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步

喜歡故事,目前想要的頭銜是在名字後面加上『作家』 小說或是詩,得看大腦靈感 非專科出身,請多多包涵,或是扭頭就走。 『點燃火柴的剎那,一聲輕響,便透著整個世界的浮華』

打水漂

身為一個連業餘作家都很難自稱的小小創作者,對於創作雖有些想法,但還是沒有辦法的完全表達出來,也許是因為在憧憬的想法下,還藏著許多平常不會顯露的恐懼。

對於「文筆」概念模糊、對於如何撰寫文案毫無頭緒、沒有設計的背景,所謂文學創作放在我身上時,大多時候看起來也許就只剩下自娛的功能,像是正面照鏡子光鮮亮麗,轉過身去才會發現真正的自己咧嘴嘲笑,其實我本來的理想還是想成為小說家的。

以文字想活自己,聽起來多詩意阿

不過最近倒是真正的體會到一件事,又或者是說真正看清了一件事,有關於自己的事。以前的我雖然總是嚷嚷著說喜歡文學,但對於那些經典名作卻總是很難靜下心來真正看完,像是那本鼎鼎大名的『百年孤寂』,書名很吸引我,真的,但對於內容的錯綜複雜、文學性上的展現與情節的反轉起伏,說真的,我一個字都讀不進去,是的是的,我確實也讀過『傲慢與偏見』『戰爭與和平』這種類型的書,但那已經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我長大了,模樣變了,想法也變了,所以也許我喜歡的不是文學,只是故事。

當個說故事的人,聽起來就有趣多了!不是嗎!在說這個之前我必須得先承認,我是九把刀的書迷,或者說是曾經是,恩...這個得要看你怎麼去定義書迷的意思,不不不,先等會兒,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沒有文學價值』『只適合中二生看的東西』『髒話連篇』,是的,沒錯,基本上對於九把刀作品的評論,大部分其實我也贊同,但對那些批評點點頭後,回頭我還是會繼續找出來看(擁有全套小說的便利性)。

你可以說他不具有文學價值、也可以討厭亂七八糟的生殖器跟髒話出現在他的作品裡,但不論怎麼說觀眾就是願意買單,我也是,因為他的書,看的時候就像是在看漫畫電影一樣,該哭得該笑得、咬牙切齒還是血脈噴張,在我腦海裡,我全都看到了,讓文字超越文字的限制,成為另一種層面的現實,而就是我想說的故事。

一個沒有人願意看完,毫無趣味的故事,再有文學性那有如何呢?


不過龍傲天式的趣味,還是算了吧,自嗨應該回家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