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舟

不夠努力

《叔.叔》:人總要一點謊言才能活得光明磊落

發布於


這電影裏過場用了空鏡,有一風景在片頭和尾都有出現。那是得有香港味道的公園白細磚地,細葉樹影碎光打在上面,影隨風擺。另外還有榕樹在的士擋風玻璃上的倒影。


影這個意象理所當然代表了世間不容於社會的愛,同志愛、偷情。他們不見得光,要在光照不着的地方活動。然而光和影是一辯證共生關係。有光照耀,才有陰暗之處。


這也是人和世間的共生關係。世間就如正常家庭的飯桌,齊齊整整,大家的臉,各人輩分,看得清楚。另一邊世間的光照不進的是桑拿店的食桌,陰暗,看不清大家,數不清的畸戀,萍水相逢也不知道誰是誰。叔叔們就在這兩個世界穿梭,一邊盡責任,另一邊做回自己的快樂。


這個叔叔苟且嗎?他們不可以活得光明磊落嗎?戲中安排了幾個出櫃老人,由同志社工帶領他們向政府爭取成立同志老人院。矛盾在於,這些老人要公開演說,才可有望得到一個讓他們以同志身分入住,不用受鄰舍白眼的老人院安享晚年。這麼一站出來,第二日就要受人歧視了。


社會,這個眾人的集體思維,根本就不接受他們。改變未到,勉強要他們勇敢,是個不負責任的旁觀者。就算他們願意為同志正名而出櫃,受眾人注視,也不代表他們相愛要受到別人的眼光批判。世間對他者的愛只有八卦閑言。愛情只存在兩人之間。


反正婚姻無關愛情,真正的愛,與世間無關


只有婚姻有示於人前的須要。反正婚姻無關愛情。真正的愛,與世間無關,社會亦不接受那麼多樣的戀情。收起無謂的八卦,把燈光調細,留下一片陰間,也是給一個個人離開社會批判,試愛的空間。


這種生活其實也不是謊言,只是某些人老去,得到智慧,快過社會願意解放對個人的束縛。人若要面對真實的自己,發現自己的真實有這麼多層次,本來就不須要跟社會交代。


**


今日是六月三十日,願盧同學安息。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