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茨菲尔德降落

a West Wing/Hamilton/Mayor Pete/Denise Ho fan; a proud 白左

德國 Covid-19 信息、新聞動態(截止11.28)

想开始定期在这里汇总、分享一些对我来说很有帮助的疫情新闻,主题与德国、欧洲相关或来自德语媒体。


首先,是一个比较沉重的数字。根据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KI,相当于美国的 CDC)的统计,德国染疫总人数在11月27日越过了一百万。

但一个让人看到希望的变化是,从 RKI 的每日报告上可以看出,R值,也就是每个新确诊病例平均传染的人数,已经连续几天降回了1以下:

这意味着新增确诊的人数会有所下降。《纽约时报》做的数据统计图最为清晰,因为其中包含以当日计算的近7日平均值(红线),可以抵消德国由于周末检测数据延迟造成的影响,从中也可以看出曲线在向下拐弯:

除了总数和各州、自己所在城市的数据以外,另一个值得关注的便是确诊病例的场所来源分布,来确定什么环境是相对安全的,而什么场所要尽量避免。

RKI 的每日报告上虽然会说,但只是简略、泛泛地提及。我在11月7日的《明镜周刊》上看到了这样一张图表:

图中统计了从8月11日开始的五万五千起感染病例,其中绝大多数——3902起传染都是在私人家庭中发生的,显著高于其他所有场合,危险性从上到下依次为养老护理设施、工作场所、医院、难民设施、酒店。圆圈中的数字则代表平均单起爆发所被传染的人数。

另一个让人担忧的进展,就是德国引以为傲的医疗系统也被冲击到了很紧张的程度。根据 RKI 的统计,截止27日,81%的 ICU 病床已经被占满。CNN 也有相关报道


鉴于这种情况,德国从11月2日开始了部分 Lockdown。在这周周三,默克尔和各州州总理开会讨论后,决定将 Lockdown 继续延长并加紧。Lockdown 的规定主要在以下几方面:

· 餐厅、酒吧等场所停止接受堂食客人,只允许外带或外卖;

· 酒店不可接受旅游为目的的住宿,健身房、电影院等文娱场需要完全关闭;

· 商场、超市可以保持营业,但对于总面积800平米以上的场所,只允许每20平米有一个顾客,800以下的则为每10平米;

· 和整个夏天一样,室内公共场所必须佩戴口罩,包括在商场等场所的停车场上,在一些人口密度大、病例较集中的街区室外也要佩戴;

· 为高风险人群提供口罩购买优惠并保证一定的检测能力;

· 对于私人聚会,人数上限为5人,只允许其中一人来自其他家庭,上限为两个家庭,等等。

相比前三周的收紧,主要体现在私人聚会人数限制、口罩令场所、商场超市人流密度等等。在对第二波疫情的应对中,欧洲各国的目标之一都是保持学校教学的继续,这一次也将学校的决定权交给各州。

这些措施的目标,是将七日新增确诊的水平降至50例/每十万居民,从而让新增达到可通 contact tracing 追踪控制的程度。

所以,虽然这一批的措施暂定至12月20日,但这仅仅是因为德国法律规定一次最长只可制定持续四周的措施,所有人都预计 Lockdown 会在这之后持续甚至继续收紧。

唯一的例外是从12月23日开始的圣诞节新年期间,私人聚会可取消家庭数限制,并将人数放松至十人。

同时,各州有权利根据自身的情况,制定更为严格的 Lockdown 措施。

比如我所在的拜仁州,为学校制定了更严格的规定,当一个地区七日新增病例超过200例/每十万居民时,中小学必须采取线上线下结合、学生轮替到校上课的教学模式。州总理马库斯·索德(基社盟)也在周五直言,“Lockdown 会贯穿整个十二月”。

又比如,慕尼黑市规定了新年夜允许燃放烟花的地点,从而最大程度地减少、避免人群的聚集。


关于口罩的使用,我在 Tagesspiegel 上读到了一篇很全面、翔实的解释。

文中说,普通外科口罩由于与脸部皮肤间存在空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能够防止感染者讲话、咳嗽或喷嚏时的飞沫,但无法组织呼吸中的病毒从口罩两侧溢出,也无法保护健康的人不呼入悬浮在空气中的病毒;这个特性让它的使用在学校中也存在隐患,比如对于两个并排坐的学生,若一人感染,口罩反而会让 Ta 的呼吸更集中地从侧面流出,并从旁人口罩的侧面流入口鼻造成传染;

较为有效的则是 FFP2、FFP3 口罩,其与面部间可以几乎不存在缝隙,因此可以有效过滤空气中漂浮的病毒。对于这类口罩的使用时间,文中说,可以不严格按照说明中规定的时长使用,因为此类口罩原本的用途是在存在颗粒物的环境中工作,而一般的佩戴环境显然不会如此极端,因此可以根据自身情况决定。


这两天我在 Tagesspiegel 上看到了几个调查,可以看到德国人对疫情的一些态度。(红色指针是我自己的选择)

-在圣诞、新年假期放松 Lockdown 是否是好的?-左:是,放松是好的;右:不,放松是糟糕的


-你是否觉得德国的防疫规定过于严格?-左:是的,德国过于小心了;右:否,这些规定很适当

说起这个,我还想到上周一期《纽约时报》的播客 The Daily,标题是《为什么欧洲正在压平曲线(而美国却没有)》。

节目对比了欧洲和美国对待这个冬天里新一波疫情的方式。就像我所感受到的一样,欧洲虽然存在 pandemic fatigue,但总体上还是保持了比较积极的应对,Lockdown 总体上得到了遵守,人们也能比较普遍地尊重常识和科学,能明白这个时期一定程度的限制与欧盟引以为傲的民主自由并不矛盾(最后一点绝佳的例子还有南韩和新西兰)。

对于 Lockdown 对普通人生计造成的损失,欧盟各国政府也给出了更加积极的补助政策,从而为人们遵守 Lockdown 创造了更人性、更现实的前提条件。

这样做的成果也是显而易见的。节目中记者说,十月末、十一月初时形势最严峻的比利时、芬兰、爱尔兰等,曲线已经在向正确的方向走,“没有理由不相信对于德国、法国等更大的国家来说,相同的趋势也会发生。”

而相比之下,美国则要糟糕、混乱得多。不用说,和美国今天绝大多数社会问题一样,这是由威权和反智笼罩下的共和党政客造成的。

这些人虽然在面对特朗普用谎言、政变侵蚀民主时出奇地纵容,但在面对防疫措施时却毫无廉耻地搬来“民主”作为反对借口。

记者举了南达科他州为例:没有口罩令、居家令,GOP 州长居然买了广告宣传本州的“自由”;俄亥俄的共和党州长虽然强调形式的严峻,但在州内依然能举行室内婚礼;在密歇根,民主党州长惠特默虽然从开始就积极应对疫情,却遭到了共和党控制州议会的不断阻挠。

在德国,本就处于边缘的极右政党 AfD 在疫情后支持率进一步下降,也几乎没有主流媒体、公众会重视他们的极端声音,而在美国,共和党所代表的黑暗价值却有相当大的支持基础。

种种因素下,美国的曲线完全没有压平的迹象,记者说,唯一的希望可能来自于一部分地方级官员的积极行动——他们一方面党派性不强,拥有普通人的高度信任,一方面能清楚地看到瘟疫肆虐对普通人的伤害。


近期印象中的内容目前就是这些,类似的动态总结应该之后还会写。希望瘟疫早日过去,人们能尽快拥有想念已久的自由和连结。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