激情成為明天的遺憾,意味着希望他們停止衝擊。

李嘉誠在2016年回應旺角騷亂時,已用「黃台之瓜,何堪再摘」。典故出自唐朝武則天之子李賢生前留下的《黃台瓜辭》,勸告母親不要再對自己的子女趕盡殺絕。李在這裡的用法,一般解讀為寓意別再加深傷害香港,認為所有從政者皆要研究衝突起因,各人即使有不同政見,但不可以繼續做對香港不好的事。

9月8日,李嘉誠出席慈山寺的活動時,與信眾談話,指香港正經歷二戰之外最大的衝擊,希望青年人體諒大局,執政者能對青年人網開一面。慈山寺是李嘉誠出資興建的佛教寺廟。

9月13日,《人民日報》刊登一篇專題文章,內文批評香港政府未有落力解決住房問題,以至累積怨氣。當中有一句被指暗批李嘉誠:「甚麼才是對香港未來負責?甚麼才是對年輕人「網開一面」?這(解決住房問題)才是。」

同日,他透過登言人澄清,於慈山寺活動的言論被曲解,又指已慣了莫須有指責,虛心接受批評,但最為重要的是「寬容不等於縱容,不等於無視法律程序」。

  • 李嘉誠的回應在香港有何迴響?

香港人期待李嘉誠表態,尤其在眾多企業和商人表態反對青年人衝擊社會,以及北京官媒批評國泰航空縱容員工參與抗爭之後。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沒有正面回應李嘉誠廣告內容,惟強調會依法追究任何違反法治的行為。

反修例網民對其「因果」廣告的反應,較「黃台之瓜」更熱烈,因為他們對語句有另類解讀,因為把幾個短句末字重新組合,就得出「因果由國,容港治己」,暗指內地干預太深,導致香港不滿,應由香港人管回香港事務。不少人認為,他亦是僅餘的少數富豪,公開請求社會對青年人寬容,亦因此招來抨擊。

網民相信他的企業王國在近幾年逐漸把註冊地由香港移至其他地方,又加強全球佈局,不像其他巨企般押注內地,李嘉誠因而有更大空間說話,毋須處處憂慮發言對公司的影響。

  • 李嘉誠的言論跟香港地產發展商有何分別?

香港其他地產發展商,大都緊貼北京和香港政府的論調。

例如,九龍倉集團首席顧問吳光正在8月12日在報章撰文,指反修例已「game over(完結)」。反對者的五項訴求「只是讓人感到是『偽裝』以反修例『過氣』的『旗幟』,去爭取『佔中』失敗未能得到的東西、為爭取《基本法》以外的東西鋪路」。翌日,新鴻基地產發聲明,支持特首及特區政府依法施政,支持警方維護法治。

8月17日,政府總部對出的添馬公園舉行撐政府集會,出席者包括吳光正,其兒子會德豐集團主席吳宗權、新鴻基地產執行董事郭基輝、信和置業主席黃志祥和遠東發展主席邱達昌。

因此,李嘉誠的回應,更顯得他和同行與別不同。亦因為此,反修例者縱然對地產財團控制土地,樓價超脫民眾負擔能力有諸多憤怒,但少有遷怒於香港首富。

  • 李氏父子的言論有何不同?

李嘉誠的兩位兒子,長和主席、港區政協李澤鉅暫未公開表態,但他擔任理事的香港總商會,在修例風波爆發前表示支持修例,之後亦要求政府撤回修例。另外,代表地產業界的組織香港地產建設商會,在8月8日發聯署聲明,譴責日漸升級的暴力行為。

二子李澤楷以其執掌的企業代表身份,則在9月4日登報,要求停止暴力,堅守一國兩制,但沒有明言譴責示威者,只說支持香港政府與社會各界人士與青年對話。

  • 內地官媒對李嘉誠的反修例言論有何回應?

