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dmetal

看两边

关于武汉肺炎,保持常识的重要性

关于武汉肺炎,从一开始就存在很多怪异的地方。只要稍有一些常识,就能发现很多地方不对劲。

早期当肺炎已经传到了周边多个国家和地区,比如香港,日本,新加坡,韩国,泰国,可是在中国大陆,病毒却仅局限于武汉,武汉以外的省市没有任何病例报道。稍有常识,就会觉得这里不对劲。出境不出省,甚至都不出市,这病毒也太乖乖了。当时有人戏虐这个病毒是爱国病毒,只往境外传,不在境内传。爱国病毒固然只是一个戏称,但反应出来是,背后肯定有问题。

还有是否人传人的问题。1月11号,武汉市卫健委的公报里已经确认是新型冠状病毒。关于是否人传人,在1月20号之前的说法是”不排除有限人传人”,“未发现明显人传人”。固然确认一个新病毒是否人传人需要科学判断,但对普通人来说,”不排除有限人传人”,“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给人的感觉基本就是在玩文字游戏。不排除人传人,到底是传还是不传?未发现明显人传人,到底是传还是不传?科学家需要一些时间做出科学判断,但对普通人来说,在科学家懵逼的时候就需要用一些常识去判断。既然确认是冠状病毒,而之前的冠状病毒SARS和MERS都可以人传人,那么这个新型冠状病毒也应该有很大的概率人传人。如果有更多的人在那个时候能通过常识做出这种判断,采取自我保护措施,现在这个疫情也不会失控到这一步了。

再多说一句关于科学。科学家要判断是否人传人,必须要等到人传人实际已经发生了之后,科学家才能下结论:哇塞,原来真的可以人传人耶。所以,科学是滞后的。等科学家确定了,早就开始人传人了,甚至已经传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对老百姓来说,是等着科学家来告诉你结论,还是根据自己的常识先提前做一些防护措施?对政府官员来说,是让科学家背这个锅,还是应该把人民福祉放在第一位,提醒大家提早做好自我防护的措施?

等到了1月20号,科学家终于出面说话了。钟南山院士亲口确认会人传人,更让人惊叹的是,一步就干到了超级传播的程度,一个病人传染了14个医护工作者。可见,等到科学家说话的时候,疫情早就很严重了。不过还是要多问一句,为什么到了20号科学家才能出来说话?在20号之前,科学家真的不能确定是否人传人吗?真正的原因恐怕是因为在20号的时候,老大做了重要批示吧。只有等到老大做出批示,宣传部门才敢开始铺天盖地的报道,各种配套资源才开始跟上,微信也开始允许大家讨论。如果老大提前一天做批示,是不是这些行动都可以提前一天开始?如果老大晚一天做批示,疫情是不是还得再拖一天?

还有所谓可防可控的说法,在新型冠状病毒传染来源尚未找到,疫情传播途径尚未完全掌握的情况下,就宣称疫情可防可控。我们用常识来判断一下,不知道传染来源,去哪里防?不知道传播途径,在哪里控?这些违背常识的结论,大概只是为了维稳。让人遗憾的是,今天舆论爆出,宣称疫情可防可控的专家,自己也被确诊染上了新型冠状病毒。希望他早日恢复健康。

拖到今天,疫情已经近乎失控。对普通人来说,不要让最简单的常识淹没在各种文字游戏之中。不然万一中招了,呼吸困难,躺在床上眼睁睁的开着你的气管被刀子嘎吱嘎吱的切开,然后插上呼吸机,你说难受不难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