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8 篇作品累積創作 3836 

消弭

Joehasard

是什么让我想起你 红茶,雀鸟或是灯火 黄莺注视野兽 河流臆测八荒 词语覆盖死亡 云朵继续 烛火的葬礼漂浮 月光与风霜齐头并进 黑夜的远处 许多遗憾的假慈悲 枯草的泪 篝火透明 时间被拦腰斩断 消弭

1

“人民填缝一切的的地方”

Joehasard

“人民填缝一切” 上帝与观音并不存在

南京随记2

Joehasard

下着雨,鸟儿不慌不忙26号新增31例,今天正常上班。等地铁的人不少车厢里人虽然比以前少了,但还是满的。即使穿着厚外套,到公司空调一吹,还是头疼。

南京随记

Joehasard

南京爆发疫情前刚刚进入一家公司进行培训,到今天还未正式通过培训期,尚未签合同,我还在上班,负责的组长因为经过机场所以居家隔离了。每天出门的时候时候其实颇为忐忑。第一次核酸检测第二次核酸检测 两次核酸检测已做,但总觉得还是应该居家隔离,然而公司要求为接受到隔离通知及健康码为绿的员工正常上班。

失去第二个微博账号

Joehasard

今日上班,转发郑州相关信息时发现账号无法操作,再一看好像消失了。不知道是因为提及“汉娜·阿伦特‘邪恶的平庸’:她认为这些_员就把自己当成政府机器的一个齿轮那样,尽力完成他所相信的上司所交付的职责,屏除了道德判断。也就是说,恶产生自制度和执行者的平庸性格。

在团场上学的那些日子

Joehasard

捡棉花,摘辣椒,种树,开荒…… 前两天看到一个帖子,再次回忆起初中的那些日子。初二转学到了馕地,因此得以经历上图里所提及的由学校组织的捡棉花。夏天的棉花地*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手机,也没有留下更多照片,以下图片均来源自网络。关于捡棉花 一般国庆节前,就开始捡棉花了。

进击的幻觉

Joehasard

搜索“幻觉”的定义,其实并不确定我所说的“幻觉”是不是定义中的“幻觉”,就姑且将一些“灵魂出窍”与虚幻的记忆称为之“幻觉”。第一次体验到“灵魂出窍”是在母亲去世后。母亲是在暑假去世,葬礼后不久即开学返校,然后开始体验到“灵魂出窍”是什么样的滋味。

一些幼年错乱的记忆

Joehasard

记得小时候适逢庙会,山里的亲戚都来镇上,晚上一堆人围坐在表姑家的床上,门开着,月光很亮,下过雨的地上闪闪发光。后来学苏轼“庭下如积水空明”时总会想起那个场景。亲戚我都不熟,也一向不会说话,她们聊天时只听着,注意力全在门外的水里月亮的倒影上。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