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舟

不夠努力

中共在看泛民初選:人民意志會出現嗎?

七月前要通過港區國安法(黨安法),除了震懾七一遊行,還有另一效果,意在九月立法會選舉前分化反對陣營/泛民主派。那時機就是七月由戴耀廷推行的泛民初選。由於這個初選意在派系林立的反對陣營中選出最有勝算的同路人,以求取得最多的超過三十五個立會絕大多數議席,以停擺政府。故這又叫35+計劃。


一九年尾區議會選舉反對派大勝,但半年過去,選舉形勢截然不同。立法會只有七十個議席,比區議會近四百個少得多。一進入選舉,「同路人」撞區便意味互搶選票,減少勝算。但同路人之間多年來都是競爭多於合作。今年最尖端的,已不是派系之爭,而是抗爭路線之別:黨安法下,選擇和極權合作没是對抗,選擇投降還是攬炒?


上星期,港府對罷工罷課公投文攻武嚇。雖然公投最後不成事,港府亦冷處理之。由是觀之,他們更不可能會欣然接受戴教授在港共眼皮底下舉行初選。今日是六月最後一個禮拜,左報都没有開炮。在下認為,他們想看初選。


如果在七月,黨安法已經寫入香港法律,那很可能,政府可以藉此理由將反對此法的參選人篩選出官方選舉(disqualify DQ) 。而且在上一次選舉我們看到,要DQ一個候選人原來只要一個小小的政務官虛作一個理由便可。


上個禮拜中央只完成「一讀」,連草案也不作正式公佈。任港官隨口在鏡頭前癈話連篇。中共要立法當然不用甚麼二讀三讀,什麼事只要叫作「國家安全」就可以硬上弓。拖一個月自然不是為了廣徵卓見,而是,

若他們要塑造神話,時間就是神話的成分。


同時,他們大嗚大放,要讓黨法的子彈亂飛一回,看潛在參選人對槍聲的反應。趁這個禮拜,讓反對派在選民面前表現一下。老泛民們總左支右絀,或如李柱鉻天真地以為可以自立廿三條; 年輕本土傾向的,堅定,激動地反對。遠在北京的共官就喜歡這裏吵,吵得響,中央的沉默就是超然,當黨法塵埃落定時,港府就可以足夠清晰的權威去分化抗爭者。


要記得35+ 從來是為了攬炒而存在的計劃:取得立法會絕大多數以得停止一切議案,包括財政預算案的能力,以選民意志真正和中共討價還價。但泛民中不是清一色攬炒派。還有幻想温文婉約、文質彬彬地和港府合作商討國是的「忠誠反對派」,即是甘願在中共黨安法下假裝一切如往昔美好的老人。


在戴教授的初選,如果攬炒派不能得到壓倒性勝利,並代表泛民出選爭得35+,是没有意義的。這裏有兩難題:一是泛民中人,尤其是梁耀忠那種醜惡獻世投降派,根本不會承認初選結果,到官方選舉又會出來𠝹票。二是,直到今日,我們仍無從得知一九年區議會選舉中票投泛民的選民中,有多少攬炒派,抑或早被黨安法嚇破膽,寧願做港豬在蓋世太保監視下苟活。


第三,也不算是行動的難度,而是必然會發生的威脅。即使初選出現最好的結果,即攬炒派參選人奪得絕大多數出線資格,即使落敗者離場送上祝福,政府仍可以上述理由DQ所有攬炒派侯選人。


對於這三個問題,只有一個行動作為答案:全力爭取同路人支持攬炒,力谷初選投票。出爐結果,要投票人數夠多,而且要是壓倒性的投給攬炒派。這個初選要有足夠代表性。意即,如果攬炒派真的全數被港共DQ,這個初選甚至有比官方選舉更高的代表性。而且,若初選揭示攬炒是人民的選擇,最後由官方「恩准」參與官方選舉的投降派,在國際觀察中只能是中共的花樽。那才有機會招來國際關注。


現在是相信人民意志的時候,我們要做的是使其現身。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