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四

夜晚的靈魂最是自由。

天窗

「記得8/13那天你要上台喔。」

放假前一天,夢中的班長頂著一張陽光的笑臉對我這麼說。我瞬間有點恍惚。

「什麼?」

「蛤?」他有點愣住的樣子,似乎我在開他玩笑。「上台報告喔,輪到你了!」

啊…我很想說我不清楚這件事,畢竟我的靈魂剛剛轉生進這個身體,望著班長那張不錯看的笑臉,我隨意敷衍了幾句便沖沖離開教室躲回家裡。但是我能感受到,在我逃跑的背後,似乎有道眼光灼灼地在掃視。

「記得8/13你要上台喔!」

「蛤?」

我在家裡煩惱著家具正面臨被拆卸的巨大威脅,突然天外飛來這麼一句,砸得我眼冒金星。

在黑暗中要滅亡我的聲音接著說:「那天要團體演奏喔,你可別忘了自己負責的部分。」

不不不,我沒有聽說這件事。

我在夢裡的家,是一個充滿衝突的家,家人為了一些瑣碎的小事,常常搞得我人仰馬翻。譬如家人會硬是要在樓層中間的地板挖洞作一個傳輸用的機關,只為了方便在二樓取用一樓的東西。

眼看那個洞越挖越深、越開越大,你們乾脆把樓打通算了吧?我在心裡往二樓陰影處的家人大喊。彷彿能聽見我心聲的他們,也只是化為黑暗中的一抹嬉笑。

儘管百般不願,當一根又醜又亮的不鏽鋼圓柱條依舊從中橫梗在家中的時候,我放棄了掙扎。

我為他們忙得焦頭爛額,轉眼假期過了,終於能回到充滿陽光氣息的校園,連平凡的青草地都能治療了因家中霉味沖天而幾乎染病的我。

這裡是天堂吧。

不,這裡是8/13的學校。

我眼中充斥血絲,因為忘了自己有的任務而冒著冷汗,然而在此時,這具身體似乎併發了什麼激素瞬間恢復記憶,要上台的報告和表演內容在我腦中的抽屜中被提取了,但是沒有答案啊!有個屁用!

「我沒有準備。」

班長的笑容溶解在凝結的空氣中。

我要反胃了。

在大腦還在如海浪般波濤洶湧的翻覆時,他露出一臉遺憾,要我保重。

就快了,我想像,大腦正在努力學習,我幾乎要認為自己成為進入精神時光機中的修煉者,等待門開那瞬間,就是滿擋的超級賽亞人。

但是奇蹟沒有出現。

我以為自己已經有足夠應付的本事時,卻已遭淘汰出局。

重新安排的人們排著隊魚貫上台。沒有我的位置了。

班長亮著長了兩顆尖尖虎牙的一排牙齒,在桌上剁起了菜,耍著師傅等級的刀工笑著將一條蘿蔔切得又快又透明,攤在我面前一片接一片。

我幾乎要暈過去。

過度緊張使我呼吸困難。

我想像,或許是現實逃避過多,多到連夢境都忍不住被影響。

像那根亮得晃眼的不鏽鋼條,像那顆被切得一片片的蘿蔔,像黑暗中傳來的笑聲,像從我身邊經過的頂替者。

他們都在說:是你太沒用了,怪不得誰。

只有班長大人對我說:我很遺憾。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