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iseverything

微小卻非可有可無的存在

影評《手捲煙》點一口煙,呼一口情

發布於
修訂於
手捲煙,捲一手⁡,也許無出口,惟願留一口

電影:手捲煙(𝟸𝟶𝟸𝟷)

導演:陳健朗

編劇:#凌偉駿 #陳健朗

主演:#林家棟 #袁富華 #𝙱𝚒𝚙𝚒𝚗𝙺𝚊𝚛𝚖𝚊 #白只

榮獲第57屆金馬獎7項提名,參展多個國際電影節,電影《手捲煙》是陳健朗首部導演作品。

看《手捲煙》時很難不想起二十七年前的《重慶森林》,兩齣電影均以重慶大慶為背景,不改是重慶大慶依舊再現為龍蛇混集和犯罪的完美場所,惟一不同之處在於前者著意描寫都市人的關係薄弱和情感隔膜,後者卻道出古惑仔雷和義的一份情。

有關電影探索身份認同已有不少精要的見解,當中關於手捲煙和龜的意象,詳參 @ar.totem

林家棟飾演的關超是華裔英兵,回歸前夕因位階較低並無獲得居英權而成為遺民在香港漂流浪盪債台高築。

南亞裔青年文尼參與販毒,相信表哥不會害他,但一日表哥消失不見蹤影,被遺下的他旋即被黑社會追殺急於逃命。

兩代棄將遺民,因為吞貨和金錢龜交易得罪同一位江湖大佬大口泰,從此成為命運共同體。⁡

後來文尼拿出一包毒品供關超還債,事情似乎有了個完結,二人靠著海傍抽煙相互點火:

關超忽爾問文尼:「你覺得我係一個點樣嘅人?」

文民:「麻麻地啦。」

關超:「我話你知,麻麻地有麻麻地嘅好。」

一個古惑仔明明講流利廣東話,應該是土生土長香港人,但膚色種族緣故還是走到販毒的路上,卻依然天真的一心想供細佬文素上大學;一個古惑佬想與出生入死的兄弟齊齊賺大錢,卻遇上股災連累兄弟自殺從此兄弟情反成世仇。

個人命運總是與大時代連結在一起,做好人或壞人,偶爾屬於上天恰巧分配下來的劇本。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作為同樣有少數族裔主演的電影,手捲煙一句「仆街起上嚟,無分你哋同我哋。」比起《我的印度男友》更能淺淺點出種族之間的平等。

尤為深刻的是最後廝殺場面的長鏡頭,我認為有望成為香港電影一名場面。極其暴力,觀眾的五感是相當難耐的,但若非如此也就無法體現到撈偏門要還那種「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為了活下去活生生的掙扎。⁡

最後台灣黑幫龍頭大哥菜甫落下一句:「你們香港人,只懂自己人打自己人。」喻意不言自明,觀眾自行消化。

手捲煙,捲一手⁡

也許無出口,但願留一口

題外話:林家棟以零片酬出演,真是戲外戲內也雷氣十足。


題外話:林家棟以零片酬出演,真是戲外戲內也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