內地官媒在李嘉誠慈山寺發言後進一步批評他。中央政法委的微信公眾號「長安劍」在9月12日發文,直斥李嘉誠「縱容犯罪」,不是「為香港着想,而是看着香港滑向深淵」。內容呼應近日輿情,即把青年人抗爭歸咎於沒有前景,尤其沒有能力租樓置業。長安劍問李嘉誠等地產首富過往「囤地圈錢」,會不會對香港市民、香港未來「網開一面」。

新華社同日撰文,一併攻擊本地既得利益集團,阻礙政府增加土地供應或者抬高由囤地得來的土地的價格,或者改變土地用途,謀取最大利益。

《人民日報》緊隨其後,翌日暗批李嘉誠(見上)。

  • 內地官媒把修例風波歸咎於青年人住屋難,說法有否說服力?

的確,民意調查反映,居住問題是香港人普遍對政府政策感到不滿的主要原因。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助教馮志強和香港理工大學專上學院講師李峻嶸,在8月5日反修例罷工場合和網上進行問卷調查,在757位回應者當中,超過八成既同意北京過分干預香港事務,亦同意政府施政偏袒大財團,以及貧富差距已到不合理水平。

另外,香港民意研究所在7月下旬進行電話調查,在逾700位受訪者當中,有81%不信任中央,75%不信任特首,和75%不信任一國兩制,而58%認同受住屋問題困擾導致青年人不滿,比例較低,但仍佔過半數。

相較之下,爭取更好住屋之類的口號,鮮有出現於遊行標語和口號,以及行動前後的文宣。口號及標語比較側重擔心人身自由,擔心修例會削弱人權保障,害怕一國兩制消亡,不滿警察濫用武力。以上這些都是住房政策難以補償。若果香港政府執意把民怨訴諸房屋分配不公,只是說官員轉移視線。

  • 李嘉誠早年獲內地領導人賞識,亦在內地大展拳腳,今天成為北京攻擊對象,是偶一為之,還是早有伏線?

外界只能從蛛絲碼跡推斷李嘉誠與北京的關係變淡。由改革開放開始,李嘉誠深得北京重視,例如獲委任為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更獲鄧小平兩次單獨會面。回歸後,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每逢訪港,也入住李嘉誠旗下的酒店,並與李氏父子共晉早餐。2010年,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在深圳經濟特區成立三十周年慶典前,單獨接見李嘉誠十分鐘。

這些年來,長實在內地大舉興建商業樓宇、發展能源、港口,零售等業務。同時,他也積極回饋內地教育事業,尤其是他故鄉汕頭。汕頭大學就是由李嘉誠基金會出資創立的。

然而,外界普遍認為,在2012年前後,李嘉誠與北京的關係起了波瀾。最矚目的事件,莫過於在香港特首選舉中,代表主流工商界的唐英年敗於北京最終屬意的梁振英,而李嘉誠一直是唐英年的支持者。補充一點,到了2017年特首選舉,他以「女媧補天」的比喻,不開名支持獲北京認可的林鄭月娥勝選。

長實、和黃兩個集團在2015年重組,兩家集團並於開曼群島註冊,變相遷冊。外界相信家族看淡中港兩地市場,然而,李嘉誠和李澤鉅均多次否認。

不過,一些來自北京的觀點,仍然針對李嘉誠。2015年9月,有傳長實地產出售上海商廈,《新華社》旗下的瞭望智庫其後刊登署名評論,警告李嘉誠不應在受過內地政府扶助後,過橋抽板,言辭嚴厲,但文章上載不久便下架。

數天後,《人民日報》再次就此刊登署名評輪,但立場有所軟化,為李嘉誠出售商廈感到可惜,並指因為放棄了中國這個前景無限的市場,他朝必定遺憾。文章沒有令李嘉誠回心轉意,出售事宜在2016年底落實

不少評論判斷,李嘉誠和現任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關係,沒有過往幾任領導人深厚,例如有傳聞指習近平曾經要求李嘉誠在特首選舉改為支持梁振英,惟李嘉誠拒絕。兩人的關係,在外界看來,只限於在2017年香港回歸二十周年慶典握手長達13秒,鮮有報導他們有私人會面。

今年另有一件事惹外界推測李嘉誠甚至在內地的政治權力圈子失勢。香港英文報章《南華早報》在今年6月底報導,他首次缺席汕頭大學畢業典禮,消息人士稱他為大學方面不再重視他而感到痛心。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